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老花婆子-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六十五章 老花婆子

    ------

    眸中皆闪烁出狠辣的目光,对方情况不明,双方均有忌惮,所以并未立即出手。

    许昊始终保持着最高的警惕。当然,尽管眼前的对手不凡,可若是影响到自己此行目的,则必须要想办法击杀!

    僵持片刻,老花婆子居然主动后退半步,不屑道:“这次就算了!我老太婆我没时间与你裹乱,不管你是何门何派,不要打扰老身。”

    嘴上如此说,但显然,九成是因为她身上的伤让其不愿妄动,其诡异的气势很可能就是在装神弄鬼。

    说着,花婆子转头便朝着村西而去,转瞬便消失在前方的残垣断壁之中。

    许昊凝视对方背影,眼眸深邃,他低头掐指算了算方位,火位居然和对方所去的方向一致!

    鉴此,他脚尖点动,毫不迟疑,同样跟了上去。

    地上那些孩子们早已被吓傻,直至二人离开后,他们才惊的一哄而散!

    村西荒凉破败,早已没有任何人。壕沟将这里与村子隔绝,里面凝固着黑色液体,不知是血还是毒,没有这些东西,估计整个村子都将完全无法保存,因为壕沟后面还有不少毒虫在肆虐。

    “吱吱吱——”不时传来刺耳鸣叫,听的人毛骨悚然。

    残垣断壁下,到处都是血迹,很明显,西边是整个村子最先被攻破的方位。

    许昊眉头微蹙,前方那老太太俨然是有目的而来,装神弄鬼的样子,看着就不像好人。

    他迈步继续前进,犹如灵猫,始终保持着警惕。

    四周的大量房屋都已经破损、坍塌,寒风凛冽,似泣似怨,不时便有沙沙声。

    寒风呜咽,似乎倾诉着整座盲家村的悲怆。

    断天山脉没有退去的毒虫依然集中在这里,虽然数量无法与满月潮时相比,对普通人却仍有大威胁。

    前方那头上戴花嘴上抹红的老花婆,眼下已经停住身形,佝偻着身子,正躬身在这里不停的挑挑捡捡,像是捡破烂的。

    对方当然绝不会是在找破烂,而是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她。

    “你跟着我作甚?”老花婆见许昊跟上来,立即警惕的喝问。但并不紧张,刚刚她肯直接说自己寻找东西,便必然有所依仗。

    “只允许你来?这是你家?哼,我也来此地找东西!”许昊同样毫无忌讳,大方直说。自己想要找的毒蝎子,世间恐怕没什么人会想要。

    虽然对对方搜寻的东西好奇,但他并不太在意,自己的目的只是烈焰蝎,这玩意儿与一般毒物有异,并不喜湿,而是喜阳。

    这里村子正在阳位,寻找烈焰蝎再合适不过。

    当然,许昊在拼,拼运气!同时也并非全无依靠,憾心万毒典便是他的仰赖。

    如果完全靠自己搜寻,给自己半年时间也不敢保证就能找到,烈焰蝎乃是非常稀有的,躲在某个缝隙里窝着,如何搜寻?

    那东西可遇不可求,一旦错过,可能便再无缘碰到。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右前方二十五丈,白眉蝮,血液毒素,剧毒。”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左前方十三丈,肥尾蝎,热毒,剧毒。”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左侧三十一丈,黑蛮蝎,热毒,剧毒。”

    ……

    憾心万毒典的声音持续响起,连续不断,许昊口水直流,但并未停顿,他眉头紧蹙,目的明确,持续搜寻着此次自己要寻的目标。

    “停止搜寻其他毒物,只搜寻烈焰蝎!”许昊暗忖,瞬间持续不断的搜索声音戛然而止!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破烂的村庄,血迹洒落,寒冬腊月散落着不少尸体,或狰狞、或破碎。很多毒虫正生长于这些尸体之中,血肉是它们非常喜欢的巢穴,腥臭潮湿。

    “烈焰蝎……烈焰蝎……”许昊边走边暗自念叨,尽管拥有憾心万毒典可依旧没有发现目标踪影。

    老太婆同样在翻找,并且时刻警惕着远处的许昊,她遇到毒虫便直接踩死,四周的尸体大多残缺不全,让其叹息摇头。

    这家伙看起来不止找东西,也在搜寻合适的尸体。

    “你玩控尸术……?”许昊蹙眉,在以前确实有人做这种行当,往往都是赶尸匠。

    这方面的强者可控群尸,战斗起来优势明显,所向披靡。

    可这玩意有损阳寿又肮脏可怕,没怎么有成的话便会暴毙,大多数人也仅是自传说中听说而已。包括许昊在内,即便横行天下多年却从未真正见过。

    “咯咯咯……”老太婆尖细的笑了,玩味的凝视他道:“怎么?年轻人,怕了……?”

    许昊愣了愣,而后噗嗤笑了!并未说话。

    “有些事少知道点为妙,不过说起来,你倒是第一个年轻人见到我还能装的如此镇定的,值得表扬。”老太婆边说,边啧啧称奇,那副样子居然有着几分赞许。

    她刚刚被许昊教训,如今就是要将辈分找回来。

    “哼。”许昊暗中不屑,自始至终自己都没怕过这老家伙,只不过对方如此坚称,他也懒的分辨。

    眼下早点找到烈焰蝎才是首要,无关的事不重要。

    念此,许昊加快步伐搜寻起来,老太婆见此也是一惊,很明显在担心对方想要抢夺自己要找的宝物。

    她佝偻的身躯速度极快,纤细的小腿在宽大的花袍下面,犹如风速。

    “切。”许昊冷眼瞥了下,这花老太婆只要别阻碍到自己就好,否则,自己可不在乎对方的年龄!

    修为实力再强,受了重伤也等于零,真打起来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二人犹如两道旋风,肆虐在这破旧的村角。

    很快,许昊便是眉头一蹙。

    只见前方蓦然间响起一阵阵刺耳鸣叫,凄厉愤怒的气势让人心惊!

    “有了!”老太婆兴奋大喊,头上大红花再次颤抖,她猛的朝着西北角的破瓦砾方向狂冲!只见那潮湿的瓦砾下面,缓缓钻出了一条红色糯虫般的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