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治愈马樊-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七十章 治愈马樊

    烟坛小街,人流汹涌。

    马樊坐在自家的厅堂内,旁边站着两人,除了侍奉的小厮外,还有一名壮硕的马脸纹身青年,身形壮硕,眼眸森冷,双手倒背,神色倨傲。

    “这是我儿子,马涛。”马樊轻声介绍了一句,双方并未打招呼,对方眼高于顶般,根本不理人。

    老头不以为意,俨然已经适应了儿子的性格,他接过许昊递给自己的红褐色大药丸,脸现迟疑。

    马樊没想到许昊这么快便准备好了解药,前前后后只有不到一周而已。

    说起来,刚开始他也没太相信,至少保持了相当的怀疑态度。

    如今对方真的拿来了配置好的药丸,他又开始迟疑起来,首先这玩意儿到底能不能有效?万一吃坏了怎么办?

    马樊脑海不停转动,各种想法念头冒起,患得患失以至于他的手都开始抖起来……

    当然,若困扰自己许久的病症真能治好,那让自己每年付出几个金豆子的代价并不高昂!

    只不过作为商人,尤其用命积累的本金如今经营不善,已经所剩不多,想想心中还是有点淌血而已。

    “去,给你们掌柜的搬来一个空马桶还有水盆来。”许昊转头看向旁边的小厮,对方迟疑了一下,立即转头跑了出去。

    “这真的有效……?”马樊没有立即吞服,他本不该这么问,可还是忍不住张口,对面的许昊还未说话,可跟着的刘胜却率先不满了,蹙眉道:“马掌柜,我东家可是我们锦医堂的东家!如此年纪敢在郡城落脚,没点真本事哪有如此胆量?”

    “若是无效,我必叫你们好看!”马涛在旁边蓦然张口,豪声威胁,从其表情能看的出,他始终保持怀疑,桀骜不驯的气质一看就是个市井地痞。

    “去去去……”马樊也意识到不合适,立即将儿子赶开,同时改口道:“别搭理我这不争气的儿子!我、我这不是太激动了么?呵呵呵……”

    说完,他表情变的严肃起来,一咬牙,将药丸猛的塞进嘴里!

    “咕噜!”

    马樊的嗓子出现轻响,药丸入体,小厮已经从外面跑进来,端来空马桶和热水盆。

    老头开始没有任何反应,片刻之后,整个人倏然颤抖起来!

    “我们先出去了。”许昊玩味的笑道,起身带着刘胜迈步走出屋子。

    就在他们二人刚刚走出屋子后,里面便倏然传来刺耳喷鸣以及老头哀嚎的嘶吼!片刻,小厮和马涛捂着鼻子脸色铁青的跑了出来,蹲在院子哇哇呕吐。

    那副样子,简直有种想要轻生的**。

    小厮抬起头,委屈的看着站在院门的许昊和刘胜,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二人则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做了个爱莫能助的姿势。

    马涛则始终捂着肚子,片刻缓过劲儿后,捡起地上的柴刀便冲了过来:“娘的,老子和你拼了!”

    只是他壮硕的身体冲到许昊面前后,手腕却被径直抠住,完全使不上力。

    “嗯——嗯——!”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只能憋红脸庞向后飞退,重新拉开距离。

    “你居然会武技——?”马涛惊骇的说,双眸放光,犹如黑暗中见到神邸降临般。然而就在此时,蓦然间,屋里再次传来凄厉的哀鸣与不可言喻的喷响。

    随着声音,马涛与小厮再次吐了起来。

    “今天的事,恐怕会带给他们不小的阴影……”许昊看着他们啧啧摇头,刘胜则是嘴巴大张,他万万没想到这药吃了居然会这样。

    刚才自己还好奇,许昊为何带着自己走出去,还好没有见到那一幕……

    对于自家老大,他越加敬畏起来,若是哪天自己病了,吃一枚药,即便治好了也够自己受的。

    “噗嗤——”

    屋里的臭气已经透着窗户和门缝蹿了出来,他们干脆逃出院子!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马樊才脸色苍白的自里面走出来,整个人仿佛少了半条命。

    “哎呦……这院子是不能住了……”

    原本还好,但老头这句话引的许昊和刘胜哈哈大笑起来!这马樊一辈子挣的都是缺德钱,如今得救付出点代价根本算不得什么。

    如此狼狈模样,比起应得的报应已经算是祖上积了阴德。

    “休息休息就好了,你身上的尸毒应该已经全都排出去,过两天我们再签契约吧。另外,管管你那冲动的儿子,你若不是东家,我早收拾他了!”许昊拍了拍马樊的肩膀豪迈说道,这时候,老头已经站不稳当,需要小厮扶着才可以。

    看着他这幅模样,许昊也不好再多说,筹备药铺还需要很多事要做。

    马涛则呼哧呼哧的趴在地上,肚子已经吐无可吐。

    他拼命抬头,看向许昊道:“许、许大哥,不!许老爷……我服了,我想跟你混……”

    许昊看了他一眼,并未搭理,想跟自己混?自己不是谁都要的!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当晚,瘦狼与大脚坐在许昊房内,将几天的事情向其报告。

    “那孽龙余坤人不错,如果我们把太子帮马胖子的头砍下来,就给我们当二把手。”瘦狼兴奋的说,若是如此,他们就算是混出了名堂。

    “呵。”许昊淡淡一笑,将茶杯握在手心,并未立即说话。

    “师公……”他们互相对视,不明白许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支不支持?在城内结交蛇鼠,并且混出名堂,这可是其交代的任务。

    “黑道的事,你们还太嫩。”许昊玩味的抬头,凝视二人,淡淡道:“这里面的算计和勾心斗角很复杂。算了,你们先找机会把马胖子干掉的,后面的事再说。”

    “是!”他们心里似懂非懂,可既然是许大哥的安排,他们必定会按照执行。

    云台小巷,平日里安静清幽,其中一处院子长年住着位妖艳少女,还有两位老妈子负责打扫家务。

    如此境况邻居心如明镜,平常暗地里难免指指点点,明面上却噤若寒蝉,不敢太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