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前往郡城-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八章 前往郡城

    所以他们干脆咬牙租下一整年!

    “哥,我、我们真能在郡城立足么……?”许诚期盼中又有些担忧,第一次出远门,双眼冒光的看着前方。

    即便马车他也很少坐,手不停的摸摸这,摸摸那,大眼睛滴溜溜乱寻摸。

    瘦狼以及大脚头脑简单,顿时撇嘴,大脚想都不想的昂头尖声道:“有、有、有许哥在,当、当然能!我们要踏平郡、郡、郡城——!”

    话音出口,带着口吃更显搞笑,其他几人皆大笑起来。

    “我们又不是去打架!”曾柔掩嘴,娇声纠正。众人听后更是纷纷大笑起来!马车上,热闹不已。

    虽是玩笑之语,可不知为何,每个人心中却都升起熊熊烈火,仿佛就要烧到郡城之上!

    片刻,大脚翘着二郎腿,继续结巴道:“话、话、话说回来,去郡城还要提、提前找人租马车,真不方、方便。”

    “是啊。”刘胜点头,如果不是一群人同去,这费用当真不菲,还不如步行走几日划算。

    许昊听后蓦然一愣,大脚说的没错,这马车是管村口张老头花钱借的,要提前整整两周,否则人家还有别的事安排。

    想到这里,他眼珠转了转,随即蓦然一亮!

    “如果我们开个车行呢?”许昊沉声说,郡城四周的大小村庄上百!数量极多且有很大的客流与需求。

    但由于贫穷,大家都尽量减少出行,实在没办法也会选择步行或是偶尔人多时共同租借马车。

    “嗯?”刘胜听后眉头一蹙,这个问题他也考虑过,只是村子里的苦哈哈没什么钱,若非人多,绝不会选择马车或牛车。

    步行多走一两天便是,能够省下不少。

    “这个……恐怕不容易挣钱……”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其他人也听的很明白,了解其中缘由。

    许昊想了想,沉吟道:“需求是存在的,而本钱则是马车及车夫,如果我们将价格压下来,扩大客流,让想要来往郡城的人数增加,逐步垄断所有村庄至郡城的运输,靠规模想来还有机会。”

    所有人皆沉默下来,这个点子不错,却是自顾自的空想,没人能确定到底能否赚钱。

    “刘胜。”片刻,许昊沉声道:“这次去郡城,车行的事可以排在药铺之后,尽早布局,成熟的行业想要打入并不容易,想要崛起,必须要动脑。”

    刘胜用力点头,做生意,冒险的性格必须要有。既然老大发话,他便努力执行即可。

    “锦医堂的扩张是我们的第一步,其他行业试着拓展,我们一定要在郡城内扎下来!没有资源支撑,到了练肉境以后,将会非常困难。说白了,我们需要钱!”

    “好!”听到这话,所有人都高喊附和,在他们看来这绝非铜臭,金豆子的声音本来就很美好,黑暗的只是人心。

    尤其刘胜,整个人双眸冒光,商道方面他心思细密,反应极快,上次面对武毅和霍雨薇表现的机警也确是不凡。只要有方向,再艰难他也会迎难而上。

    “只要有许哥,我们锦医堂便可以无往不利。”

    这小子虽看似在拍马屁,但每个字都诚恳至极,其他几人跟着点头。确实,这锦医堂乃是许昊一手撑起来的,依靠他强悍的解毒医术,他们名声短时间便打响。

    “我们这次进军郡城,遇到的困难可能会比想到的还多……”许昊沉声回应,他不是小孩,经历过风雨无数,首先想到的便是郡城三大商团。

    作为三座巨擘,统御整座郡城以及附近方圆数百里范围,他们的势力极大,难以撼动!

    自己若想要立足,所要面对的困难非常大!

    五姨太的事也犹如活火山一般,随时将要爆发,下山虎的死早晚会被对方发觉,届时自己需要有自保之力。否则别说锦医堂,恐怕连小命都不保。

    “郑樊、瘦狼还有大脚,你们的任务丝毫不比刘胜压力小,韦陀拳法不是白练的,你们要把咱们的旗子稳稳插到郡城里!”

    “是!”郑樊、瘦狼还有大脚神色严肃。他们没读过多少书,更谈不上文化,可却并不傻,在郡城里插旗那就是玩命。

    想要立足,没有真本事,缺少脑子,等着的便是身首异处。

    这种横刀立马的事,以往都只能在梦里出现,如今马上就要来临,心中既紧张又兴奋!

    半天时间。

    前方黑色城郭缓缓呈现,丈高的城墙,雄厚方正,魏然而立,固若金汤似龙卧于野,伫立在滚滚陀洛江畔巍峨雄武。

    沿着城墙每十丈则挂着盏红灯笼,庆祝满月潮的结束。

    许昊一行五人坐着马车来到城门前,抬头望去“云中”二字铭刻在城门之上,苍劲笔法出手不凡。

    郡城乃是当地人的简称,事实上,这里正名叫做“云中城”或“云中郡”,紧靠青霄国的第一大江“陀洛江”,滚滚江水澎湃,自断天山脉流出穿贵旻平原,直入中枢国都“栾安”。

    千万年来,养活了上下游的无数生命,灌溉了大地山川,哺育出沿岸的繁荣之景。

    云中城虽然仅仅是座郡城,可规模地位却极高,自古便是交通枢纽,同时也是文人墨客的聚居之地。

    “我、我还是第一次来郡城……”郑樊呐呐自语,不止他,许诚也是。刘胜虽然来过也是前几天踩点才来过而已。

    当然,许昊同样如此。只有曾柔随自己爹娘来看病在郡城住过一阵子。

    靠山居住务农的穷苦人家,地位低下,犹如蝼蚁,去郡城除了增加花费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几人站在城门前,心态各自不同,却都是异常激动。

    能防御猛兽毒虫的城墙,川流不息的人潮,繁华的建筑商业。这,才是年轻人真正该挥洒的地方!比起破旧的小村这条溪流,云中城犹如浩瀚的大海……

    车辆要检查,几人率先迈步朝城内走去,入眼便是中心的海棠大街。

    人潮汹涌间,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摊贩和游客彼此讲价探讨。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胭脂水粉,瓜果蔬菜,还有卖茶水的,看相算命的,各行各业五花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