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专车待遇-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二章 专车待遇

    ------

    “嗯——?”然而对方在反应过来且看清许昊的面容后却是倏然一惊!他瞪眼结巴道:“你、你是许、许昊?”

    虽然不认识他,但这家伙貌似认出了许昊的身份,颇让其吃惊。

    “怎么你认识我?”许昊讶然询问,自己并非名人,也没有与铁手帮的属下有太多接触,对方居然识得自己。

    “当、当然!”秃头男子用力咽了咽口水,赶紧躬身行礼,气势全无,他轻声谄媚道:“马涛老大最近受到瘦狼大哥的表扬,并且教授了武技,兴奋的天天把您的画像挂在墙上,说您乃是他的师祖……”

    听到这话,许昊差点没摔个跟头,那马涛实在夸张!自己把他爹弄的上吐下泻,如今居然如此的崇拜自己。

    不知道若马樊知道后会怎么想……?

    “您要去廖厝镇?不需要排队,专车!专车!”秃子哪儿敢怠慢,赶紧安排。片刻,便有辆空车赶了过来。

    许昊不是讲究体面的人,本想微服私访,随便和那些苦哈哈们坐在一起就好了。

    可如今没有办法,只得坐上专车,只身朝廖厝镇方向而去。当然,乘坐自家车行的坐骑,成就感还是相当不错。

    官道还算平坦,车轱辘转动,咕噜乱响,鸟雀啼鸣甚是惬意。

    镇子离云中城不远,是除了郡城外最大的镇子,位于东南方向两个多时辰的路程,与郡城云中城一样紧靠着陀洛江。

    过去是个渔村,由于长年作为郡城药材交易的集散地,人口随之增长,如今可以说相当富裕。

    当然,真正的村民并不多,多数为经营草药生意的商家。

    镇里繁忙时日,不少小药商干脆摆摊售卖,人参、荨麻、龙葵、何首乌等等常用药材甚至露天交易,货物批发,数量极大。

    郡城的药商多在此地采购,再雇佣人手运送回去,那么多脚夫就是为了来此讨嚼谷。

    抵达后,许昊迈步行走在镇子里,此地的建筑主要是普通的木质简易阁楼,街道两旁到处都是商旅,阵阵浓郁药香荡漾,沁人心脾,别有一番味道。

    议论声、品评声、讨价声混杂,颇为热闹。作为此道行家,许昊也禁不住四处多看几眼。

    锦医堂治疗百病,除了自己的解毒配方外,很多药材同样需要采购,也是离不开此地的供货。

    “唉,知道么,这辨药大赛为何举办?”蓦然间,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侧前方传来,引的许昊转头看过去。

    那是五名长袍中年人,居中穿冰蓝绸缎衫的方脸浓眉汉子露出得意之色。

    “要知道孟然那老头曾是御医,一生痴迷医药,虽然已经不怎么再专注于生意,可却组织成立了药商行会,在这一行业中却具有极高地位,说到辨药,这世上又有多少人比他懂得多?”

    “哦?那是为何?”旁边另外一约莫三十上下,穿着淡绿大氅的消瘦尖嘴汉子好奇的问,其他几人赶紧竖起耳朵转脸聆听。

    “呵呵……”方脸汉子故意顿了顿,拿起劲儿,装模作样的眯眼道:“听说了么,半年前孟然寻到了一味罕见的药草,但却无法辨认是什么。他痴迷研究,结果那东西并未吞服或碰触却让其身受暗疾!换做普通人早已毙命,可孟大师是何等人?始终依靠灵药坚持,保住老命却也无法彻底恢复。”

    “这么恐怖!”其他几人皆惊呼出声!在这世上的毒草若是连孟然都不认识,还身受其害,那还有谁能解?

    要知道,他可是来自于皇城!

    许昊听着也不禁扬了扬眉,他原以为这只是简单的辨药赛,却不知道还有这等隐情。

    如此反而越发激起了他心中的兴趣,倒要看看是何种药草。鉴此,许昊干脆径直朝着镇中心而去。

    只是刚走片刻,前面人群中却骤然亮起一抹淡紫色的身影,站在前方如此鹤立鸡群,以至于引得四周频频骚动。

    那不是别人正是刘彤芸,貌美的容颜,白皙的肌肤,高挑的身材加上脱俗的傲娇之气,让其站在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嗯?”许昊的出现,同样被其看到,二人虽只有一面之缘,可毕竟见过,出于礼貌同时点了点头。

    “来了?”刘彤芸轻声问,眼中自带几分漠视,对于许昊这狂傲的年轻人心中抵触,可作为孟然大师的弟子,她始终保持着该有的风度与礼貌。

    眼下此等风度站在这里,天生的绝美容颜,更是引得无数蜂蝶围绕。

    “嗯。”许昊点头,不想过多搭理这丫头,干脆迈步继续朝前而去,没有多余的废话。

    作为主办方孟然的弟子,所有人恨不得巴结的刘彤芸,无数公子哥甚至如狗屁膏药般想要贴上去,只为能够让对方哪怕多看一眼,多吱一声都可以无比骄傲。

    而许昊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刘彤芸的预料!竟然比自己还傲,简直岂有此理!这混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有几斤几两?

    “站住!”刘彤芸不知道自己为何,居然迈步主动走了过去,娇声喝道:“许昊,那天你来报名说自己懂得辨药,还夸口没人比的过自己?”

    她的话顿时引起四周所有人的注意。紧跟着,无论男女皆看向许昊,上下扫视,对于这年轻人的自大充满鄙视。

    年纪轻狂,居然出口狂言,分明得罪了刘彤芸,要知道她的老师可是孟然!

    如此说,就是连孟然都跟着瞧不起了,那刘彤芸又算的了什么?简直口无遮拦,就当人们以为这年轻人会说什么缓颊的措辞时。

    谁曾想,许昊居然大大方方的点头。

    “不错。”

    “你——!”刘彤芸张了张嘴,被气的脸颊抽搐,鼓了又鼓,美眸中充满了怒火,恨不得想要大耳瓜子抽死这家伙。

    大街上她作为主办方不能失了风度,所以始终保持着理智,可是眼下实在有点忍不住,咬牙凝眉讥讽道:“你的脸皮怎么能厚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