第九十三章 车行成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三章 车行成立

    “锦医堂?”扈芸芸的声音蓦然低了下去,似太阳落山,整个人无比沉静,内心仿佛在聚集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雌兽,在场其他人脑海里都冒出同一个词。这时候场面异常安静,旁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女人温柔如水,可真正凶悍的女人在发起怒来时却比男人更可怕。

    “先把那锦医堂给我拆了……所有人员不管与那小畜生什么关系,都给我凌迟……最后再将那实家村屠村!”

    “是!”手下人哪儿敢怠慢,他们纷纷一震!

    在郡城内,无缘无故的杀人封店这是极其罕见的,即便许昊的店铺没权没势,王家敢于如此狠辣,后面城防军那里擦屁股的事也绝对少不了。

    毕竟郡城的秩序乃是三大商团相互妥协稳定的结果。王家带头打破规矩,需要承受不小的代价。

    尤其是隶属于皇家的城防军那边的打点更要下一番大功夫。

    “五太太……”蓦然间,下方跪着的一圆脸中年人张口道:“您的地位刚刚稳定,其他几房虽然已经没有反抗之力,可若是如此,必然会给您和老爷之间制造嫌隙……”

    张口的乃是新任管家马炙。她与五姨太关系紧密,乃是其嫡系人马。敢于这个时候提出反对意见的,也只有其敢张口。

    “嗯?”扈芸芸脸色骤然一沉,狠声问:“你是叫我放过他了——?”

    “不不不!”马炙连忙摆手,冷笑道:“当然不是!此仇不共戴天,怎么能放过他?只是我建议换种方法。首先,那锦医堂我已经调查过了,根本就是一家刚刚经营的店铺,原本连附近的穷光蛋都不愿意去,我们可以派个混混栽赃,彻底打碎他们的名誉。”

    “另外这种店铺完全没有行医资质,尽管眼下城内大部分的类似小店都是如此,我们依旧可以利用这个,将几人赶出郡城!只要一出城,便是想杀就杀,不用顾忌影响了。”

    “嗯……”扈芸芸态度微缓,想了想道:“就这么办,记住!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放跑他,否则我拿你是问!”

    “是!”马炙眼神肃然,五姨太的话言出必果,他不敢有丝毫怠慢。

    与此同时,许昊坐在自家院内的库房里,将赢得的樱兰花取出置于胸前,朱红色的鲜花犹如舌头一样四下展开,厚实奇异。

    “能够增加体质……?”他对这株宝物非常在意,能够提升体质的药物非常珍贵,孟然愿意拿出来作为获胜者的奖品,事实上,也是为了救自己。

    否则,绝不会轻易给予别人。

    仔细凝视,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似血管静静流淌,剔透美幻,越看越让人心怡。宝物,单看外表便能够体会到不凡。

    许昊神色严肃,缓缓伸手探去。

    “憾心万毒典开启。发现天地能量体,吞噬开始——”

    许昊吓了一跳,自己手指处居然出现了一团黑雾,瞬间将樱兰花包裹!

    “唰!”他毫不迟疑,立即将手收回!然而空中却只剩下了一点点碎屑,飘飘然坠落在地,仿佛烧掉的烟灰,散发淡淡焦味。

    “我的樱兰花——!”许昊张大嘴巴,心中升起肉疼之色,这么一株宝物居然瞬间蓦然消失了……

    他用力的捏了捏额头,沉声喝问道:“憾心万毒典!怎么回事!”

    “憾心万毒典开启,吸收天地能量体成功,探索距离扩展半米,距离第二阶完成度九成五。”

    “竟然还差九成五?”许昊张大嘴巴,他明白了,这憾心万毒典需要的天地能量体就是类似樱兰花这样的宝药,而这一株价值珍贵的樱兰花,仅仅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半成而已。

    想要进阶第二阶段要多困难可想而知!其他阶段又有多难更无从知晓……

    “呼……”许昊重重喘气,心中虽然郁闷,但至少知道樱兰花并未浪费,反而提升了憾心万毒典的探测距离。尽管成长有限,但天长日久,也许会有不同。

    眼不见心不烦,他干脆不再去想,起身回屋休息。

    翌日清晨,阳光洒落。

    云中城南门不时有卖力气的苦哈哈背着麻袋卸货,而后坐在摊贩前的长条凳上稍微歇脚,或吃上碗豆腐花配两个野菜团勉强填饱肚子。

    城南的燕语街距离这里不远,并非商业街道,平日里安静祥和。然而今天却同样人头攒动热闹不已。

    “噼啪!噼啪!噼啪!……!”

    阵阵鞭炮倏然鸣响,让这里更显热络,燕语街的这阵响动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昌隆车行正式成立——!”马涛站在一座院子前高声宣布!身后整齐排列着数架马车,皆披挂红花,众多铁手帮兄弟分列两侧,均是神色兴奋。

    平日里他们都是地痞,今天却衣着规整,昂头挺胸。

    过去整日打打杀杀,刀口舔血。在八大金刚的打压下,凭借一个破地下赌桌,挣来的钱仅够糊口,还要随时担心小命。

    如今车行的名声已经打开!赚钱虽然不多,但增长速度却逐渐提升,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大家多了一个说的出口且固定的营生,手头也跟着富裕起来。这,在过去简直不敢想象!即便有人吞服了献魂符,如今也禁不住暗自庆幸起来,起码不用再担忧挨饿,自家女人吃的饱,老人穿的暖,孩子更不担心早夭。

    至于身体里的毒也无妨,以后只要忠心耿耿便是。

    “请师祖揭牌。”马涛踮着脚跑到近前,朝许昊朗声说道。除了刘胜需要留守看店外,许昊、许诚、曾柔、瘦狼以及大脚均站在这里,他们在这城南燕语街租下的宅子以后就作为昌隆车行的总店。

    原本昌隆车行虽然已成立,却只是散兵游勇而已,如今在许昊以及刘胜的努力下,不但办理了正式手续,还有了自己的门头,算是彻底的名正言顺!

    “好。”许昊点头,伸手招呼郑樊,二人一左一右伸手将匾额上的红布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