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准备参赛-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四章 准备参赛

    偶尔便有人站在桌前,低头观看红布之下盒子里的物件。

    显然,这是辨药大赛的参赛物品。慢慢的,四周围拢的人越来越多,皆在指指点点,好奇观望。

    每个桌子四周都站着不少侍卫,但凡有人前来辨毒,都要尽量遮挡外人的视线,单独进行,不让旁人看到盒中之物,防止互串消息。

    辨药完成的则不能继续闲逛,需要暂时待在后面的院子内静候。

    旁边一张空桌前,坐着两名侍女,手执毛笔正负责登记。

    “知道么?”四周看热闹的相当多,有人嬉皮笑脸,指着前方桌子思绪的人道:“目前已经来了几十人了,只有两个能辨认所有药物并顺利通关的。”

    “这么严格?”刚来的人听到这消息非常吃惊,这种辨药的规矩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

    “当然,这还只是第一轮筛选而已,真正的辨药大赛是第二轮!”

    许昊心中恍然,听到这些话已经大概知晓了规则,这辨药大赛采用淘汰制,因为来人太多,为防止混乱才先摆放大量药物供人辨认。

    算作初试,若能够认出物件的名号则算是有两下子的,有资格参加真正的辨药大赛,要是连这些桌子上的普通药品都不认识,那干脆哪凉快哪待着去!

    许昊眼珠转了转,心中突然一动,随即紧紧凝视向那些桌子。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前方六丈,金蓝根。微毒,可疏风解热祛除湿气。”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前方七丈,水雲草。微毒,可治疗热毒。”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右前方七丈,高原蛇藤。微毒,可刮寒毒。”

    ……

    他露出淡淡笑容,自己的憾心万毒典在这个时候作用简直太大,即便自己对医药一道非常在行,可这里毕竟不是曾经,很多新药自己也不一定知晓。

    如今之所以敢于向外人夸口,凭借的便是自己的憾心万毒典。

    想到这里,他毫不迟疑,迈步走了过去。

    “我参加。”许昊朝负责登记的侍女朗声说道,敢于来此的对辨药一道拥有自信,侍女不敢怠慢立即询问姓名。

    “原来是锦医堂的东家!您已经在云中城报名过了,在这里签个字,便可直接参赛。”

    少女声音柔媚,俨然不了解锦医堂,但作为参赛者,她不敢怠慢任何一位大师。

    “嗯。”许昊伸手提笔,刚要签下自己的名字,可就在此时一道银铃般的声音蓦然响起。

    “且慢!”

    所有人转头,出声的居然是刘彤芸!只见她双眉倒竖,愤怒至极,迈步来到近前喝道:“好个诡诈的小子!居然对人用毒,这在青霄国乃是明令禁止的!”

    用毒,在青霄国甚至整个西络大陆都是歪门邪道,敢于使用如此手段的,必然遭人鄙视的邪道。

    “哗——”四周所有围观的人皆哗然议论起来,他们纷纷指指点点,邪派,在这里绝对没有容身之地。

    如果这位年轻人真的如此将会激起众怒。

    “迂腐!”许昊心中暗忖,表面却没有任何显现,他神情冷静,凝视刘彤芸自带几分鄙视道:“说话要讲证据,什么下毒?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没用,即便对方中毒可又怎么证明是自己下的?

    “你——”刘彤芸一怔,看着许昊那无赖般的模样,恨不得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可惜,她确实没有证据。

    “哎呦……”此时,脸色苍白的赵杰被两名侍从自人群中扶着走了过来。衣服已经换了一套,看到许昊后,仇恨的怒火熊熊燃烧。

    那架势,恨不得将其粉身碎骨,生吞活剥!

    当街拉裤子,还当着那么多人以及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如此丢脸的事,让其简直想要自杀!

    可惜,赵杰现在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半死不活的让随从扶着。

    “嗯?”许昊看着对方,面露关心之色道:“呵!赵公子,片刻不见,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还迈步上前,关心的准备帮忙扶一把。

    “唉——!”赵杰那里还敢再让他碰?吓的浑身一哆嗦!赶紧挣扎着向后倒退,那副样子跟见了阎王一样。

    “住手。”刘彤芸呵斥,凝视许昊,女人的气势同样迫人。可惜,她面对的却不是常人。

    这种压迫,在许昊看来和小猫小狗的凝视一样温柔,毫无杀伤力。

    “你这种歪门邪道,当真要参加辨药大赛?”刘彤芸再次开口,她确实没有理由阻止对方,至少手中没有任何证据能够坐实他的问题。

    可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其顺遂。

    “没错,就凭我……”许昊低头看着对方,这丫头已经给自己裹了半天的乱,着实呱噪!

    “小丫头,怎么着?”

    此次他不再收敛,面对对方的压迫,干脆主动出击,既打压对方的气焰,同时还能狠狠气下对方。

    “你——!”刘彤芸本能的后退,实际上,她与许昊的年纪相仿,尽管自信骄傲,可毕竟经历很少。面对一名同龄男性如此逼近,几乎快要脸贴脸,雄性气息扑面而来,使她也开始慌了手脚,不知如何处理。

    “好了,我要开始辨药了。”许昊适时的转回身,不再搭理这帮家伙,迈步朝着第一张桌子而去。

    几名侍卫赶紧围拢,并将红布下的盒子轻轻揭开。

    “龙涎香而已,这么简单的物件。”许昊看了一眼,便无奈摇头。这东西,完全不需要使用憾心万毒典,光凭自己的目力便能够辨别。

    几名侍卫点头,带领许昊朝第二张桌子而去。

    “简单,朱砂根,凉性,归肝经。”很快,他便顺利的答出第二张桌子里的药品。

    “哼,由简入难,别太得意了。”蓦然间,刘彤芸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作为主办方,她有权在旁边观瞧。

    许昊辨药她无论如何也要跟上来看一看。如此狂傲,要是答不上来,可得好好奚落其一番,届时必然能够大为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