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盲家村-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六十四章 盲家村

    许昊披着蓑衣,带着草帽,遮蔽面貌,腰间缠着干粮袋,一路不停。

    还未至,便看到沿途大量的村民尸体!男女老幼皆有,天寒并未腐烂,皆已僵硬,抵近观察,有的全身黑紫,有的五官扭曲,甚至还有的五官腐蚀,状况凄惨,很明显都是毒发而亡之景。

    “嘻嘻嘻……”有失心疯掉的人坐在林间傻笑。一旦如此,只有等死的分,青霄国表面讲究君子仁义,实则人心冷漠,否则满月潮郡城不会自扫门前雪。

    “应该是中毒逃难的……”他微微蹙眉,如此大的灾害,必然有村民中毒而未立毙,能不能看好不一定,但去郡城逃生却是唯一选择。

    野草荒芜,轻轻拂动,吹动寒风呜咽。

    很明显,盲家村如今的状况,绝对惨到不能再惨!

    念此,他毫不迟疑,顶着寒风脚尖轻点继续前进。

    翌日,许昊翻过一坐山谷,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盲家村。

    荒凉的小村,冒着烟火,比实家村的规模大出不少,可大量房屋院落的土墙却倒塌在地,臭味时而传来。

    村口坐着个村妇,怀里抱着婴儿不停摇晃,痴痴的笑着。

    许昊蹙眉迈步抵近,他赫然发现,村妇怀里的婴儿早已死亡腐烂,臭味弥漫,而妇人的双眼涣散,已经疯了。

    “嗯?”然而不止于此,许昊的出现,立即引来数名穿着肮脏的小孩自附近屋内冲出来!男女皆有,他们手捧破碗围拢而上。

    原本孩子该天真明亮的双眸此时却早已暗淡,有的只是麻木与迷茫……

    许昊见此眉头紧皱,本想要将他们赶走,可心里却是倏然一酸,自从灵魂融合后,自己相比以前心软了不少。

    “呸!”他狠狠啐了一口。这,绝非好现象,至少许昊是如此认为。

    “来,过来吃馍。”蓦然间,不远处响起一道尖细的喊声,只见小巷里缓缓走出一身着碎花袍,脸白敷粉的干瘦老太婆,头顶赫然插着朵大红花,随风轻轻抖动。

    喜庆的打扮,与此地的荒凉凄惨形象极其违和刺眼。

    然而见到此人,许昊却浑身一凛,仿佛面对一座浩瀚的尸山移动而来,刺骨寒冷。

    “嘶……”他倒吸一口气,对面的家伙气息异常奇特!浑身释放邪恶波动,诡谲无比。

    许昊后退半步,凛然戒备,凝神仔细观察,对方虽然诡异但从气色看起来却是面色惨白,气息倦怠,龙困浅滩,显然是受了重伤。

    这让其稍稍放心,通常武者因为受伤,会采用一些手段扰乱自身气息来影响敌人的判断。

    可以有效威吓敌人,预防危险。

    即便如此,许昊依然犹如紧绷的猎豹,随时保持爆发的态势,对方无论如何都不是常人,绝不可小窥!当然,之所以没有后退,他有种感觉自己可以对付此人。

    老太婆三角脸长着颗黑痣,痣上长毛,手里提着一个大白布袋,站在这里嘻嘻笑着,眼眸迸发邪异光芒。

    许昊没见过老鼠精,但若是想象那玩意成精后,估计也就长这个样了。

    眼下这老太婆正佝偻着身子对孩子们招手微笑,肢体僵硬,那副样子诡异至极,在破败的荒村之中似厉鬼招魂。

    孩子们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再不吃饭绝活不过两日,阵阵白面馍的香味传来,引的他们蜂拥而上,争抢起来!丝毫不在意老太婆可不可怕。

    面对死亡,谁还会在意给饭吃的人是何长相?

    “嘻嘻嘻……!慢点!慢点!”这老太婆垫着脚,防止孩子们乱抢,同时向他们分发起来。

    “嗯?”许昊走过去,眉头紧蹙。

    他赫然发现这货身上有股子淡淡的臭味,非常熟悉的气味,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想起来。

    几乎恶疯的孩子张口便吞食起来。

    “别吃——!”随着脑海飞速旋转,片刻,许昊浑身一震!他双眸瞪起,毫不迟疑,伸腿狠狠将孩子们手中的白面馍踢飞!

    “啊!”惊叫声响起,这些白面馍有的已经被吃了小半,掉在地上,里面赫然爬出一条条黑色的虫子。

    “这是——”许昊瞪眼,他看出了这些馍有问题,却不认识里面的东西。

    “憾心万毒典开启,黑尸虫,微毒,可短时间迅速繁殖,进而控制活人人体意识。”

    “小子,干什么!”老太婆见此勃然大怒,脚尖轻点,倏然而来,与许昊面对面怒目相视道:“臭小子,居然是个武者?没几个人敢在我邪道老花婆子面前逞狂,你若是心善想要裹乱,就是找死——!”

    别看消瘦,可她诡异的形象和凶悍的劲头却比壮汉更有威慑力。

    “哼……”许昊冷笑看着对方,他从不怕事,既然出手了,便要管这闲事。这世界居然也有邪派,但当年自己作为邪派的头头做事虽恶毒却也还有底线,像对方这种下三滥谋害小孩的,在自己心中永远都是下九流。

    说出去,也是给邪派丢脸!

    “你想对这些孩子做什么?”面对这花婆子恐怖的脸庞,他双手倒背,不退反进,大喇喇的近身盯着对方道:“做恶老子不管,但不要丢了邪派的脸面!在这里对濒死的小孩下手,不嫌下作?你若真有本事就去郡城,将那一城人全化了老子也不管!”

    尽管看着年纪小,可他却仿佛前辈教训晚辈一般,劈头盖脸对着老太婆一通训斥。

    “呃……?”老花婆子原以为对方是正义感作祟,想要惩恶扬善,不自量力的出来管管闲事而已,却万万没想到听口气这家伙还和自己一样乃是邪派。

    “这、这、这……”她结巴了两声后,这才蓦然反应过来,竖眉呵斥道:“臭小子!小小年纪敢训老娘!你又是何门何派?”

    花婆子气的不轻,头顶的红花也跟着她的声音瑟瑟颤抖。

    “哼。”许昊冷哼,并不回答,而是反套对方道:“你又是何门何派?”

    “老身凭什么告诉你?”老太婆不上当,话已至此,二人干脆僵持在原地,谁也不肯让步,谁也不肯主动透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