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寻找店面-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六十二章 寻找店面

    迈步抵近,坐在里面的食客或打着饱嗝,或光着膀子,或手扣脚趾。很明显,会在这吃饭的基本都是背负麻袋,卖体力的苦哈哈。

    点上两盘灰豆干,再配上壶烧酒,一桌食客赚不上两个铜板。

    经营惨淡,难怪想要转让。

    好听的说这里是酒楼,实际就是家饭铺而已。

    “嗯?”许昊蹙眉,租金十二枚金豆子的店位置却并不满意。尤其刚刚从海棠大街过来,其中的落差相当明显,他的脸色自然也已经入了刘胜眼里。

    “这、这里十二枚金豆子,已经算是便宜了……要不我们去水潦巷看看……?”

    “不用了。”许昊断然摆手,他相信刘胜没有说谎,郡城的物价还是远超自己想象。

    “就选这里!”他嗡声点头。再看?估计大家就得回村了!十二枚金豆子只能租这样的地方,能够猜测更便宜的水潦巷有多偏僻。

    许昊完全不想考虑再偏僻的地方。

    “只是租金要十二枚金豆子!这还是费力砍下来的,我们……”刘胜愁眉,这里比预算还要高,租房子已经花费不少钱,再加上这里,钱根本不够。

    按他的预估,想要让对方降价几乎没有什么空间了。

    明天许昊亲自去也不会有办法,就算搭钱也不行,他们的财力完全经营不了这种地方。

    “明天我来想办法。”可许昊的回答却让刘胜蓦然一滞,无论如何既然老大决定了,那只能去谈谈试一试再看。

    “瘦狼、大脚。”许昊蓦然转头看向二人,两个孤儿,平日里几乎都在村子及附近游荡,郡城从未来过。因为走路要一整天,这种地方没钱便没任何饭辙。

    今天他们算是彻底开了眼界,目光不停扫射,看到那美食店铺口水直流,灯红酒绿,更让二人心神摇曳。

    “是!”瘦狼和大脚同时立正,昂首等待吩咐。今天的经历让他们越加坚定,无论如何也要辅助许哥在这里立足!他的强大,便是自己强大!

    原本眉目间的些许猥琐,如今都荡然不见……

    许昊盯着他们,神色严肃道:“除了修炼之外,我要你们与本城的地方蛇鼠混熟!这是你们的长处,药铺暗中不能没有耳目。组织的发展,还需要你们在背后拓展势力。”

    “届时将整座云中城蛇鼠的情况调查清楚,我会给你们提出任务,做不做的成,取决于你们有没有本事了!”

    许昊要给他们压力,对于这些苦到底的年轻人,一旦有诱惑,有压力,便能生成无尽的动力,办起事来也会拼命。

    “是!”瘦狼和大脚神色一震,即便长相再猥琐,此刻也庄重起来。二人当然明白,这是他们的第一个任务。

    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翌日正午,日头高悬。

    即便依旧天寒可温度也渐渐跟着转暖。刘胜带着许昊再次来到这水潦巷,店铺内零星的客人连带小二都百无聊赖,懒懒散散。

    “这店东家是个老头,叫马攀,年纪不小了,南岳人士,据说早年贩卖桑麻起家……”刘胜边走边介绍着,俨然已将对方资料调查的非常清楚,商场如战场,对于将要面对的对手,必须知己知彼。

    许昊自始至终并未说话,莫测高深,不知道要如何谈判。

    进门,店小二穿着厚棉布褂,肩上披着毛巾,见到刘胜后扫视二人一眼,稍微一愣,尤其见到许昊额头上的圆圈眉头紧蹙,数息后这才点头招呼道:“刘掌柜来了?这位便是您的东家……?我们东家正等着您呢,快请,快请……”

    虽然嘴上如此说,但从其眼神上便隐隐透出疑惑和不屑之色。

    没办法,许昊和刘胜除了年纪太少外,穿着还和自己一样普通贫民的黑色厚棉裤,虽然没有挂补丁,却绝也不是啥富贵角色。

    商人势利,而这小二上来便已经把这心态展现的淋漓尽致。

    许昊与刘胜没有搭理,随其迈步朝后堂而去,饭店连着座小院,三间瓦房用于储物和接待,径直来到正厅,简单的木桌木椅,摆放香炉,居中坐着位枯瘦老头,三角脸,穿着件山羊皮的长袄,手里正握着根烟管不停吞云吐雾。

    知道有人来,也不着急,享受的再吐出团白烟,清了清嗓子,这才凝望向这里。

    “可是刘掌柜来了?”老头缓缓张口,虽然嘴上说,但眼眸却始终盯着许昊额头的圆圈疤痕。

    二人目光对视,皆眉头微蹙。

    “嗯?”许昊阅人无数,凝望前面这老头,居然从对方身上嗅出阵阵怪味。鉴此,他蓦然间笑了。

    “呵呵呵……”

    老头见许昊发笑,眉头越加皱紧,沉声问道:“这位年轻人,可是许东家?”

    “不错。”许昊点头,大方迈步走近,轻轻抱拳点头道:“在下许昊!老丈应该是马樊马老吧?我的目的你已经清楚,今天在下特来商谈这家店铺的租赁事宜。”

    他上来便单刀直入,没有任何多余废话。

    “先坐。”老头伸手,单手招呼,店小二立即为他们沏茶,淡淡茶香飘荡而出缭绕厅堂。

    许昊与刘胜这才端坐,马攀好奇的扫视二人,明显不相信他们小小年纪就要租店。

    “马老在担心我们戏耍您?”许昊手握茶杯和煦的调侃,这句话虽然直白,却也打破了紧绷的气氛,同时点明了对方心中所想。

    “呵呵呵……”马攀捋了捋胡子笑了,摆手道:“小兄弟言重了!戏耍谈不上,但实话说,刚开始我确实没太当真,十二枚金豆子可不是小数,我很好奇你们年纪不大,到底如何能付的起?”

    老头虽然语气平和,可话里却透着质疑,对于坐在自己房间内的两名年轻人有没有实力充满疑惑。

    所有人的目光都重新转回到许昊身上,既然直白,双方上来便干脆挑明!

    连价格仿佛都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当然付得起,只是不是十二枚,而是五枚,连带满月潮时也不可以另加租。”许昊没有任何迟疑,朗声说。然而这话却仿佛闷雷,震在所有人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