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纨绔子弟-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三章 纨绔子弟

    这话由心而发,即便如此,也无法彻底释放胸中怒火。

    许昊撇了撇嘴,居然直接走到刘彤芸的面前,盯着她诱人的美目,几乎面对面而立道:“呵呵,像你这样没脸皮的,是永远不会了解的。”

    “你说谁!”刘彤芸愣了下,紧跟着几乎快要抓狂!这辈子还没人敢如此与自己说话,若非大庭广众顾及形象,她早已动手!就在其怒火汹涌之际,旁边却响起一道欢喜的呼声。

    “彤芸!”

    只见一中等身材的英俊白面青年双眼冒光迈步而来,此人身着雪白直襟长袍,自腰束的月白祥云纹腰带上垂下一块盈盈墨玉,足蹬八宝云纹鞋,身后带着数名随从。

    此人不但衣着考究,动作更是虎虎生风,太阳穴怒凸,俨然是个练家子。

    只是眉目中透着些许阴戾,貌似性格跋扈,不太容易相处。

    在见到刘彤芸后,青年面露兴奋之色。那模样,犹如野狗见了骨头,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啃几口!

    “赵杰?怎么讨厌的家伙都来了?”刘彤芸原本就在与许昊生气,见到青年后更是白眼上翻,一副生无可恋之态。

    “嗯?”这被称为赵杰的青年倏然一愣,脑子立即转动起来,这讨厌的家伙貌似包含自己,可这“都”字……

    想着,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许昊。

    “嗯……?”很显然,对面这穿着普通的青年也与刘彤芸认识,可青年与刘彤芸认识除了追随者还能是什么?再加上说出讨厌的家伙这几个字,情况已经显而易见。

    凝神观瞧,居然是额头带着墨刑的贱民!还要不要脸?如此不自量力,敢与自己抢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子。”赵杰转身来到许昊面前,目露鄙视,狠狠盯着他爆喝道:“你叫什么?缠着彤芸作甚?”

    话里已经透出震慑的气息,旁边属下也识相的跟着围拢上来,威胁之意明显。

    许昊原本就对刘彤芸不感兴趣,若非是主办方,他才不屑于搭理,对于眼前的纨绔子弟更不想有任何交集。

    可自己不惹事,架不住对方主动烦自己。

    这个场面瞬间引得四周看客的主意,迅速围拢上来,指指点点,看热闹不怕事大。

    “我叫许昊。”许昊迈步上前,面对面看着赵杰,一字一句的应道:“来这里是参加辨药大赛的。”

    “就凭你?”赵杰听后不屑的撇嘴,始终瞧着许昊额头的疤痕,仿佛他光着屁股一样搞笑。

    “没错。”许昊笑了,说话的同时,伸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对了,麻烦你离我远点。”

    “为什么?”赵杰蹙眉,不明白许昊是什么意思。

    “呼……”许昊无奈的摇头,叹气道:“我对贱人过敏。”

    “什么?”赵杰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勃然大怒!

    “你找死——!”

    他猛的推开许昊的手,同时毫不迟疑,短拳似猛虎出笼,狠狠朝其胸口轰来!

    “练肉境?”许昊冷笑,从容侧身,避开对方攻击。紧接着不退反进,胸口对胸口,震字诀,二人倏然相撞!只听嘭的一声,赵杰整个人被狠狠撞飞了出去。

    作为大家族子弟不缺乏功法,又拥有大量资源,这种修为虽然不高却也还尚可。

    可惜,就是个银样镴枪头。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平日里基础打的也不牢固。

    “你敢——!”赵杰飞在空中厉声大喊,作为纨绔子弟,有功夫却极少有机会实战,切磋时武师往往会让着他,因此从未有人敢于将其击飞。

    “嘭!”

    这家伙咚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若非泥地必然已经受伤。

    “上!”赵杰怒极咆哮,双眸撕红,挣扎着爬起来,同时森声咆哮道:“敢动我,知道老子是什么人么?赵家在云中城范围内还没人敢忤逆!”

    许昊心中冷笑,又是狗屁三大商团的,早晚自己也要将他们都给化了!

    随从听后毫不迟疑,咆哮着一拥而上。

    “找死!”许昊已然动了杀机,这帮有眼无珠的家伙根本就是在嘬死。

    廖厝镇作为辨药大赛的举办方,刘彤芸自然不会允许斗殴的事件发生,还未等护卫人员抵达,她已经迈步蹿到双方的中间。

    “住手!”刘彤芸厉喝,美眸怒瞪,阻断了冲突进一步爆发的可能。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孟然大师了!这次活动举办,任何人敢捣乱便是是与大师为敌!”

    这话出口极其严厉,作为曾经的皇家御医,孟然到了今天可以说在医道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多年以来,无论是受其恩惠或是有求于他的,多如牛毛,即便郡城的三大商团都要给其面子。

    这里的任何人,都绝对不会愿意与孟然大师为敌。

    四周赵杰的随从立即停住脚步迟疑起来。与此同时,远处的维持秩序的侍卫也已经发现了此地的情况,纷纷围拢而来。

    “谁敢捣乱!”他们目露凶光,迅速把人群隔离。

    “你们看到了,我只有一个人。”许昊无所谓的摆摆手,转身朝镇子中心而去,仿佛没事人一样。

    “想走——?”赵杰依旧怒火升腾,平白吃亏,怎么能咽下这口气?他瞪圆眼睛,准备继续蛮干,然而就在此时,他身躯倏然蜷缩去来!猛的趴在地上,仿佛拱起的蚯蚓。

    “咕噜噜……”

    赵杰的肚子发出连续的咕噜声,若打鸣一般,整个人脸色煞白,双手捂着肚子,痛苦至极。

    “哎呦——!”即便好面子,甚至当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以及这么多围观群众,他也忍受不住。扭曲的五官以及面色,能够看出其**与心理的博弈与挣扎。

    “啊——!”

    仅仅半分钟,街道上便倏然传来一道惨叫!伴随着连串的喷涌声,听的人后脊发麻。

    紧接着,恶臭的味道四散而开……

    许昊双手倒背,仿佛没事人一般,丝毫不在意这些。

    他大踏步来到镇中心的广场上。这里,摆放着数十张空桌,其上用红布盖着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