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过关斩将-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五章 过关斩将

    “怎么哪都有你?想长在我身上?”许昊昂头翻眼,面对这烦人的丫头,真希望她快点滚蛋。

    可惜,他的话却未经思考,很容易让别人会错意。

    刘彤芸脸色微红,撇嘴叱道:“哼,先顾你自己吧。我虽然不待见赵杰,可你把他赵家的大公子弄成这副样子,以后麻烦少不了,小命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

    “哦?”许昊笑了,瞧着她问:“这么看,你还挺关心我啊?”

    “我——”刘彤芸脸色更红了,口齿伶俐的她,今天居然有些语塞,男女吵架,男人先天占据优势,尤其对于面皮薄的女人,听到这话,哪里还说的出其他什么?

    “请您继续辨药。”侍卫自然认识刘彤芸,虽然不方便参与斗嘴,但还是能够稍稍替其解围。

    许昊这才转回头,朝第三张桌子走去。

    盒子轻轻而开,阵阵香味飘荡而出,盘旋不散,让人顿时心神舒畅。

    “呼……”许昊惬意的点点头,应道:“红顶天,年头不短,归肺经、心经,这东西还算珍贵,不错,不错。”

    刘彤芸微微蹙眉,她赫然发现,这许昊辨药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张口便能说出来头。

    要知道药品门类繁多,很多极为相似,即便医药世家的年轻人,往往都要仔细思量一番。而这家伙却完全没有停顿,所答也没有半点错误。

    如此情况,说明他确实有两下子!

    刘彤芸眉头稍缓,神色凝重,干脆不再张口,跟在旁边静静观瞧,作为孟然大师的弟子,对于医道当然也颇有造诣。

    若非事先知道题目,否则自己也绝无法这么快的应答。

    “呵呵,居然是桫椤,这可是好东西,并不常见,可治肾病、腹痛。”

    “这是四叶参,味甜微苦,可消肿排毒。”

    “这是金蓝根,可疏风解热,祛除湿气。”

    “水雲草,可治疗热毒。”

    ……

    许昊速度飞快,这种辨药的状态,之前有些通关的老药师都无法做到。

    刘彤芸从开始的相对平静,渐渐开始瞪大眼睛,到最后呼吸也急促起来,心中震惊,她不敢置信的凝视这一幕,直至剩下最后三张桌子,她的嘴巴已经悄然大张。

    恐怕就连起刘彤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已经显现在脸上。

    她最初只当这许昊是狂妄自大之辈,却万万未曾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厉害!

    当然,本能的她还是希望这家伙失败。

    许昊这时才瞥了她一眼,嘴角抽搐,露出嫌弃之色道:“你口水流出来了。”

    “啊?啊!”刘彤芸倏然一愣,随即俏脸通红,赶紧抹了把嘴,作为女神般的人物,何曾在外面如此丢人?

    偏偏被这家伙给点出来!着实可恶,刚刚对其升起的些许敬佩再次荡然无存。

    “别得意!最后三张桌子里的药草,可不是那么容易辨认出来的!”她尖声呵斥,这话并非纯粹源于愤怒,刚开始得知最后三味药是什么时她也有些懵圈。

    那都是极其少见的药物,平日里,自己也只是听过,根本无法辨认。

    这是自己的师傅孟然大师亲自挑选的,目的就是去伪存真,将真正有本事的人筛选出来。

    侍卫伸手,郑重的将桌上盒子轻轻掀开。

    许昊探头看了眼,眉头蓦然蹙起,脸上终于露出凝重之色。

    “果然。”刘彤芸脸色兴奋,能够让这许昊吃瘪,将是再爽不过的事,她甚至得意的昂起头来!

    “板蓝根这种常用的破药,你们居然把它放在最后面考我?”

    许昊鄙视的话,差点让刘彤芸昂起的身子狠狠向后仰过去,板蓝根?还破药?

    刘彤芸像是吃了黄连一样,要知道板蓝根这东西在青霄国可是非常稀有的,只产于西络大陆西北的赛月平原。

    平日里想求一味都非常困难,属于极稀罕的药品。

    许昊无奈的摇着头,这里的各种药草充沛,但毕竟还是有些区别,曾经少数的常用药,在这里也很有可能是稀有物种。

    “后面还有什么?”他不耐烦起来,干脆大踏步朝最后两张桌子而去。

    这一轮测试下来,侍卫们对其早已露出敬畏之色。他们见识了各路高手,可真正能够抵达这里的,只有两名大药行的老者。

    他们都有着半辈子的辨药经验的名人,与许昊这种年轻人有显著区别。

    “嗯……这是苦丁茶,味苦,性寒,归肝经、肺经以及胃经。”

    “这最后一个嘛……”许昊凝视着最后一张桌子,里面放着的,自己确实没见过,应属这里的特产,犹如狗屎般,散发着淡淡臭气。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驮屎茎,微毒,味臭,可治愈骨伤……”

    许昊昂头,照着憾心万毒典的话语,朗声宣布出来。在场所有侍卫倏然一肃,中间的浓眉汉子迈步上前,恭声道:“恭喜您,通过第一轮测试,您是第三个通过的,请上院子里休息。”

    说着,侍卫恭敬带路,与许昊朝广场后面的大院走去。

    “这、这……”刘彤芸结结巴巴的看着这一幕,她开始可是认为许昊是个狂妄无知的自大货,还奚落了对方许久,谁知道居然真能通过所有关卡。

    空气仿佛都抡起了大耳瓜子,扇的她脑子嗡嗡响。

    而这里最生气的并非她,而是远处观瞧的赵家大公子赵杰!许昊每通过一张桌子,他就像是吃屎一样,周身一颤。

    苍白的脸依旧能够不停变幻色彩,苍白、蜡白、惨白,演绎着白的绚烂,家丁架着他,随着其身躯抖动,皆神色紧张,生怕少爷气坏了而当场吐血。

    许昊可不管这些,他迈步随着家丁走进院子,古色古香的回廊,配上修剪整洁的花坛,能够看出主人的讲究。

    前方正厅内,淡淡香味传出,上好的龙须香乃是西络大陆的特产。

    “又有人通过第一轮测试了?”许昊刚随侍卫抵达正厅门口,屋里便蓦然传来一道苍老雄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