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天罡地煞-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一章 天罡地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对于许昊来说却度日如年。

    双眸望着下方的毒液,影影绰绰间似与无数黑色蛇头狠狠对视,随时便会蹿射而出,咬向面门。

    这是毒功的比拼,胆识的对决以及意志的碰撞。

    稍有退缩,便前功尽弃!许昊全身肌肉紧绷,青筋冒起。即便再痛苦也要集中精力,身心完全沉浸其中,不敢有丝毫的分神,否则绝难以抵御这毒剂的可怕。

    “咔咔——”他手掌部位凭空出现爆响,犹如爆竹点燃,气泡自毒液之中喷涌。

    这个过程持续不停,直至公鸡打鸣,晨光熹微。终于,毒浆化为清澈,虽然充斥着药渣以及毒虫残躯,相较开始的漆黑,已经彻底改变。

    许昊的手自毒浆之中缓缓而出,双手漆黑似蒙上一层黑布。

    “呵呵呵……”望着自己的双手,他笑了,得意的笑了,丝毫不觉恐怖。

    如此笑容很少出现在其脸上。很显然,许昊非常高兴,他翻来覆去的凝视自己这双漆黑的双手,呐呐道:“天罡地煞手……这才只是起步……呵呵”

    说完,许昊取出两副薄如蚕丝般的手套,戴在手上!颜色犹如人体肌肤,不仔细看绝不会察觉。

    许昊看了看手掌又看了看墙角处的一枚黑色小罐子。每日,他都会向里面投放一株毒草或毒虫,神秘至极。

    “呼……”许昊吐气,用牛皮纸将锅整个包起来,而后套在袋子里,径直拿到外面。

    他居然将自己刚刚用过的锅直接扔掉!能够想象,即便是残渣,毒性有多么的强!

    天将亮,许诚郑樊以及曾柔正在盘膝打坐,每日修炼,紫气东来之时也是人体以及天地阳气上升之时。

    这种时候,打坐的效率显著提高。

    “咚。”许昊刚刚将铁锅扔掉,站在院中间,门外蓦然响起敲门声。迈步开门,只见瘦狼、大脚走了进来。见到许昊在,二人立即单膝下跪道:“拜见师公。”

    在外面,他们称他为许哥或大哥。

    可在私下里,二人的辈分乃是徒孙,如此恭敬乃是由心而发,即便许昊随意,可他们二人依旧如此,瘦狼双眸冒光的说道:“我们随马涛去了趟铁手帮的总舵,眼下各村客运已经初步建立起来了,他们的收入有一定起色,但和孽龙团一样,帮会里有人不服甚至还有吃里扒外的家伙,要这帮人成为我们的附属势力很困难。不过目前那些不稳定份子以及离心判德的家伙,现在都被我们杀掉或制服了。”

    “他们和孽龙团不同,之前被八大金刚压制太厉害!这铁手帮已经被挤压到了极限,有个小赌庄,即便总舵也只是间破院子而已,如今他们遇到许大哥您,算是有了翻身的机会,原本的地盘,正努力一点点抢回来。”

    他的话里并没有溜须拍马的意思,所述都是由心而发,如今许老大三个字对他们来说就是信仰一般。

    “哦?”许昊点点头,眼珠转了转道:“不用那么费力排查了,除了马涛之外,献魂符给孽龙团还有铁手帮的其他人都下了吧。虽然有些不值,但前期掌控的帮会还是稳妥些好,这符对我来说还算好炼制,我不希望你们的人马之中出现任何漏网之鱼,影响以后任何行动的稳定。”

    “呃……”瘦狼迟疑了下,他只是混混,心肠的狠毒霸道远远无法与许昊相比。在第一次见识献魂符的威力后,他便被吓到了,对这东西心存敬畏。

    当然,面对许昊的命令,瘦狼不敢反驳和违抗,也清楚,老大这么做一定有其道理和必要性。

    “不要心慈手软!”许昊看着他一眼便明白其在想什么,淡淡道:“如今我们将要面对的不是混混,而是这云中城真正的霸主,若想存活,不可以漏下半点破绽。”

    “是!”

    “是、是——!”

    瘦狼和大脚哪儿还敢多言?连声应是,面对许昊,他们敬畏之心长存,既然他如此坚定必然有其道理。

    二人毫不迟疑,转身前去办理。

    数日过去,日头高悬。

    云中城热闹起来,城门人头攒动,苦哈哈们头戴汗巾,或扛着麻袋,或推着独轮车大步流星帮助药行卖力气。

    没了田产的农户干这种活计最好挣嚼谷,当然,也最是耗费身体,未过中年便累死、病死者常有,家庭失去了壮劳力,等待着的除了破碎便是死亡。

    然而今天却不同,一家名为昌隆车行的新店却开始向外大量招聘车夫,由于这家店的成立,各个稍大的村镇与郡城之间的交通瞬间通畅了不少!为进城务工的村民提供了极大方便。

    更主要的是,这差事并不辛苦,挣来的嚼谷丝毫不比扛大包、卖苦力差,脚夫们争先恐后的报名。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如愿,招收百个岗位,可来参与的却足足数千。

    昌隆车行,对于苦哈哈们来说,那便是脱离苦海的大门!

    与此同时,今天也是药材交易的日子,廖厝镇辨药大赛定在这里,郡城也同样犹如过节一样热闹。

    许昊一早便只身离开云中城,不到半里路的官道旁搭着座凉亭,十几辆马车及车夫并排而歇,同时还有大量马车或来或去,繁忙热闹。

    凉亭内则坐着大量苦力,或坐或立,却都穿着破烂,各种包裹堆积,散发着刺鼻汗臭味。

    体面人绝不会乘坐如此通行工具,可对穷人来说,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昌隆车行的出现,大大的方便了他们。根据路途计价,一日车程平均每人不到二十枚铜板的费用,虽然不便宜,但至少能够勉强承受。

    如此繁荣的情景,远超许昊当初的设想。

    “廖厝镇多少钱?”他迈步来到前方,朝着一穿着厚麻布袍的壮硕秃头大汉郎声询问,并未亮明自己身份。

    “不到半天车程,十枚铜板即可!”

    此人本能的应声,语音犹如风箱,隆隆震颤,站在这里颇有威慑力,显然可以有效的阻挡那些不按规矩行事的流氓捣乱。

    “但是你得等,辨药大赛就要举办,去那里的挑夫不少,车次都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