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孟然大师-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六章 孟然大师

    “武者?”许昊一怔,只见一穿着整洁素衣,脸颊消瘦的白须老者正居中而坐,身形挺拔,若苍松翠柏,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长着一头蓬乱的灰白头发。

    仅仅坐在这里,便如同磐石,给人稳如泰山之感。

    不凡的是,老者威严之中透着慈祥,那是武道、博学以及涵养达综合达到一定境界后才能释放的气质。

    “至少练髓境修为。”许昊暗忖,作为药师,能够拥有如此修为可以说非常不简单。

    旁边宾客的位置上则同样坐着一男一女两位老者,许昊见过,正是妙手堂的马德络,以及行药堂的赵芝芳。

    二人在郡城名声极高,两家大药行几乎都靠着他们撑起来的。

    当然,妙手堂以及行药堂都是王家与赵家的势力。

    “嗯?”白须老者见到来人后,倏然一怔,讶然道:“居然如此年轻!”

    虽然辨药大赛的第一轮刚刚开始,能够通过的也绝不会只有三两人,可像许昊这么稚嫩的面庞出现,还是让其吃了一惊。

    “师傅!”未等许昊张口,刘彤芸已经快步从外面跟了进来,她来到白须老者面前,回头朝许昊朗声道:“这便是我的师傅孟然大师。”

    “唉——?”白须老者当然是此次辨药大赛的举办者孟然,听到弟子的介绍后,他立即摆手应道:“什么大师!莫要胡说。”

    说完,孟然慈祥的打量了许昊一番点头道:“英雄出少年,如此年纪居然就擅长辨识那么多药材。我设置的药品虽然只有几十种,可却是天南海北,出处用途各有不同。对于医者来说,能够全都辨识过来非常不易。”

    “小兄弟,还未请教贵姓?”看起来,他对许昊异常好奇,同时也非常满意。

    看着师傅如此谦虚,刘彤芸微微撅起嘴,那小子可是让自己丢尽了面子,本想靠老人家打击打击对方的气焰,谁知却是这种情况。

    “免贵姓许名昊,在云中城内经营一家小药铺。”许昊拱手,对方若是趾高气昂,就别怪自己更加骄傲。可对方若尊敬自己,自己同样也会尊重对方。

    “哦?敢问店铺名号?”

    “锦医堂。”

    孟然微笑点头,想了想道:“锦医堂?雅致、雅致,只是……我好像从未听过这家药铺的字号。”

    “刚刚开张没多少天。”许昊坦然的回应,自己的店铺当然入不了这些大人物的眼。论地位,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面子这种东西,毫无用处,他当然不会故意遮掩。

    “恐怕还未申请到行医资质吧,郡城里不少小药铺都是如此。”蓦然间,旁边妙手堂的马德络张口,虽然不好听,却点中了要害。

    在郡城经营药铺需要拥有行医资质,但手续不容易办理,很多小店铺或摊位都采取打擦边球的办法,边经营边办理,或者甚至是干脆放弃办理!

    城内对此管理并不严格,只要不医出人命,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正是。”许昊并未因点破店铺的窘境而生气,他的店铺就是如此,没什么好隐藏的,扭扭捏捏可不是自己的个性。

    “不妨。”孟然骤然摆手,朗声笑道:“小兄弟此次如果能够夺得辨药大赛第一名。我便作介绍人,找城防军商量,资质一天就能办理下来。”

    拥有正式资质,乃是经过药商行会的认可,单单这个牌子便是信誉的保证!

    “当真?”许昊眉头扬起,他当然需要,如果拥有了正式的资质,对于锦医堂现在经营的窘境能够起到极大的改善。

    “老夫说话,自然算数。”孟然声音洪亮,气势炯炯。

    刘彤芸看着许昊那得志的模样,心中的怒火便不打一处来,鄙视的看着他:“小心牛皮吹破了,坐在这里的可都是大师。”

    “唉!”孟然蹙起,不明白今天自己的弟子到底怎么回事,立即训斥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莫要如此!”

    刘彤芸不敢再多说,撅起小嘴呼呼吹气。

    “哈哈,孟大师,好久不见!”片刻,外面又走进来一名壮硕中年人。此人胡子拉碴,身着天蓝锦缎长袍,浅灰短靴,身形高大且走路虎虎生风,气势不凡,看修为足有练骨境。

    “廖元?”孟然微笑,伸手欢迎,然而此人的出现,却引得马德络以及赵芝芳的敌意,神色颇为不善。

    现场气氛看似热络,实际却很是复杂,甚至显的有些尴尬。

    赵芝芳冷声叱道:“你廖家终究也忍不住踏入药行了?老身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廖元看了看他们,双手倒背,迈步坐在许昊身旁的椅子上道:“这世间就没我廖家不敢进的行当!可惜啊,连年遇小人,生意总是有些不顺遂。”

    “你说谁小人!”赵芝芳别看年纪大,可脾气却不小,狠狠盯着廖元,毫不退让。

    廖元摆了摆手,无奈道:“看看!看看!我又没说你,非得自己往上贴。”

    虽然在解释,口气却是充满了讽刺。

    “够了——”

    孟然脸色沉了下去,自作为上缓缓起身,扫了在场几人一眼,道:“今天辨药大赛,诸位都看在下的面子!家里的事莫要在这里提,再有一个时辰辨药大赛第二轮就开始了。眼下外面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出去观瞧吧。”

    外面广场专门设置了雅座,桌上摆着瓜果,获胜者可以就近落座观瞧比赛。

    几人坐在屋里着实乏味,尤其刚刚气氛已经紧张,更显尴尬,还不如迈步到外面看看比赛。

    清风拂面,火气也能削减。

    外面的第一轮辨药大赛依旧进行着,围观者人山人海,整整一个时辰,又有七名获胜者出线。

    加上许昊三人,总共十人通过了首轮测试。

    “诸位。”孟然起身朗声道:“第一轮辨药大赛结束,现在,将进行第二轮的正式比赛。”

    “此次比赛,只有三株草药,但难度远非刚刚第一轮可比。尤其最后的药草,老夫也没有办法解答,还请诸位鼎力相助,帮在下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