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打探消息-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六十章 打探消息

    城西贫民窟的苦力们早出晚归,扛着扁担,拖着疲惫的身躯,对于日子早已麻木,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旁边的宅院已经迎来了新的主人。

    他们并非常人,而是拥有武技的年轻人!

    许昊、许诚、郑樊以及曾柔动作整齐划一,若四道流光于小院内腾挪。

    整整两个时辰,中间几乎少有休息,四人终于彻底停下来。

    他们脸色通红,周身汗水淋漓,各自回屋冲洗一番后,换上新衣,曾柔穿着一身红布花棉袄,她的家庭条件在几人中最好。

    除了自己和许诚外其他三人的衣服都是许昊之前买的,既然来郡城做生意,当然不能再像过去一样补丁套补丁,尤其是瘦狼大脚根本没有家人,过去衣服邋里邋遢,日子过的有一天没一天,能活着便是奇迹。

    三人每人一套灰面的新棉袄,许昊还给他们买的起。

    下晌,日头以落,刘胜也跑了回来,他们聚集在许昊与许诚的屋子里将带来的犀角兽肉脯及白面馍馍拿出来。

    生火稍微热一下便可以食用,不需要费劲烹饪。

    “呼呼……”几个孩子肚子饥饿,大口大口的吃着,看着几名同伴恶狼般狼吞虎咽的模样。刘胜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连温柔可人的曾柔都放开矜持与大家甩开腮帮子大吃特吃!

    这不怪他们,几人确实饿,成为武者,每日锻炼都会消耗大量体力。

    饮食必须要有肉食甚至普通肉食都显的捉襟见肘,只有鹿肉或犀角兽肉才可以,否则根本难以弥补血气成长的需要。这也是没有金钱,普通人根本无法练武的因由所在。

    眼见如此,刘胜也干脆有样学样,大吃特吃起来。

    “刘胜,出去店铺看的怎么样?”肚子快填饱,许昊这才停下筷子,左手握着半个白面馍沉声问。

    其他几人赶紧放慢吞咽的速度,眼眸光芒投射过来,锦医堂是所有人的心血,他们能否在郡城立足,全寄托于此。

    “嗯。”刘胜点头,咽了一口,沉声应道:“店铺的租金非常夸张,我腿都快跑断了,总共有两家还算合适,烟坛大街后面过两条胡同有家店铺,那里被称为烟坛小街,紧邻咱们这小院,大街与小街人流相差比较大,可也还算凑合,那原本是家饭店但租金要十二枚金豆子。当然,还有在西北方向的水潦巷,有家店铺也合适……价格也……”

    俨然,他的重点是第二个地方,可刚要张口便被许昊打断。

    “很偏对不对?”许昊沉声问,一句话便点出了问题的核心,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识极广,刘胜再如何聪明,也无法掩饰其神色的变化。

    “呵呵。”刘胜脸色微红,用力挠头的同时嗯了一声。

    众人皆皱起眉头,看向许昊,这时候当然是老大拿主意,整整十二枚金豆子,根本是天价,已经完全超出预算。

    “明天带我去谈。”许昊没有立即决定,因为店铺的位置还算重要,决定锦医堂的起点,起点高以后的发展也快,这件事必须亲自处理。

    环视众人,他赫然发现,大家的神态貌似有些过于紧绷了,个个小脸凝重,如此状态并非好事。许昊这才轻轻喘了口气无奈笑道:“算了……今天既然来了,每日修炼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我就准你们出去溜达一会吧,见见世面,顺便看看选中的店铺如何。”

    他最后这句话,让其他几名少年眼眸骤然一亮!毕竟是孩子,童心始终都在。来到郡城无法逛一逛难免心痒难耐。

    事实上,许昊最后肯出来,主要还是为了事先查看下店铺。有些事,还是需要亲力亲为。

    天渐暗,郡城却灯火通明。

    乌篷船挂着油灯穿梭在城内的河道间,四周房舍明亮,妇女用木棒洗衣,孩童乱跑,灯笼的阵阵光晕显的影影绰绰,虽是冬日,却将云中城照耀的暖意昂然。

    街市比白天更热闹,尤其是海棠大街,作为云中城的中心大街,灯火通明,聚集了大量老牌店铺。

    不少店铺,除了匾额外,都挂着奇怪木牌标志。

    “那是三大商团的产业……”刘胜沉声介绍,向前指着那些同样挂着木牌的店铺道:“整座郡城,三大商团的产业占了几乎多半,他们都有自己的标识。”

    许昊默默点头,仔细凝望着那些标志。或黑色鹰头,或花斑蛇头、或威武熊头,造型各异却均散发着凛冽霸气。

    “滚!”蓦然间,前方王家店铺门口的两名护卫喝骂,那是不开眼的叫花子跑到店铺乞讨,很快便被打跑。

    客人欢迎,可若有不开眼的,敢在三大商团的店铺前碍眼,绝不会有好!

    许昊等人继续前行,海棠大街灯红酒绿,莺莺燕燕,热闹喧嚣,郡城武行八作在这里应有尽有。

    行人大多穿着体面,或背负长剑,或手握折扇,无论文武,在这云中城内都是身份的象征。

    人靠衣衫马靠鞍,比别人看着体面,便会率先被人重视一筹。

    这不能怪人们市侩,因为此地本就是富贵之人挥金之所,普通人也根本消费不起,在这里除了占地碍眼外别无他用。

    行至海棠大街正中心,反而人流稀疏了,但店铺也越加古朴阔气。

    “天运药行……妙手堂……?”许昊立即注意到了前方的两家大药铺,顿时来了精神,虽然没来过,却也听过这些名号。

    所谓三句不离本行,随意逛街,他想的几乎都是药铺。

    许昊停住身形,随意拦住一位肩扛麻袋的身黑棉袍的驼背老者,伸手指了下那几间药铺,轻声问道:“这位老丈,请问……那天运药行以及妙手堂是谁家的?”

    今天他就是来打探消息的,对于此地有更深入的了解以及宏观的概念才能准确定位。

    “嗯?”老头扫了眼他,没想到被这么个小孩拦住打听消息。本能回身看了眼许昊所问的药铺,瞬间傲然的笑道:“你这孩子是第一次来我们云中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