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繁华城池-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九章 繁华城池

    --------

    就连城里人的穿着也和村里人迥异,体面、鲜艳、透着华贵之气!

    许多游客凭着桥侧的栏杆,望着城内河道中往来的船只以及船舶里的丫鬟小姐,或指指点点,或大笑调侃,除了普通摊贩外,街道两侧的建筑都是金色牌匾的大店铺,茶楼、酒馆、当铺、作坊、庙宇、公廨等等应有尽有。

    牛马车、人力车、太平车、平头车各种交通工具,忙碌的穿梭在这繁华街道之中。

    “郡城好大……”许诚瞪大眼睛,忍不住赞叹。

    郑樊也快要看花眼,更别提瘦狼以及大脚,二人那傻愣愣的样子,彰显着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几人身上那黑棉袄,俨然乡下苦哈哈的打扮,顿时遭到行人的鄙夷。

    待车马完成检查,他们再次上去,没多做停留,径直朝着城西租赁的院子方向而去。

    穿过数条胡同,七人停在一偏僻胡同的小院前。

    五间破瓦房,坐落在胡同尽头,很是安静,略显古旧荒凉,院中心种着棵老槐树,冬日天寒,树叶早已败落,随风轻轻摇曳。

    但院子还算干净,看来是有人打扫。

    “就是这里,我几乎走遍整个城西贫民区,这套院子租金最合适,一年八枚金豆子!关键是可以分期付,每季一交。当然,还好整年租,要是单在满月潮来,那时院子会是天价。”提起满月潮时郡城房屋的价格,刘胜也忍不住嘬牙花子。

    在郡城租房的规矩便是如此,平日里一个价格,满月潮将要爆发,短租的话租金便会人为的暴涨!

    他以前了解的不多,如今对于价格有所了解后,可以说咋舌不已。

    从某方面来说,城内的贫民比实家村的苦哈哈们要强,至少有套宅子,价值可谓不低,这是他们骄傲的地方,尽管就是贫穷,可绝不认为自己等同于城外的那些村民。

    可惜在郡城内生活成本高,没有真本事,想要谋生同样并不容易。

    大多数郡城内的苦哈哈依旧没日没夜,绞尽脑汁,拼死累活,只为赚取一家人的嚼谷。

    “我们的钱不多,若是行医,最好在城西繁华的烟坛大街摆摊,那里距离近而且城防军管理不严。”刘胜自信的说着,看起来对于郡城内何处繁华,何处冷清也早已打探了一二。

    然而许昊听后却是蓦然蹙眉,他眼珠转了转道:“摆摊……?谁说要摆摊了?租赁店铺要多少钱?”

    刘胜原本兴致满满,听到这话,蓦然间一滞!很显然他压根没想过在郡城开店铺,一句话便让其迟疑起来。

    刘胜想了想,呐呐答道:“这、这个……价格太贵了!即便是咱们这城西贫民区,好的地段每年也需要数十枚金豆子,利润可能还不够租金的。”

    听到这个租金,其他几人皆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在村子中店铺租金一年也就一个金豆子,这样大家还能养活自己且收入颇丰。

    郡城内的店铺居然这么夸张?那,那租下来还不够给人送钱的!

    “小家子气。”许昊表情不变,朗声道:“既然烟坛大街租金贵,附近稍微便宜点的也可以,我们是药铺,不是饭店,地段来说相对没那么重要。如果疗效能够打出名声一样可以赚钱。”

    “当然。”他话风一转,沉声继续说道:“位置也要差不多,不能太偏,成本控制在十个金豆子以内即可。”

    “啊?”刘胜傻了,作为掌柜,他对于锦医堂的财务状况再明白不过,赚的钱剩余一共也没有十个金豆子。

    除非许昊拿自己的钱贴一部分……

    可、可这不是办法,经营药铺需要解决很多问题,购置药材,打点诸多牛鬼蛇神。

    不可能所有的钱都放在店铺上面,手里没有资金很容易出问题。

    “可……”他迟疑道,有些不敢去做,直觉告诉他这样做非常危险!

    “听我的!”许昊摆手,作为药铺起点不高不行,否则永远都是野郎中,没有太高的可信度,这一步咬牙也得提前渡过!

    “是。”

    四人同声回答,既然老大决定了,那就得执行。

    这件事由刘胜执行,在商业方面他足够聪明同时嗅觉敏感,对比价格用不了多久便能决定。

    “大家先收拾房间被褥,我和许诚一间,郑樊和刘胜一间,瘦狼和大脚一间,曾柔一间,剩下的房间作为仓库,妥当后我们继续修炼,下午的修炼规矩不能破。”面对剩下四人,许昊沉声喝道。

    即便第一次来到郡城,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致,别看其始终保持着冷静,但心中却是危机感强烈。

    羸弱的身体,在面对各方豪强聚集的郡城没有任何优势。

    许昊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自上次满月潮后,自己手中的毒虫极其充裕,提供了足够的资源,眼下当然要抓紧时间。

    曾柔吐了吐舌头,小丫头本想带着几人先在郡城内好好逛一天,眼下自然不敢再说什么。

    “好,我们继续修炼韦陀拳,夜里习练心法。”郑樊点头,作为武痴,他对这个建议举双手赞成。

    几人将房间收拾完,除刘胜外出寻找店铺外,其他人即刻来到院子里跟着许昊开始修炼起来。

    院子不大,但给他们打拳的空间还能够容许。这次,瘦狼和大脚也都加入进来。

    几人双拳平举,动作缓慢,拳稳如钟,韦陀拳可快可慢,先柔后刚,开始为了热身自然不需要过疾,速度会逐渐增长。

    “子午身为基,五法为本,八字为纲……”许昊打拳的时候,不忘提醒几人动作窍门。只是渐渐的,随着动作越来越快,他也不再张口。

    “唰唰唰——”

    刚猛疾驰的动作,让六人化为残影,步伐始终徘徊在院子之中,却保持着同步。

    拳法的熟练度绝对没的说,早已习练了不知几百遍!

    老槐树仅有的几片枯叶,随着劲风呼呼飘落而下,自几人身畔摇曳舞蹈,洒落青砖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