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奇妙解毒-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一章 奇妙解毒

    很快南天竹的身躯竟然轻轻摇曳起来!似随风而舞,仿佛感受到了二人的善念。

    紧接着,阵阵雾气自竹节中心缓缓喷涌。

    这个情况吓了孟然一跳,赶紧缩手,可是许昊却依旧轻轻抚弄并未惧怕,老头只感觉脸上一臊,再次将手伸回。

    “好了。”十几秒过后,许昊这才喊停:“孟大师,您的毒已经解了。”

    “啊?”孟然一怔,完全没回过神来。

    场上其他所有人自然听到了他的话,同样傻了眼,不明所以,现场骤然一阵安静。每个人都茫然的凝视着许昊和孟然,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您感受一下体内的毒。”许昊微笑看着孟然,轻松自若,刚刚所做犹如炒菜做饭般简单。

    孟然这才反应过来!再次运气感受身体情况,他的眉头骤然扬起。紧跟着,双眸射出炯炯光芒!

    “不疼了,命门居然不疼了!”老头蓦然间激动的喊起来!双手高举,甚至有些失态,没办法,毒物入体,引起的痛楚不是常人可以承受。

    即便有良药压制,可依旧影响很深。

    看着孟然的状况,几乎所有人的眉头都跟着舒展而开,脸露惊叹和兴奋!除了马德络、赵芝芳以及被随从用担架抬离了现场的赵杰……

    “哗——!”大家兴奋的讨论着,这个辨药过程实在太出人意料了,简直精彩绝伦,最后的获胜者不但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而且这解毒的过程也是从未有过!居然是再次触摸毒源,像是抚摸孩子般让其感受到舒适。

    “老夫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解毒的……”台下,玉手厅的坐馆方堂均感叹的摇头,行医几十年,自己此次算是彻底涨了见识。

    其他药铺及药商的人也纷纷惊叹,今天的辨药大赛绝对可以传为佳话。

    刘彤芸则傻在了原地,她凝视着许昊,眼神之中透着极其复杂的情绪。想着之前自己种种行为和话语,脸颊烧的生疼。

    “小兄弟,在下才疏学浅,能否为我等解惑?”孟然看着他,居然拱手相问,对于被称为大师的他来说,绝对是从未有过之事。

    人们看向许昊,目光全然不同。

    从刚开始的忽视,到后面的逐渐看重,直至眼下,已然将其当成超越了孟然的存在!

    许昊低头看着这株南天竹,淡淡应道:“我说了,这东西根本不是药草,也许能够治疗部分毒症,那也是碰巧以毒攻毒而已。事实上它毒性不弱,乃是彻头彻尾的毒草!而人们不知道的是,解毒也在其身上。”

    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顿,伸手再次抚摸南天竹。这个动作,看的所有人皆心惊胆颤。

    “这东西乃是极罕见的阴阳同体,平日释放寒毒能够致命,而若伸手抚弄则会产生热毒,偏偏几乎没人知道,两种毒能够抵消,若中毒后远离它很可能丧命。”

    “居然有这种奇事……!”孟然讶然张口,面对许昊这个年轻人,他眼眸甚至露出崇敬之色。

    不止他,眼下几乎大部分人,都犹如学生般仔细聆听。

    许昊摇头,摆手道:“这不算什么,普天之下奇物无数,又有谁能够踏遍千山万水,找到所有山精地宝?”

    “确实……”孟然昂头,看向苍天,沉声道:“即便那些传说中的无上大教都难以踏遍千山万水……在这无尽的世界里,也许只有真神能够俯瞰世界”

    “无上大教?”许昊蹙眉,心中骤然一动!看来,这西络大陆所隐藏的秘密着实不少。

    浩瀚之地,藏龙卧虎,沧桑悠远,而这对于醉心毒物的许昊来说简直就是宝库。

    “辨药大赛的获胜者已经产生!”孟然倏然昂头,朗声宣布!随着话音落下,激烈的掌声随之而来,热烈至极。

    今天比赛的精彩,让人们印象深刻,必然会被传为佳话!

    孟然凝视着许昊道:“请陆兄弟随我来!彤芸你来沏茶,把我的顶级血龙须拿出来。”

    说着,竟然迈步带着许昊朝后面院子而去。

    刚刚孟然对其的称呼已经从小兄弟换为了兄弟,开始仅是尊称,而眼下则彻底认同了对方。

    “廖大哥告辞。”临走,许昊向廖元打了个招呼,对方给自己留了个好印象,客气一番是应该的。

    “好,以后找时间,我找你喝酒!”廖元豪气的回应,拉拢关系,讲究自然而然。

    既然确定许昊与王家不对付,他便已经将其纳入自己的阵营之中。

    而刘彤芸的脸色则变幻不定,自己可是孟然的弟子!如今竟然凭空矮了许昊整整一辈,这以后见着还不得叫他师叔?

    “是。”她柔声点头,不敢怠慢,立即跟着靠上来。

    刘彤芸跟在许昊及孟然的身后,亦步亦趋,连迈步都谨慎起来,眼下的局面让其异常尴尬和无措。

    许昊回头瞄了一眼,早已明白其心中所想,张口轻声调侃道:“别紧张,咱们还是平辈相交,以后叫声大哥哥即可。”

    “你——”刘彤芸语塞。事实上,自己的年龄已经十八,眼前的青年稚嫩的脸庞看,可能还没自己大。

    即便叫声大哥,这话到嘴边也都吐不出来。

    “哈哈哈……”看着她脸色铁青吃瘪的模样,许昊忍不住笑了出来,逗弄逗弄这丫头看来也是很惬意的事。

    迈步随孟然重新回到客房内,二人径直来到侧室的书房。

    “请坐。”孟然的语气较之刚刚见面时更加客气,眼下已然如同学生般郑重。

    刘彤芸撅着嘴,自后面的白瓷罐里珍视的取出血色茶叶,沏在雕龙茶杯里,血色扩展,清香扑鼻。

    整间屋子都跟着雅致起来,犹如多出一抹生机!

    “好茶!”许昊忍不住赞叹,尽管他并不精于此道,可如此美茶即便是个干苦力的脚夫都能感受到它的别致。

    “请。”孟然微笑,伸手请茶。

    香茶入口,犹如沁入一道晨间的霓虹于心间,美味滋味扩散,顿觉心旷神怡。

    “这是我多年珍藏的茶叶,说实话,即便最亲近的朋友,老夫也从未拿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