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出人意料-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八章 出人意料

    外面有人跟着附和,可大多数参赛者却并未点头。

    “未必……”果然,另外一宫装美妇摇头,啧舌道:“先师曾讲过,东海龙岛,因沾染龙气,产浩海果,可化人形,吃后能强化体魄,我看前方之物应该是那东西。”

    “呵呵,有你二人说的那等宝物,孟大师绝不会拿到这里供大家猜玩。”其身侧的一名消瘦老者笑了,摇头否定。

    俨然这一题难度极高。自始至终,大家都没有得到任何确切答案。

    几人交卷后,依然不停交流,分析着自己猜测的正确因素以及对方答案中隐含的问题。

    孟然笑眯眯的看着大家,自始至终未再说话,直至众人讨论的差不多,他才迈步而出,将众人的答案握在手里端详起来。

    “呵呵呵……”片刻,读完后的孟然倏然大笑了起来!老脸红润,引得场面骤然安静。

    所有人都想看看,到底谁的答案正确。

    “对不起诸位了。”老头狡黠的看着大家,仿佛年轻了几岁,朗声道:“这次只有三人答对。”

    “什么——!”观众以及大部分参赛者都傻了眼。这一题瞬间将大部分人都给淘汰,要知道依然在座的诸位可都是此道的行家。

    甚至四周的观众们也不乏医道精英。答对的人竟如此少,实在让人意外!

    “请妙手堂的马德络,行药堂的赵芝芳以及锦医堂的许昊留下。其他人,对不起了……”

    “啊——?”被淘汰的四人尽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定在原地。紧跟着,他们互相对视,挫败、不甘、质疑之色尽皆交杂在脸上。

    “孟老,我研究医道多年,自信见过药材不少,还请您解惑。”紧随许昊过关的廖家参赛者廖元眉头紧蹙。三大商团中的另外两家均已过关,自己这次前来目的便是拓宽这一条金脉,而目前的结果显然是没完成任务。

    他心中当然不甘!

    这话即是说给孟然,也是在向其他人请教,因为马德络和赵芝芳绝不会告诉他。

    孟然始终保持着笑容,并未立即应声。

    “那不是药材。”蓦然间,旁边的许昊轻声开口,看着桌子上的奇异药材,淡淡摇头。

    这话仿佛闷雷,引的所有人露出不满之色!孟大师出题,怎么可能会拿出非药材来考大家?

    这、这不是蒙骗么?

    刚刚提问的廖元蓦然一愣,赶紧再次凝视向那株药草,疑云满面。

    “呵呵,说的不错。”孟然站在药材的旁边,倏然间,猛的伸手!一把将这株植物的果子拔断!

    “哗——”

    不管是什么,如此珍贵稀有的药材居然如此粗暴应对,让所有人心惊胆颤。

    然而随后的画面更加惊悚,只见老头将小人塞在嘴里,喀嚓喀嚓的吃了起来!

    “怎么回事?”观众们瞪大眼睛,即便刘彤芸也是张大嘴巴,最后的三道题目连她也不知晓。

    师傅为了防止秘密提前泄露,一切消息都严格控制。

    “事实上,这是萝卜……涂抹了混合香料,乃是稀有的上品……味道清香”孟然张口诉说,然而这句话却像点燃了炸弹!先是片刻的沉默,紧接着,震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许昊的话,居然是真的……!

    “哗——!”整座广场都热闹起来,大多数人都不敢相信,要知道,在场辨药的可都是此道行家。

    而且那么多人看错,居然把萝卜当成了宝物,这根本不可能!

    有人眼神颤抖,依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禁不住喊道:“大师,你没在开玩笑吧!”

    听到这声音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尽管明白这不可能,却还是保持着一丝期待。

    “萝卜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而且香味骗不了人。”

    “对啊!而且用萝卜雕刻,必然可以露出刻痕的!”

    “就是,还有下面那花朵又是什么?”

    ……

    每个人都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总之,他们不相信孟然用萝卜来参加比赛,还骗过了如此多的大师,这完全挑战了他们的常识。

    马德络斜眼看了下许昊,目露复杂光芒,昂头说道:“许昊如此年纪,就能判断出这东西,不如让他继续说吧。”

    许昊,这个名字在这里非常陌生。

    可如今在场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仅剩三人中那最年轻的一个,能够留在这里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

    最初在场十人中的九人大家都认识,可唯独最显眼的年轻人却完全没见过。原以为他会最快淘汰,谁曾想居然坚持到现在!

    “许昊……”每个人脑海里都同时回荡着这个名字。

    大家的目光悉数汇聚过来,而这并非许昊喜欢的,他瞥了眼马德络,对方的妙手堂乃是王家占股的店铺。

    对于任何后起的新秀,必然会狠狠打击。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老家伙在使坏。”廖元坐在旁边低声提醒,已然本能的将许昊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

    对于三大商团的另外两家,廖元没有任何好感,三家尽管时而合作时而竞争,但本质上都是你死我活的恶斗。

    “无妨。”许昊缓缓起身,迈步来到桌前,淡淡说道:“开始我也没有猜出它是什么,萝卜雕刻的太好了,没有半点雕刻的痕迹,仿佛浑然天成!加上外面涂抹的蜜浆,所用香料完美欺骗了大家。但下面这朵红花却给我解了惑,这东西乃是稀有至极的红嘴婴,女性安胎所用的极品药物。”

    “因此,我之所以能赢,原因便是诚实,上面的萝卜我不认识,可下面的红嘴婴我却知道,所以这东西必然是人工拼接的。”

    他嘴上如此说,但事实上,没人知道其拥有憾心万毒典,可以辨识天下所有毒草。

    什么是一本正经的装逼,眼下最贴切不过。

    现场再次安静,好个诚实!若一般人,无法在没判断出上面果实是什么的情况下,就给出答案,心中必会不停纠结。

    “呵呵呵……”孟然笑了,捋着胡须频频点头,他沉声道:“许小兄弟谦虚了,能够认出下面的那朵红嘴婴已经说明了你的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