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南天竹-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章 南天竹

    如此稀有的物件都能让其辨认出来,所有人的敬意都汇聚而来。

    “哼!”廖元冷哼,脸色难看至极,让王家抢了风头,再加上药商的优先供应,在医药一行,廖家更难出头了。

    “呵呵呵……哈哈哈……”

    然而蓦然间,一阵笑声却倏然传来,突兀且刺耳!这声音里充斥着淡淡的狂傲与不屑。

    大家的目光尽皆凝聚向声音的来源。随即瞪大眼眸,因为笑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坐在那里并未发言的许昊。

    “嗯?”此次,围观群众没有再张口讥讽谩骂,即便对其不满的刘彤芸也只是紧紧蹙眉。

    都想看看,这家伙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什么北洋寒竹?听你的再把大师害死。”许昊转头看向马德络,这老家伙是王家的人,即便不认识自己,刚刚也是暗中使拌。

    既然对方得罪了自己,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哦?”孟然看向许昊,朗声问道:“许兄弟有其他高见?”

    “高见谈不上。”许昊摇头,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呐呐道:“只是我见过这玩意儿而已。或者说,除了我估计也没几人懂得它是什么了。”

    这话,语气中看似谦虚但话里话外的狂妄,简直没了边际!

    “南天竹而已这根本不能算药材!虽可入药,治愈些罕见的病症,而更多方面,它是用来杀人的。”

    “杀人——?”群众尽皆惊呼,这两个字在许昊嘴里吐出,透着淡淡杀气和嗜血。

    “南天竹?”孟然蹙眉,他从未听过此物,而所述真伪也实难判断。

    “荒谬!”马德络怒斥,这时候居然有个小家伙在这里抖学问,让自己下不了台!刚刚自己可是信誓旦旦,如果错了,那丢脸的可不止是自己,而是整个妙手堂的颜面都跟着受损。

    马德络单掌拍桌,老脸铁青,怒吼咆哮道:“你说叫南天竹就叫南天竹了?我还叫他狗尾巴草呢!有什么证据?”

    他没注意的是,自己大师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涵养一节,输的彻底。

    孟然露出苦笑,他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提醒,可如此辩解,着实让其失了大师风度。

    然而许昊后面的话,却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

    “老东西!刚刚你就明里暗里使坏,当我看不出来!我要是能辨别出来,再把孟大师的毒解了,你他娘的就自宫敢不?”这话更粗俗,简直比市井泼妇骂街还恶毒!

    药之一道仅次于书生斗文,在场都是满腹经纶,学识渊博,涵养高深之辈。

    在这种场合直接破口大骂,简直能把人雷到外焦里嫩。

    “你!你——!”马德络哪里想到这年轻人如此厚颜无耻,大厅广众便破口大骂且如此粗俗?

    他的老脸先红后白,再红再白,最后张嘴几欲喷血,坐在原地直倒气,差点憋死!旁边的侍女帮忙过来连抚后背,这才缓过来。

    “老夫和你拼了——!”马德络出身医道世家,从小便众星捧月,这辈子也未受过如此大的气!已然被怒火冲昏头脑。

    只见他站起身,迈步就要冲,却被廖元抱住。

    “马大师,莫生气!”廖元是故意冲上去的,双手勒住老头腹部,乍看是偏向马德络,可却阻止了其向许昊攻击。

    老头够不着,干脆用腿踢,在廖元的“努力”下,却依然还是够不到。

    那副样子,简直快成了大马猴一样。

    此时许昊却连站都未站起来,悠然端起茶杯,静静喝着茶,呢喃道:“你说说你这么大个的岁数,没个德行!半截进棺材了,我是揍你还是不揍?揍你吧,一巴掌就嘎嘣脆了!不揍吧,你是比谁都欠……”

    这话声音平和且不大,只有马德络还有廖元等人听的清。

    四周的群众看到的只有马老那泼妇般的猛踹,那副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一世英名今天便彻底垮在了这里。

    “呜——!”马德络双眸血红,几欲吐血。

    “够了!”孟然见此脸色发紫,自己的辩药大赛让马德络演成了小丑戏!面对解毒的机会,他不想放弃,这才努力克制自己。

    场面骤然安静下来,孟大师发怒,这还是人们第一次见。

    马德络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尽管胸口依旧剧烈起伏却并未再张口。

    “起开!”他狠狠甩开抱住自己的廖元,对于他拉偏架的心思,自然看的透,那口气憋在心里怎么咽都咽不下。

    “呼……”

    孟然重重喘了口气,压抑心中怒气,凝视许昊道:“许老弟说这东西叫南天竹,可有证据?”

    这是最最核心的问题,只是认识,哪怕说的都对,无法证实也根本无用。

    “呵呵。”许昊双手握着椅子扶手,干脆起身大踏步来到南天竹近前。没有说话,只是双眸炯炯的凝视了这东西片刻。

    紧跟着,让所有人吃惊的事发生了!

    “唰!”许昊竟然直接把这玻璃罩掀开!紧跟着,伸手轻轻抚摸着南天竹。

    “小心!”孟然吓了一跳!自己可是连碰都没敢碰,只是靠近的时间长了些便中招,眼下许昊可是直接伸手触摸!

    然而警告并未影响他,许昊依旧我行我素,瞬间,南天竹居然越加通透、娇艳,甚至微微变红。

    “孟老请过来。”许昊轻轻摆手,那副样子,仿佛竹子将要入睡般,生怕吓到它。

    “师傅小心!”刘彤芸心中担忧,焦急的大喊,尽管许昊已经表露了自己的实力,可先天印象已成,她总对其感到不信任。

    马德络、赵芝芳以及廖元等等参赛者也都站起身,聚精会神的凝视前方二人的行为。

    孟然迟疑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过去,左右都已经中毒,无所谓再经历一次危险。

    “像我一样抚摸它。”许昊沉声指挥,这话顿时又引起孟然的迟疑,然而眼下他却看的出来,许昊应该是认识这东西的,否则不会明知有毒,还胆大的伸手抚摸。

    念此,孟然缓缓伸出手,待指尖碰触南天竹后,轻轻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