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突破练肉-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十章 突破练肉

    “是!”中年人爬起身,哪儿敢怠慢,立即朝外而去。

    剩下跪着的几人则越加紧张起来。面色难看,五姨太如今已经彻底掌权,是王家除家主外的第二把手。

    虽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可其狠辣的手段以及雷厉风行,犹如厉鬼般残忍的做事风格,让任何人都不敢小窥!

    “我最讨厌的便是办事不利……”扈芸芸凝视下方数名男女,都是其重要助手,对于许昊的事,她自始至终都以为只是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可事到如今,扈芸芸彻底改变了想法。

    能够在自己手里,几次三番存活下来,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府里的事我已经‘清扫’的差不多了,眼下,杀我弟弟的凶手却始终逍遥法外,还用障眼法麻痹我!下山虎收拾不了的人,普通人更不可能,全去打探消息!我要你们全体活动起来,找到这个许昊,然后将其碎尸万段……!”扈芸芸的声音沙哑,犹如将要爆发的雌狮。

    “是!”跪着的几人哪儿敢忤逆?立即叩头如捣蒜。

    而后拼命爬起身朝外而去,连夜行动,哪敢有任何怠慢?

    扈芸芸坐在椅子上,冷眼凝视着离去的属下,手中握着茶杯,由于用力,水花瑟瑟抖动而溅出。

    “啪!”蓦然间,她狠狠将杯子贯在地上,碎片横飞,有种择人而噬的愤怒!

    烟坛小街,深夜。

    “唰唰唰——”许昊双手连续掐诀,身上肌肉极速韵动,直至化为颤抖般的残影。紧接着,他的身体啵的一声,骤然停止了颤抖。

    四周雾气化为条条孽龙,随着气势波动,蓦然间停止游动,紧接着朝许昊身体猛的灌了下去!

    他的头发无风自起,向后冽冽飞扬。

    这个情况仅持续数秒,随即房间彻底安静下来。雾气消逝,一切重归清晰,许昊坐在蒲团上,整个人虽没有变化,可却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青年的面庞透着别样的气韵。

    “哥……”

    许诚静静看着坐在地上的哥哥,意识到了什么。他张了张嘴,呐呐几声,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嗯。”许昊微笑,睁开双眼,轻轻握拳,强悍的力量自臂膀和掌心传来。

    “力道相比曾经成长了数倍……”他眼眸射出阵阵光芒,从刚开始自己二十五斤的短拳力道,到如今绝对在三四百斤以上。

    这种程度,甚至可以与猛兽一拼!

    “好、好厉害,修为高了居然可以这样……”许诚双眸冒光,对于他来说,哥哥许昊便已经是修为高的高手,而这也还是其第一次见识到练肉境突破时的景象。

    许昊确实没想到自己突破到练肉境居然会有如此声势,这与自己曾有的经验相悖。

    “没什么,我们资源充足,只要努力你也可以。”他微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并没有将自己的疑惑表露,因为没有任何用处。

    武道上的摸索,只能靠自己,兄弟们的修行能帮忙便帮,可更多的还得要自己努力钻研。

    “真的?”许诚的目光越加明亮!对于修炼,他不同于郑樊对打架充满乐趣,他更多是凭借穷苦孩子的毅力,虽然短时间无碍,可长期下来差距便会显现。

    如今,许诚心中的烈火被彻底点燃,浓厚的兴趣,充斥心间。这才是支撑修炼的最有效动力。

    “当然。”许昊点头,仅仅练肉境而已,凭借自己给予他们的功法以及资源大家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同时低头看了眼,此次突破引的全身都是臭汗。许昊立即迈步走了出去,用井水痛快的冲洗了一番。

    冰爽透骨,普通人会落病,可武者却不惧怕。

    通过日积月累的修炼,以及百毒琼浆的辅助,吸收这个世界的源气,许昊的身体素质保持着飞速的成长,看似普通的身躯下,隐藏着巨大力量!

    想来随着毒浆的辅助,练骨境也指日可待。

    许昊并未休息,而是在月光的照耀下,径直迈步来到厢房,那里存放着大量用油布包起来的竹笼,以及培植和晒干的毒草。

    “四十九只毒虫……满月潮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他伸手将其中一只竹笼提过来,由于震动,里面发出凄厉嘶鸣。

    许昊并不迟疑,同时将十几种毒草收集起来。

    “咚咚……”捣药声不断,听着竹笼里的叫声,他露出微微笑容,这些毒虫之珍贵,犹如自己的孩子般。

    整整半个时辰,药浆捣了整整一锅。

    “哗!”许昊动作迅捷,突然将竹笼里的毒虫悉数抛入药浆之中,阵阵白烟冒起。

    “吱吱吱——”

    惨叫自毒虫身上响起,这些虫子平日里几乎无声,可在毒浆内却完全变了个样,漆黑的犹如煤渣。

    那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能玩弄如此恐怖生物的也只有许昊敢。

    低头凝视,这黑色的毒浆没有任何异样,没有奇异味道,可却给人强烈的诡异之感。与平日里身躯浸泡的毒液全然不同,似无数难以超度的厉鬼淤积在此。

    “呼……”许昊看着毒浆,脸色严肃起来,这种情绪在他的脸庞上很少出现,只见其缓缓伸手双手,盯着前方的毒浆,眼神闪烁。

    “唰!”片刻,许昊狠咬牙关,双手蓦然向下探去!

    只见他的双手居然探入毒浆之中!数十种稀有毒物炼制组成的毒液,引的阵阵黑气升起,犹如枯藤缠绕着他的双臂。

    仿佛地狱恶鬼的臂膀,拉扯着血肉,向深渊而去。

    “嘶……”饶是许昊意志力惊人,仍旧肌肉紧绷,倒吸凉气。他的身躯微微颤抖,毒浆的黑液自手臂向上而去,然而却被许昊身体的真气抑制,重新被压回去。

    双方仿佛争夺战场一样,互相推挤,互相拉扯。

    渐渐的,汗水自许昊额头上绵密沁出,颤抖的同时顺着身躯滴落,可以想象有多么痛苦。

    “咔咔咔——”他狠狠咬牙,额头、臂膀上青筋暴起,双眸紧盯毒气在臂膀上的争夺,不敢有半点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