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诡异石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八章 诡异石屋

    足足十几分钟,小心翼翼的刨土去泥,人参才被完整的取出来,许昊珍视的将自己的外褂脱下,轻轻将其包裹。

    断掉一根须子,都会影响其价值。

    “再找找!”许昊收敛情绪,继续迈步搜寻,这趟来当然不是仅仅奔着胡灵花而来。

    自己还需数味毒草,进而提炼所需毒药。

    于黑暗之中继续前进,走了许久,再没有怪物出没,安静的吓人。尔贡山漆黑的山貌越近,越显露出它的雄伟,犹如参天巨柱俯瞰众生……

    许昊不惧毒物,速度远超常人,同时也胆大的惊人,行进效率自然非常高。如此距离,即便老猎人也绝不敢至此。

    “那是……?”许久过去,蓦然间,山坡下的一座建筑吸引了他。

    许昊眉头紧锁,虽然看不清,但他确信那就是座石屋。

    许昊当然清楚,这里是原始丛林,怎么可能会有建筑?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越加谨慎起来,缓步靠近,然而抵近后发现,那确实是栋石头房子虽然只有一间,规模却不算小。

    黑洞洞,犹如深渊之口,释放着寒气。

    “哈——哈——”阵阵奇怪怪响让人心头焦虑,许昊谨慎迈步,这种被遗弃的房子,很容易藏身野兽。

    憾心万毒典并未启动,显然里面并不存在毒物。

    迈步来到门前,原本的潮湿消散,开始感到干燥。

    不知为何,这里居然带来强烈的压迫力!犹如万千厉鬼藏身于内,让许昊眉头紧蹙。

    他躲在门侧,谨慎探头向里瞧,黝黑一片,抬头寻找,原来门口墙上居然放着盏油灯!

    许昊探手触动,下方隔片移动,灯芯瞬间接触空气点燃!“呼”的一声,火焰冒起,将屋内照亮。

    瞬间,光线将景象显现出来,虽然依旧昏沉,却已经能够看清。

    “嗯?”许昊愣了下,这种能够碰触空气自行点燃的灯,都是高级货,绝不是普通房屋庙宇能够使用。

    然而环视四周的景象后,他却倏然一惊!这屋里空荡荡的,地上洒满干燥白灰,四周全是壁画,鲜艳油墨点缀着奇异景色,那是数不清的身着异服的人类聚集,点起大量火堆,他们或跪在地上或蹦跳舞蹈,眼神痴狂,手捧贡品,向着前方正中心的祭坛参拜。

    这些人动作歪七扭八,形态癫狂,如放弃了一切般崇拜。而那些贡品,居然都是被绑在树上,刚刚被挖心掏肺的人类内脏!鲜血淋漓,其状甚惨。

    隐隐的惨叫声,无法画出来,却能在观画者的心底泛起……

    画作手法之高,写实到了极致,生动真实,绝非常人能够完成,仿佛活了一般,将景色铭刻与此。

    整个屋子的正前方墙壁所画皆是祭坛,相较人类显的硕大无比,其上坐着无数遮面的红衣女子,拼命的啃噬着贡品,敢于生吃人心,哪里还是人?根本就是恶鬼!

    “嘶……”许昊隐隐觉得,自己走错的地方了,如此所在绝非善地。本能的,阵阵危机感自心底泛起,他缓缓后退,仿佛不想打扰到这里的魔鬼一般。

    然而,还是晚了。

    刚才那哈哈的声音,倏然再现!转为阵阵急促的嬉笑声,许昊心头一紧,原因很简单,那声音居然来自头顶!

    他猛的抬头,双眸倏然瞪起!只见房顶上一张直径数米的女人硕大脸庞正紧紧盯着自己!

    血眸、长舌、白脸,由于女人的面目过大,如此角度看,二人几乎面对面而视般!对方痴痴的看着自己,那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不好!”许昊只感觉对方的舌头开始摇曳,几乎就要卷到自己脸上!他迅速翻身倒退,身形如电。

    面对过无数濒死之局,即便再危险,这种时候,许昊也始终保持着冷静。

    就在他将要退出门口时,“舌头”也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仔细凝视才赫然发现,原来这居然是条奇异的血红蟒蛇!

    刚刚的笑声,便是它释放的。由于不是毒蛇,憾心万毒典并未示警。

    “好奇怪的蛇!”许昊暗忖,同时立即止步,双手一伸,五指叉开,又向内钩,指节噼里啪啦爆响,凝成鹰爪,身躯翻动,反手朝着对方七寸处抓去。

    蟒蛇见此凌空翻起,换了个方向,再次袭来!

    许昊身形转动,避开攻击,同时单脚狠踢,如神龙摆尾,劲风呼啸!

    蟒蛇别看身躯不小却异常灵活,原地一扭再一弹!嗖的蹿射离开,避开攻击的同时身躯如弹簧般朝许昊侧面甩了过来。

    动作一瞬之间变换,奇诡无比,攻守转换快速,动作让防御者别扭不已。

    许昊倏然叉步,变爪为指,朝侧面袭击而来的蟒蛇双眼狠狠刺去!

    “嗖!”蟒蛇居然再次凌空变向!想要缠绕许昊的手臂,这等敏捷,着实在惊人。

    “混蛋!”许昊只能向后猛退,室内腾挪的空间就这么大,且在这种邪恶的地方对自己非常不利,他干脆飞射了出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血红巨蟒竟然没有追出来。

    仿佛那里就是它的家一般,绝不能离开半刻,由于年头过久,油灯也于此时彻底消耗干净。

    石屋内重新归于寂静黑暗……

    “这……”许昊蹙眉,犹豫起来,屋内没什么东西,既然敌人并未追击,他也没必要再进去犯险。

    念此,许昊干脆后退,在这附近寻找起毒物。

    他赫然发现,几番探查,他赫然发现像这种石屋,一模一样的在附近居然有整整三处!只是并非所有屋子都有血红蟒蛇守护,可能死掉或是已经离开。

    但屋顶女人的恐怖脸庞都是一样,始终都是向下俯瞰。仿佛活着一般,双眸连通地狱归墟,直透人心。

    “那应该是某个宗教或组织所建……看模样,年头已经很古老……”许昊穿行在丛林之中呐呐自语,细细分析,村里始终有传言说断天山脉有鬼,估计是来自于此。历史上难免偶尔有一两个胆大的村民或老爷深入过这里,而恐怖的石屋壁画,自然会被传成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