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砍到膝盖-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六十三章 砍到膝盖

    如此谈价,完全不是腰斩了,而是直接砍到膝盖!说出去,根本和明抢无异。

    要知道,房屋店铺的租金可不是街头卖白菜,张嘴就能喊,砍掉一两颗金豆子就已经难如登天。

    “呵呵呵……哈哈哈……!”马攀愣了一下,紧接着用烟杆敲了敲桌子,落的一地烟灰。他轻笑起来,最后干脆哈哈大笑!连桌上的茶水都颤抖的甩了出来。

    “哼!”片刻,马樊猛的一拍桌子,发出“啪”的爆响,将刘胜以及店小二吓的一激灵。

    老头虽然枯瘦,发怒却异常凶恶,颇有一番气势。

    “小子,你是跑过来故意戏弄老夫的……!?”马攀嘶吼,声音之中居然透出淡淡杀气。

    刘胜已经站起身,神色戒备,然而许昊却仍旧魏然不动,老神在在,低头握着茶杯盖淡定划了划。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连空气中的气压都骤然降低。

    “呼……”许昊放下茶杯,叹了口气,抬头环视刘胜与店小二道:“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

    二人迟疑,尤其店小二,看了眼马攀,在得到同意后这才迈步退了出去。

    “马老年轻时是在土里刨食的吧?”许昊声音平和,简单一句话出口,然而这句话,却比刚刚砍价的话更具震撼力!所谓土里刨食是好听的,说白了就是盗墓贼!

    在西洛大陆,盗墓是极其败德的事,被人知道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即便打死也绝不会透露出去半点,马攀倏然而起,双眸怒瞪,戒备至极的喊道:“胡说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刚开始他老神在在,保持着沉稳,可眼下他竟被一句话就说的紧张起来。

    “别怕。”许昊声音平和,越加高深莫测,继续说道:“我从进门就闻到了,只有在土里刨过食的人,身上才有那种霉味,我称之为尸毒……你挣够本钱却落下了病根,身体会逐渐长斑,骨头疼痛、脆弱,尤其阴雨天更会痛苦难耐。”

    马攀全身一震,老脸抽搐,难看至极,冷静与涵养迅速崩解,自己的秘密连老伴都不甚知道,却被这么一个小家伙道出来,简直太可怕了!

    “这、这、这你都能用鼻子闻出来……?”他不敢置信,脸色忽变,汗水自脸颊滑落。内心犹如翻江倒海一样,思考着各种可能以及对方的目的。

    “当然光靠闻不可能,只是凭借经验综合判断。”许昊看着他径直回答,同时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你必然求医无门,吃尽苦头。”

    马攀凝视着他,眼珠转动,片刻后才恍然道:“小老弟要盘下我的店,改开药铺……难道……?难道你有办法治好我的病——?”

    老头相当聪明,瞬间便想到了可能性。

    “若是能治好我的的病,你要什么都……”马樊的话戛然而止,他彻底明白过来,许昊这是要与自己交换,从而降低租金。

    十二枚金豆子变成五枚……

    “整整七枚金豆子……这……是不是太贵了……?”他肉疼的说,对于人们来说,金豆子的消费力相当之高!普通人家一辈子能攒下几枚金豆子都很难。

    对于穷人来说,甚至可以买几条人命!

    当初村医孙褚用五枚金豆子,在满月潮时租下云中城的一处院子,确是被狠狠宰了一笔,可谓几乎掏空了老头的钱财。

    “而且这个价格是连租三年。”许昊双手环抱,玩味的看着这老头,没有转圜的余地,奸商,比的就是谁更奸。

    心软,便只能等着吃亏!

    这方面马樊再如何有经验,定力也比不上曾经的毒道大魔头。

    “这——好!只要你能治好我,五枚金豆子就五枚!”老头狠狠咬牙,仿佛在自己身上扯下块肉来,能够想象,毕竟是自己曾经拿命换来的钱。

    许昊笑着看着他,事实上,他完全可以更狠点。

    可盗墓的乃是属于邪端,与自己的五毒教一样被人不齿,这里他还算是有所留情。

    “成交!”许昊微笑起身,原本想使用蛊术控制这家伙,却没想遇到个盗墓贼。

    若是如此,事情也就简单了。

    “老大……你是怎么谈的……?”走在回来的路上,刘胜讷讷询问,脑子依旧嗡嗡响,刚听到租金的价格时,他差点给许昊跪下!

    换成自己,想破脑袋也不知该如何谈出这种价格。

    许昊笑了,没有回答,马樊的**不可以轻易透露,哪怕是自己人。现在当务之急,是帮助老头把其身上的毒解掉。

    “尸毒……”许昊蹙眉,这种毒迥异于一般的毒物,非常难于拔除,尤其这么久的时间,深入内腹骨髓后几乎等同于绝症。

    而自己虽然有办法可也需要找到特定的药材。

    回到房间,许昊略微收拾了一番,傍晚他便独自离开了郡城。

    远处的断天山脉横亘于大地之上,漆黑遮目,浩瀚无垠直通天际。

    满月潮刚过没多久,野外到处依旧是残破的景象,树木东倒西歪,腐臭的气息肆虐。伴随着白毛风,呜呜啼啼,似百鬼夜嚎。

    偶尔有残留的毒虫嘶鸣,沙沙作响,听的人头皮发麻。

    雾气缭绕在树木丛林之中,森冷孤寂,这种地方若是倏然冒起鬼火也丝毫不让人意外。

    然而许昊却完全不在意,行走在荒凉的野外如履平地。他瘦弱的身躯仿佛弹簧,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天色渐黑,月高风紧,寒冷刺骨。

    “盲家村……”山路荒凉,许昊边走边思量,这是刘胜帮忙打听到的消息,作为此次满月潮受害最厉害的村庄,那座村子几乎全灭,仅剩些老弱,状况凄惨至极。

    许昊来此的目的便是“烈焰蝎”,比普通的火蝎毒性还要烈,乃是烈性阳毒。只有找到这玩意儿才能治愈马樊的尸毒。

    而盲家村的可能性最大,这地方位于郡城西南,紧邻断天山脉,即便走官道步行足足也要两日的路程,且道路泥泞崎岖很是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