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灭匪劫财-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七十六章 灭匪劫财

    听声音这居然是郑樊!而旁边的“小厮”自然是许昊无疑,他摇摇头沉声说道:“放着如此大的土匪窝,不捞点东西,那就是暴敛天物!”

    说完,他大喇喇走到主桌,这些地痞四散而躺,犹如死猪。

    许昊揪起主桌的一宽脸壮汉,伸手塞进枚药丸,片刻,此人悠悠转醒。

    “呃”睁眼便见到把明晃晃的刀刃抵在眼眸,宽脸壮汉全身一激灵!却又酸软无力,毫无抵抗的办法。对面握刀的乃是一小厮打扮的年轻人。

    “金库在哪儿?”

    “什、什么金库?”

    “当然是放钱的地方!”

    “在、在、在、在东屋那里”此时此刻,他哪儿敢有半点歪心思?立即倒豆子般说了出去。

    “噗!”谁知话音刚落,自己的脑袋也跟着滚了下去。临死,此人还瞪着眼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地面。

    许昊打听完,轻轻伸手,又捡起一柄钢刀,递给郑樊道:“开始吧,把伤口都割在中间,这样待会化骨散效果更快。”

    “啊?啊!”郑樊刚刚经历过人生第一次杀人,如今不但杀人,貌似待会许昊还要化尸,这简直太……

    他用力的吞了吞口水,脸庞露出犹豫的神色。

    无论怎么说,他的年纪都太小,说起来还是个孩子。

    “怎么害怕了?”许昊凝视他,并未责怪,而是干脆独自抬起钢刀行动起来。

    地痞虽然多,可躺在地上却像死猪般,在许昊纯熟的手法之下,一个个被宰杀并化为了尸水。

    “杀人,要尽可能毁尸灭迹,只有化为尸水淌入地底才是真正的入土为安。”

    许昊边说话边讲解,听的郑樊瞪大眼睛,明明残暴至极的手法,却被其说的冠冕堂皇……

    恶臭弥漫,很快就要向其他方向传递。

    郑樊尽管蒙着口鼻,可还是压抑不住想要呕吐。

    许昊同时蹲下身子在这些人的衣衫里不停地搜刮,金刚堂的金库还有在场地痞的身上,足有超过两百颗金豆子!

    事实上,他们财富远比这个要多!可惜大部分都要上交给王家五姨太,而自己挥霍的也很厉害。

    亡命之徒,成日醉生梦死,兜里的钱来的快去的也快。

    彻底搜刮处理完,他们这才起身。

    “我们走!”许昊沉声道,这地方当然要早点离开为妙,时间长了,未免会被别人发现,他拽着脸色发白的郑樊,自后门悠然而去。

    二人刚刚离开,后院花坛里,瘦金刚崔东这才拼命爬了出来,眼神惊惧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作为拥有练皮境修为的武者,他当然能看的出对方都是武者,在这里敢和金刚堂人马对弈的只有同是三大商团的人。

    可联想来联想去,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二人是谁……

    “得赶紧报告……”瘦金刚挣扎着朝外而去。

    许昊和郑樊则抄小道,迈步回到家,院子里许诚以及曾柔居然都在!他们盘膝而坐,正在打坐。

    待感受到有人进院,立即收功,二人抬眼看去表情惊喜。

    “哥!”

    “许大哥。”

    他们立即起身,心中再清楚不过,许昊单独带郑樊出去,只有杀人放火时才会如此。

    刘胜也在房间内走出来,店铺经营不善,同时加上地痞的威胁让他心情很沉重。

    “曾柔。”许昊微笑,自己当然不会将她卖掉,之前只是个缓兵之计,目的就是将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一网打尽!

    “许大哥……”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声音很小,自己之前确实对许昊误会了。

    “记住。”许昊拍了拍她的肩膀,同时看向其他人道:“从今天起,我们的修炼资源增加,每日购买两只五色鸡。”

    “啊?”除了郑樊之外,所有人皆瞪大眼睛,五色鸡又被称为“钱肉”,它甚至不能被称作肉,那玩意根本就是用金银堆起来的!

    自小使用各色珍贵药材培育,精细养殖,每只都耗费不小。

    每只一枚金豆子,天天吃,积累下来那简直就是天价,普通人完全不敢想象,只有那些大家族的嫡系武者才可以享用。

    “什、什么……”许诚、曾柔以及刘胜三人皆瞪大眼眸,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即便明白缘由的郑樊也不敢置信,他们手中的金豆子不少,可若不良加利用,依然会如流水般。

    “许哥,不如先把资源集中到你身上,我们可以……”郑樊迟疑着劝,用钱肉作为修炼资源,他们手中的金豆子太过紧张。

    地痞虽然横征暴敛,可大部分都要交给靠山,自己虽然过的足够逍遥,却没有那么大能力支撑每日用五色鸡给自己食用。

    “就照我说的来。”许昊摆手,眼眸没有丝毫改变主意的意思。

    这话出口,别人再不敢多言。

    “另外,车行的事可以准备了。”许昊声音低沉,朝刘胜说:“这事可以交给马涛来办,你专职负责药铺。当然,可以帮助他们参谋,开车行每日面对的都是底层的苦哈哈,素质参差不齐,没有能镇住人的力量办不起来。”

    “好、好的!”刘胜愣了下,赶紧点头,若是开车行的话,当然是大好事,单靠药行经营压力确实较大。

    翌日清晨,街上行人逐渐躲起来,多为普通城民以及扛包的苦哈哈。

    许昊几人打坐完,清晨便来到店铺里,外面原本人流便稀疏,而且店内更是完全没有病人问诊。

    “看见没?那锦医堂。”

    蓦然间,两名妇女自外面走过,尖嘴猴腮,交头接耳,虽然想要强装朴实,可眸中却露出兴奋之色,八卦的表情根本难以掩饰。

    村妇假模假样的叹口气,低声道:“你不知道,上次金刚堂的人来了!坐了挺长时间,这家店里都是娃娃,肯定倒霉!”

    话里虽然是可怜,可事实上,却充斥着幸灾乐祸之意。

    旁边另外的村妇跟着点头,拍了拍腰间的围裙啧啧道:“可惜啊,刚刚开店就要倒了……”

    说完,二人居然皆露出一股弃人有,笑人无的淡淡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