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未知毒草-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六章 未知毒草

    冯正经没有揪住许昊,气仍憋着,脸色铁青的吼道:“当然是要抓你!扈老爷放话了,要是明天太阳落山前你不出现,就把你爹娘吊死!”

    说到这里,弟弟许诚哇的哭了出来!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恐惧与哀伤。

    “哦?”许昊眉头微蹙,眼中厉色一闪!虽然突兀的成了许家的长孙,没有什么感情,可自己最讨厌被别人要挟。

    毒魔许昊天被要挟,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

    “我知道了。”许昊点头,向冯正经说道:“这事我来处理,你就别管了。”

    “啊?”

    “啊?”

    冯正经和许诚全愣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许昊是这个态度,仿佛没事人一样,连半滴眼泪都没挤出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反应过来后冯正经怒吼,老脸铁青,可刚想爆发,便见许昊犹如毒蛇一样盯着自己,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这事我、来、处、理,听明白了——?”

    冯正经只感觉背脊发寒,虽然在面对孩子,可却犹如面对着一头野兽。

    气势,狠毒的气势。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拥有!虽然冯正经不明白怎么回事,却还是把自己将要爆发的怒火给生生憋了回去。

    “老夫不管了!”

    想到本不关自己的事,却忙前忙后,如今遭到对方儿子如此态度,老头干脆跺脚转身而去。

    “冯爷爷——!”许诚几乎崩溃,泪眼婆娑。

    “好了!”许昊咆哮,一巴掌拍在弟弟头上,爆喝道:“男人天天哭哭啼啼个什么?别在我这里嚎丧!”

    许诚也被哥哥的气势镇住了,结结巴巴应道:“可、可是爹娘……”

    “他们的事,我来处理,你回家把许岳恒照顾好。”许昊霸道打断了他,直接指挥,没有废话。

    紧接着,许昊便迈步走了出去。

    绑架自己的亲人,然后要挟自己?这要是放在前世,那人一定是疯了,而现在,自己会让这帮家伙付出代价。

    所谓和为贵,忍为高,可在许昊眼中那就是本事不济的借口。

    他将许诚打发走后,从庙里踱步而出,站在山坡上望着村里,眼眸之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

    紧跟着,许昊毫不迟疑,再次转头走入树林里。

    “我要找一品红……万年草……”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勘究,未找到对应药草……”

    许昊并不急,几十丈范围,不可能什么都会出现,他干脆迈步朝后山而去。

    尽管树木参天,但有了简单的外视能力,借助微弱光芒,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可视距离。

    后山并不高,位于村子西南,可再往后就不同了。

    那里是尔贡山范围的原始森林!潮湿森寒,野草过膝,藤蔓密布,古树千奇,穿行在这种地方就算是正午恐怕也只有老猎人才有这个胆量且同样不敢过于深入。

    漆黑的尔贡山犹如巨兽横亘在头顶,悄然释放着恐怖威压。

    森冷的山区阴暗、萧瑟,寒风吹过,让人不禁浑身一颤。若有孤魂野鬼,也不让人意外。

    许昊却丝毫不在意,他翻过了数座山头,动作轻盈,径直穿行在丛林深处……

    “好地方……”这家伙边走,眼神边激动的闪耀,作为玩毒的行家,许昊再有经验不过。

    如此环境,简直就是个宝地,养毒物的宝地!

    “潮湿、凉爽、到处都是枯枝烂叶,最重要的,没有任何天敌……”许昊心中激动,听着憾心万毒典声音不时响起。

    附近,到处都是毒虫毒草!

    若非自己身后的篮子不够大,他真希望能把这些东西全带回去,当然,眼下不能贪得无厌,只能留下最适合自己的。

    如此地方普通人视之为洪水猛兽,可他却不同,甚至全然相反,把这里当成自家后花园。

    整整走了数个时辰过去。

    “嗯?”又翻过一座山,憾心万毒典蓦然间响起了一道新的提示,让许昊脸上露出笑容。

    “左前方四十三丈,万年草。”

    “太好了……果然有!”他毫不迟疑,朝左前方向飞射过去!果然,一朵大紫红色如花朵的药草屹立在此,散发浓郁香味,沁人心肺。

    许昊用油布包裹手掌,同时掏出一枚石片,在花朵根茎部位用力划过。

    “咔!”药草应声而落,握在掌心,近看更显娇艳,似朱唇轻启,事实上,这乃是剧毒的东西。他嘴角微笑,将其塞在另外准备的破布袋里。

    收获的喜悦,让这黑暗的世界平添阳光。

    对其来说,哪里恐怖?哪里阴暗?这里简直太他娘的光明了!

    许昊继续前进,丛林越加浓密,光芒只能偶尔透过缝隙挤进来,洒在地上,带不起什么亮度。

    即便能够外视,可他的可视范围也被大幅缩减,继续前进,想要寻找的毒物目前还不够。

    这一路以来,让许昊惊奇的发现,这里除了自己认识的毒物,甚至还出现了一些自己从未听说过的毒物!

    “憾心万毒典开启。正前方,四十九丈鬼脸茎。”

    “鬼脸茎?这是什么毒草?”

    “憾心万毒典开启。鬼脸茎寒性根茎类毒物,可造成肌肉麻痹,内脏衰竭……”

    许昊按照声音指引,找到这株自己从未听过的毒草,三朵花瓣,每个都如同鬼面般,拥有五官一样的花纹,散发淡淡幽香。

    矗立在地上,异常显眼。

    “这也可以——?”许昊惊骇自语,憾心万毒典居然分析起了未知毒物的毒性以及特点。

    难道它还有别的更进一步的其它功能?

    这个念头在其脑海里升起便挥之不去,虽然眼下没时间探索,但许昊已经将想法深深的埋在心里。

    回头闲下来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继续前进,踏在枯枝烂叶上,轻轻发响。半个时辰后,许昊来到一处洼地,已经几乎没有光线,他迈步而下,动作谨慎起来,小心翼翼,尽量不再发出声息。

    “嗯?”倏然间,阵阵唦唦噪音隐约自前方出现。紧接着,腥气袭来,让人头晕!

    许昊倏然一惊,浑身汗毛炸起,不敢怠慢,脚尖猛点!如同旋风,猛的向斜后方跃去!直接跳上一颗小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