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报名参赛-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七十九章 报名参赛

    “本次比赛公平公开,只要有自号均可报名,报名现在开始!”

    说着,刘彤芸迈步来到大厅中间的木桌前,端坐于此。同时,还有两名黄衣少女与其并排而坐。

    “老夫妙手堂掌柜……马德络,报名此次辨药赛。”苍老的声音蓦然响起,人群之中走出名老者,四周人立即让路,面露恭敬之色。

    “欢迎马老。”刘彤芸微笑点头,提笔记下老者姓名,俨然认识对方,并未过细盘问。

    “老身行药堂,赵芝芳。”

    “老夫天运药行,吴德胜。”

    “在下方堂均,乃是玉手厅坐馆。”

    ……

    来者都是事务繁忙,没有多余废话,立即排队报名。

    而许昊则漫不经心,双手倒背,直至大部分人都快报名结束,他才迈步走上来。刘彤芸抬头,看到对方的衣着以及额头的圆圈后,眉心微微一蹙,淡淡问:“姓名?字号?”

    “许昊,锦医堂。”

    “锦医堂?”刘彤芸愣了下,眼神狐疑。很明显,她从未听过这家药铺,这让其更加确定对方是来自不知名的小药铺。

    若非师傅下令,此次辨药大赛只要有字号便可以参加,对面这家伙必然是没有资格的!

    “店铺在什么位置?”这个问题,显然是其他大药铺不会问的。

    许昊眉头微蹙,但还是沉声应道:“烟坛小街。”

    “呵。”刘彤芸笑了,那烟坛小街她听说过,位于烟坛大街后面,人流小上很多。

    在那里开药铺的,客人几乎都是面对市井的苦哈哈。

    “你懂辨药?”刘彤芸终于掩饰不住鄙夷之色,张嘴问道,这话犹如炸弹,瞬间点燃了许昊的怒火。

    “哼!”他眼眸凝视对方,犹如猛兽,看的刘彤芸浑身一颤。

    “若说我不懂辨药,这世间也没什么人敢称自己懂得辨药了!”许昊昂然道,话语之中的霸气犹如雄狮咆哮,威风八面。

    旁边两名黄衣少女以及依然在场的其他同行均是一愣,场面瞬间凝固,甚至尴尬起来。

    片刻,刘彤芸还未说话,旁边其他药行的代表已经忍不住纷纷怒骂。

    “好狂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咳咳,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事,可自大自满等同于无知!”

    “哼,老夫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么说话的。”

    “什么锦医堂?我看就是个地摊吧,不能让他参加!”

    ……

    四周人批判声犹如浪潮般,完全不留任何情面,他们本就瞧不起这着装下品头带墨刑的许昊,听到其狂妄的话语后,更是彻底压不住怒火。

    “我听说这次报名没有任何限制,只要有字号便可?”许昊并未搭理这帮俗人,继续盯着刘彤芸问。

    “这……”刘彤芸迟疑了下,虽然非常不待见对方,可规矩是师傅定的,她不敢擅自做主。

    “按照规矩……你可以报名。”

    “很好。”许昊点头,既然对方已经问完,他迈步转回身,扫了这些同行一眼。

    武者的杀气,自眸中投射而出,如毒蛇一般!

    所有人仿佛置身冰窟,透骨的寒气自脚底直冲脑仁。

    刚刚还义正言辞的人们顿时闭上嘴巴,他们都是药行的文人,哪里承受过如此凶悍的杀气?

    “嗯?”刘彤芸愣了愣,虽然许昊是背朝着自己,可刚刚其他人的反应却全部进入眼帘。

    许昊没有停留,迈步离开了这里。

    回到自家的小院里,曾柔已然回到房间内各自盘膝打坐,店里生意清冷,短时间没有改善的可能,空下的时间当然要多修炼。

    “呵。”许昊满意的点点头,苦娃娃的毅力,远远不是城里孩子能够比拟。

    他同样迈步回到屋子,与许诚一道坐在蒲团上盘膝打坐起来。

    “距离练肉境近在眼前了……”由于饮食方面的辅助,五色鸡提供足够的血气,让许昊的身体素质飞速提高!

    眼下炼化的毒气在血肉内化为蓬勃力量,逐渐累积,瘦弱的身体却仿佛猎豹,蕴藏着强大爆发力。

    若是被外人知道,必然震惊无比!

    普通武者练皮到练肉境绝不会如此之快,许昊除了五毒教功法的帮助,最关键的便是经验和资源。

    即便豪强子弟有人教导,可很多东西也只能意会无法言传,而他则完全不需要走任何弯路,大大缩短了修炼的进程。

    “唰唰唰!”许昊手指掐诀,化为数道残影,时缓时疾,若莲花绽放。指尖每次跳动,都带起白雾飞舞,若丝带缠绕。

    阵阵毒气在源气的带动下迅速流转于身体内持续炼化,似水流汩汩,冲刷着身体的淤堵,强化着体魄的力量。

    渐渐的,许昊的身体由原本的红润变的越加通红,整个人似烙铁,引的雾气腾腾。

    “咔咔……”

    他皮肤下的肌肉也跟着加速蠕动,身体随着修炼持续成长。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许昊的皮肤下犹如浩瀚的宇宙,条条孽龙在其身体之中游走、翻腾!

    此次他没有浸泡五毒液,自己体内毒气的积累已经足够。

    练皮境的修为所能炼化的毒气是有限度的,如今只需要把残存的毒气尽数吸纳便已经足够。

    许昊盘坐在蒲团上,犹如逆流而上,尽管惊涛拍岸,我自巍然不动。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由于身体温度的提高,他的头顶逐渐冒起白雾。

    雾气蒸腾,隐隐释放龙吟虎啸!如此阵势,许诚早已停止打坐,瞪大眼骇然的看着哥哥。

    与此同时,王家府内。

    “什么——?”五姨太扈芸芸眼眸快要瞪出来,她脸色铁青,凝视身前跪着数人。

    居中一中年人负责情报收集,此刻他全身颤栗,哆哆嗦嗦道:“没想到会是这样!原以为只是下山虎回乡未归,谁曾想那许昊居然没死!若是这样,情况便完全不同了。”

    扈芸芸完全没有心情听解释,全身激动的颤栗,片刻,她狠狠摆手道:“我让你们打探消息,最后居然是这个结果……!现在立即调查那小子的去处!记住,要暗中打探!绝不能再走漏风声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