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父子相谈-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七章 父子相谈

    说到这里,他脸上依然禁不住微微露出骄傲之色。

    “后来霍荀死了?”许昊听说过这件事,而其中详细的信息,却并不知晓。

    “嗯。”许擎神色再次暗淡下来,他呐呐道:“可惜,老东家没了,剩下他大儿子霍中天,二儿子霍中雷,三儿子霍中地,以及四女儿霍婷怡相互倾轧,那些畜生儿女们为了股银内斗不断,出现几次冲突,那些家伙都是从小习武的老爷。”

    “几番冲突后互有胜负,而我这个外人更是风雨飘摇……”

    “最后他们设计向官府告我监守自盗,为了利益想要赶尽杀绝。你娘没办法,刚享了几天福,就要变卖家产,倾尽全力才将我们救出来,全家都被刺了墨刑,最后我们只能回到实家村老家务农。呵呵什么荣华富贵?到头来都是一场空,有钱又怎样,还不是要化为一抹黄土?只是谁曾想,今天这霍天商行居然达到了这个实力。”

    说完,他看了眼许昊露出的额头,这个圆圈,只有他大喇喇向外露出,毫无顾忌,可许擎却是心中充满了愧疚。

    许昊蹙眉,沉默了片刻。

    父亲出身农村,虽然勤恳且善于本分经商,却不善于勾心斗角,而他却从中感受到了强烈的阴谋。

    现在的霍天商行应该非常兴盛,绝非混乱内斗之状,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老东家霍荀当年提拔父亲,当真是正直惜才那么简单?无数疑问充斥心头。

    至于现在,他们如何短时间内发展至此,更是让人疑惑。

    虽然如此想,许昊却没有说出来。而是追问道:“霍雨薇是谁?您知道么?还有个叫武毅的老头。”

    “武毅那老王八来了——?”听到这个名字许擎眉毛都要竖起来,怒火自额头的青筋上根根冒起,挡在额头的头发也散到一侧,露出墨刑。

    就连这圆圈也仿佛都跟着红润起来。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许昊问,冷静的盯着父亲。

    许擎眼眸之中透射出仇恨的目光,沉声道:“那家伙是霍中天的管家,衷心的走狗,很多毒计都是他参与设计,霍雨薇则是霍中天的女儿,我离开霍家前还是个婴儿。”

    说话的同时,他的牙关发出咔咔爆响,那架势恨不得要生吞活剥那武毅。

    许昊深深呼了口气,爹当年遭受陷害,经历了如此耻辱,作为襁褓中的儿子都没能逃脱刺黥之刑,感同身受,此刻许昊双拳紧握,眼下看来霍家几个儿女中,应是老大获得了胜利。

    当然,具体信息还需慢慢了解。

    “爹,我本以为你已经无欲无求,若是这样便无所谓,可刚才看来并非如此,你的反应很明显,心中仇恨并未放下!它始终在你心中熊熊燃烧,既然如此,为何不帮我?”

    说到底,当初许擎再如何风光也还是给人打工的。那时的遭遇虽然霍家确实可恨,但归根结底还是源于自己没有实力。

    而如今已经不同,自己可以凭借商道崛起,任何敌人若正常竞争则罢,只要敢于使用阴谋诡计,自己就让对方直接消失!

    事实上,就商道来说,经营药铺自己父亲是最合适不过,远远不是年轻的刘胜能够比拟。

    他当初能够成为霍天商行的船行掌柜,当然有其独到之处,为人实在,能力也就要更强。

    商道之中现实无比,没有两把刷子,绝无人肯雇用。

    “我——”许擎声音一滞,他顿了顿,随即泄气般,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几岁:“算了,我不想再干了……”

    许昊凝视着他,心中暗叹,很明显,爹的心病眼下不是一日两日能够改变的。

    当年的打击,实在太猛烈,彻底蹉断了这倔强却老实的汉子那心中的锐气。

    “没关系,可我想试试。”许昊重新恢复笑容,蓦然抬头,凝视满是星斗的苍天道:“若是真有一天能把霍天商行给踩在脚底。呵呵……那样岂不快哉……?”

    随着他自信的笑容,点点星辰仿佛也在附和般的眨着眼。

    尽管说出来像是梦,但在许擎看来确实也绝对是个美梦。

    他并未出声,嘴里随着深深吸了口气,身躯也跟着挺起了一些。片刻,他叹了口气道:“村里的店,我先帮你照看照看吧……”

    若被外人知道,必会大吃一惊!

    许擎能重新步入商道,虽然仅仅只是小步,却已然是极大改变。既是为了儿子,也是为了自己。

    “好。”许昊笑了,许擎也跟着露出淡淡笑容,多少年过去,这倔强的中年汉子难得的现出笑意。

    月,也随着父子二人的心情更显莹润……

    翌日,日头高悬。

    实家村彻底热闹起来,原因很简单,这些日子以来闻名全村的“锦医堂”换了掌柜!由许擎来经营,同时自邻村雇了个土郎中,帮助别人医病,并且出售各类独门解毒药。

    对于曾经深受打击,心灰意冷而回家务农的许擎来说,这是非常惊人的!以往若有人劝他经商,必然会遭到喝骂,如今他居然肯重新振作,虽然步幅不大却也是扎扎实实。

    他的决定,同样震惊了整个许家。

    妻子孟芳整整几天都不敢相信,如坠云梦,事实上丈夫的改变看起来突然,却是有原因的,那是随着许昊的种种成就而一步步改变。

    如今的决定,细思之下情有可原。

    而对于实家村的人来说,真正的大新闻还并非是这个,而是许昊等几名青年居然要前往郡城发展!

    村里再如何设立门面,也只算是个草台郎中而已,但锦医堂若设在郡城内,便能实实在在的称为药铺。

    其中跨越,可谓天堑。但若想成功,难度也非常的大。

    车轱辘转动,官道崎岖,颠簸晃动,咯吱吱响。许昊坐在马车上,穿着崭新没有补丁的黑布厚棉袄,这是孟芳连夜给他们兄弟俩做的,嘴里叼着根狗尾草悠闲惬意,刘胜已提前考察好,在郡城内租了个简单的小宅子,那里的租金相当不菲,尤其是满月潮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