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直入匪窝-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七十五章 直入匪窝

    然而迎面而来的却是两名少年,他们其中一个面貌儒雅,身材消瘦,另外一个则是身材黝黑。

    只见这儒雅少年径直来到他面前,大方问道:“请问这里可是金刚堂?”

    “不错,你们是……?”壮汉蹙眉,但还是本能的应声,怀里的少女周身散发着廉价的浓香,四下不停抛着媚眼。

    “那就对了。”许昊点头,瞥了郑樊一眼。

    二人目光相对,心领神会。

    “噗!噗!”只见其手里钢刀倏然出手直刺壮汉死穴!对面两人连声音都没来的及吐出,便瞪圆眼眸,嘴巴张了又张后訇然倒地。

    “呼……”郑樊轻轻吐气,调整心情,拔出刀刃的同时,手腕瑟瑟发抖。没办法,他第一次杀人,刚出手时可以咬牙,可完事后还是难免无法适应。

    许昊淡淡说道:“他们都有取死之道,留着这些人才是罪过,第一次出手,你的表现很不错。”

    他没有刻意表扬,事实上,郑樊表现确实已经相当不错。

    “可这女的……”郑樊迟疑了一下,努力尝试控制心绪,停止颤抖,将钢刀包裹起来,收进怀里。

    “不杀,你便会死,不然怎么办?”许昊应声,不再废话,很多事需要自己慢慢领悟,他相信郑樊有这个脑子。收拾妥当尸体,二人迈步朝着金刚堂内而去,院子里,时而便有地痞流氓醉酒,面对自信随意的二人,以为是自己人而未说什么。

    他们并未多想,敢来这里的不是兄弟便是盟友。其他任何宵小怎么可能敢两个人就来这里搅事?

    金刚堂正房内,主桌正中心坐着一锦袍消瘦长须中年男子,旁边端坐的,均是满脸横肉,样貌粗俗的大汉。

    长须男子眼眸阴戾,手握酒杯,瞅着旁边一穿着兽皮坎肩,长着大红鼻头的车轴汉子道:“莽金刚,我今天过来,是要你们打探一件事!前阵子下山虎去实家村‘办事’完后便托人说有事离开,至今没有任何音讯。五姨太事务繁忙无暇顾及,你们利用地下渠道查查情况,别是那混蛋背叛了我王家,做完最后一档子差事后就不辞而别了!家主对其可是使了大银子的……”

    “哦?”旁边眉头微蹙,沉声道:“大哥,下山虎乃是练肉境的武者高手,平日里也比较懂规矩,不该如此才对。放心!我必会派人调查。您平日里并不常来,今天来此可要多喝几杯。”

    说完,另外一侧端坐的妖娆女子赶紧附和道:“就是的!大哥,你们八大金刚,平日里都只有七个在这里,就是我也难以领略您瘦金刚的风采呢。”

    说着,纤纤玉手自桌底掏向长须消瘦男子的腿部,媚眼更是放电不停。

    “呵呵呵……”瘦金刚笑了,得意不已,伸手将少女揽入怀里,大喇喇伸手一通摸索,搞的少女娇喘连连。

    四周其他男女见此纷纷大笑起来,有样学样,热闹不已。

    片刻,瘦金刚才放开身旁少女,环视众人,端起酒杯道:“兄弟们!为兄我当然不会忘了大家,可你们应该知道,咱们能在这里横行,靠的便是三大商团的王家!”

    “三家争斗,你们再清楚不过,但是王家内部……”他说到这里,骤然声音低了下去,每个人立即竖起耳朵。

    “王家内部斗的更激烈,五姨太已经成功将大姨太掀翻!其他各房虽然不敢忤逆,却暗地里小动作不停,咱们作为五姨太的人,自然要全力支持。”

    “放心!”胖金刚豪气伸手道:“要咱们兄弟出力尽管提!五奶奶若倒了咱们可都没好果子吃。”

    “就是!”四周其他众人纷纷跟着附和。

    瘦金刚满意点头,笑道:“嗯,放心!那帮娘们怎么可能和五姨太斗?只要大姨太这棵大树完了,这家也就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以后我们就再不需要担心了……”

    “哈哈哈!太好了,喝!”说到高兴处,有人大喜咆哮,众地痞立即豪饮不止。

    这时,两名小厮适时的走进来,各自捧着几坛子好酒置于门口。

    侍女们赶紧过来,将酒坛子放于各个桌上。

    “来来来!接着喝!”众地痞大喜,赶紧各自满上,咕咚咕咚喝个不停,小厮也算勤快,不止朝屋子里送酒,甚至四散在院里的也帮忙满个不停。

    一时之间,这场聚会越加热闹,酒不停的喝,人不停的喊,菜不停的上,所有人都喝的脸色通红,心情畅快。

    “这俩小子不错!”院里的地痞们满意的看着两名小厮,喝到高兴处不忘夸奖两句,拍拍肩膀以示鼓励。

    既表露满意也趾高气昂,彰显自己大爷的身份!

    然而两名小厮却始终低着头,小心谦卑,动作勤快。

    待大家酒足饭饱后,月上枝头,景象骤然改变!

    “咕咚!”墙角的一名手握酒壶的短须壮汉倚墙倒了下去,嘴里酒嗝吐出,身躯歪七扭八,这副样子立即将附近同伴逗笑。

    “哈哈哈!拐腿那厮喝的简直像个王八!”有人讥讽,引得轰笑声不断,每个人都几乎乐出了眼泪。

    然而好景不长,又有人倒了下去!开始以为是喝多了,可渐渐的,一个跟着一个,短时间内几乎全部摔在地上。

    主桌,瘦金刚只感觉自己头晕目眩。

    “咣当!咣当!”身旁兄弟们一个接一个,全都砸在桌子上或者溜到了桌底,原以为这是不胜酒力,但很快他便发现了异样。

    醉酒没有这种情况的,身边的兄弟们短时间内纷纷倒下去,自己也头晕无力,全身几乎不受控制!

    “这是——”他泛起一股濒死的错觉!不好的预感自心底而起,他拼命挣扎!瞪圆眼眸,摇摇晃晃站起身,顺屏风朝后院而去。

    瘦金刚连抓再爬,拼命蹿到后花园的草坛里!

    而此刻,两道身影已经慢慢走近屋内,凝神看去,居然是刚才那不停忙前忙后的两名小厮!

    其中一皮肤黝黑的小厮疑声道:“许哥?为何不直接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