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反被绑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章 反被绑票

    断天山脉有鬼的传言便再正常不过!

    “只是当年这里应该有人,否则这么多石屋以及精妙的壁画不是一两个人能够修筑,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去哪儿了……”虽然好奇,他许昊却并未深究,那并非自己该关注的东西。

    资源以及提高修为实力才是最最重要之事,其他对自己都是无谓之事。想到这里,他立即加紧搜寻起毒物。

    整整一夜。

    翌日,天光熹微,他才背着竹筐托着疲惫的身子自深山里走了出来。破庙前,许诚正坐在门口呜呜哭泣。

    小手冻的通红,瘦弱的身躯颤抖,那副样子让人心碎。

    许昊皱了皱眉,紧跟着,心底倏然涌起一股酸楚。

    “混蛋!”他暗骂一声,心里明白这仍旧是记忆混合造成的。想到这儿,许昊强压心中情绪走过去。

    “哭什么?”

    “哥——”许诚抬起头,张大嘴巴,兴奋的看过来,傻乎乎的喊道:“你回来了!我就知道……”

    说到这儿,小家伙才意识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原来许昊失去音讯,村里人已经将其当成了坑爹的货色,到处都在传他跑路的消息。

    这让许诚彻底失去了主见。

    可如今哥哥回来,至少说明他没有跑,谣言破灭,这也让他踏实很多,至少爹娘还有救。

    “我说了,让你照顾好爷爷,其他的事我来处理。”许昊凝视着他,沉声道:“明天是最后一天,他们会放人的。”

    他的语气异常肯定,看起来胸有成竹,确实有安抚人心的气势。

    “哦……知道了……”许诚呐呐点头,没办法,眼下他已经是六神无主,只能听从哥哥的安排。

    看着弟弟离去的瘦弱背影,许昊脸色逐渐平和下来,眸中精光一闪。

    当日,实家村北。

    傍晚的扈霸宅院内灯火通明,数十名恶奴双手倒背,气势威武,盯着手脚被捆住的许擎以及孟芳,那架势,有股择人而噬的狠戾!个个摩拳擦掌,随时准备行凶。

    夫妇二人神色憔悴,身着带补丁的厚布麻衣,典型的苦哈哈,愤怒、惊惧的情绪自眼眸中交杂。

    院中间正对的位置,摆着张长条桌,放着不少瓜果茶水。

    桌后坐着一男一女,皆身着裘皮,男的中等身高,体型肥胖,手握鼻烟,满脸横肉,嘴巴习惯性的抽搐着,漆黑的眼眶彰显着他那虚耗过头的体格。

    女的年纪轻轻身材婀娜,外貌妖艳,抚着狐媚子一样的大眼正假模假样的嘤嘤而泣。

    坐在这里,几乎吸引了所有家丁的目光,口水狂咽,那模样仿佛要将其扒光般。

    “时间快到了。”肥胖男子正气凛然的嗡声说,接着转回头看向妖艳女子柔声道:“弟媳妇,这事老哥一定给你做主!敢杀我扈家的武师,今天许家的逆子不出现,必让他爹娘偿命!”

    只是没人注意到,虽然口喊兄弟,可桌子下方他的手正抚摸着妖艳女子的大腿……

    女子倒也不知羞,被抚摸的同时依旧嘤嘤哭泣,应声道:“多谢扈大哥相助!否则,我们这孤儿寡母的真不知怎么活了……”

    说到这,再次掩面啼哭起来,哀伤至极。

    这肥胖男子正是实家村的地主扈霸,没什么真本事,全靠着自己的姐姐郡城三大商团之一王家家主的五姨太支撑。

    否则,哪会有此地位?

    “放心!放心!”扈霸豪气的拍着胸脯,下面抚摸的手越加向上而去。看的出来,二人早便已勾搭不清。

    如今,更是肆无忌惮。

    所谓上嘴唇挨天,下嘴唇挨地,这女人坐在此地也算是没剩下啥脸皮。

    “咳!”说完,扈霸站起身,摇摇晃晃来到许擎身前,讥笑道:“啧啧,老许啊!听说你也飞黄腾达过,当年做过堂堂霍天商行的船运掌柜,如今居然沦落至此。啧啧,实在可惜,不过更可惜的是你居然有个坑爹的儿子!”

    “扈老爷,求你放了我儿子……”孟芳哀声乞求,嗓子已经沙哑,看的出来,由于哭过很多次早已没了力气。

    “闭嘴!”许擎怒吼,事已至此,他绝不会服软,更不会让儿子过来换自己。

    “以后别再提你那不成器的儿子!四处闯祸,没有个正事,他要有老子当年半分的本事,我也服他!”

    说着,许擎转回头瞪眼咆哮道:“扈霸,要杀便杀,少废话!”

    尽管如此说,但事情经过他已经知晓,原本老实本分的儿子做出这么狠辣之事,出乎他的预料。

    虽然气恼儿子莽撞无知,但也让其猜疑,必然是对方欺辱过头,否则他绝不会这么拼命。

    “哼!”扈霸怒喝,森然看着许擎道:“好大胆子!别忘了你现在额头还顶着墨刑,可是个下贱的罪人!来人!他那劳什子的儿子估计是不敢来了,先抽上二十鞭子再说!抽完,直接给我拉出去吊死!”

    话音一落,旁边的家奴早已准备好,呼啦一声围拢过来,凶相毕露,其中一位手里皮鞭一抖,凌空发出一道锐啸。

    “啪!”

    这声音哪怕没挨上,都已经吓的附近丫鬟浑身一颤,慑人心胆,哪儿敢再看纷纷闭上双眼。

    “报——”

    然而第一鞭还未抽出,外面便跑进来一名家奴,此人焦急呐喊,双手托着个牛皮袋。

    “扈、扈、扈老爷——”

    “喊什么!”扈霸腻味的咆哮,单手猛拍桌子道:“被狗咬啦?”

    “不、不、不是!”家奴伸手,将牛皮袋递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应声:“您、您看看这个……”

    扈霸蹙眉,但还是顺声伸手将牛皮袋夺了过来,投眼往里看了一下。

    “啊!”他吓的猛将袋子抛到地上,只见一枚带着戒指的血淋淋手指正摆在里面,腥味倏然而出,闻之欲呕。

    家奴赶紧伸手,又掏出了一封信道:“还有这个。”

    扈霸急吼吼的夺过来,撕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件,字数不多。

    “你的小妾还有唯一的儿子在我手上。今日,八抬大轿将人放了,否则今天寄手指,第二天寄胳膊,第三天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