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成为武者-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六章 成为武者

    数日过后。

    “咚咚。”许昊正独自待在厢房修炼,门外蓦然间响起敲门声,他轻轻蹙眉,平日里家人不会打扰自己。

    “谁?”许昊缓缓收功,站起身迈步开门,赫然发现来人竟然是许诚和郑樊。平日里二人也都在努力的修炼,今天蓦然前来不知是为了什么。

    两个人犹犹豫豫,看起来心事重重般。

    “哥……”

    “老大……”

    “什么事?”许昊疑惑的看着二人,想不通这时候他们会有什么事。

    “我、我、我们修炼是不是出错了……?”许诚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问了起来。

    “出错?”许昊眉头紧皱,凝视着弟弟,想要看看他到底感觉哪里有问题。

    “我们修炼你给我们的韦陀心法,以前感觉好好的,但前几天突然感觉到一股淡淡气流自体内流转,顺着经脉流动不停,直至进入丹田。这现象,曾柔上周就有了,只是不敢说。”

    “啊——?”许昊张嘴,吃惊不已!弟弟所述正是进入问道期第一层,寻找到气感的阶段,这并非出问题,而是完全正确的表现。

    由于他们是初次接触内功,往往需要数月甚至一年时间才可能修炼成功。

    怎么这才多久?他们居然就都修炼出气感了?二人与自己截然不同,他们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基础,也没有半点经验,自己摸索,这里面的差别是天壤之巨!

    也就是这么想,所以许昊只教给了他们心法,并未急于讲解各个阶段突破时的感觉与情况。

    “天才……”他脑海里冒出这个词,初学者能够如此短时间就抓住气感是非常罕见的,这不是天才还能是什么?

    “没有练错!而是你们修炼的进度比我想象要快。”许昊犹豫了一下,略一思量后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把曾柔叫来,我给你们几人讲解下!”

    “好!”两人听后立即兴奋起来,只要修炼没问题就好,他们兴高采烈的转身,朝曾柔家而去。

    片刻,小丫头湿着头发便跟着二人跑了过来,俨然刚梳洗完没多久。

    粉嫩嫩的小脸蛋,修长的双腿,配上碎花小棉袄,少女清香扑面而来。见到许昊,曾柔害羞的低下头,呐呐道:“哥,对不起,我以为自己修炼错了……”

    “没关系。”许昊怎么可能会怪他们?只怪自己低估了几人的修炼天赋,他沉声道:“现在我来给你们讲解一下修炼的分类。”

    几人立即坐在厢房的干草堆上,认真聆听起来。

    “功法在问道期共有九层境界,第一层便是寻找气感,你们已经算是步入武者的门槛。”许昊侃侃而谈,而第一句,便让几人倏然兴奋起来。

    自己居然已经算是武者了!真正的武者,能被村民们供奉为老爷!

    “而第二层便是引气练皮,通过控制真气外张和内压与先天体内潜能结合,自内而外锤炼体魄,第三层引气练肉,第四层引气练骨,第五层引气练髓,第六层引气筋膜,前六层道理相近。”

    “而第七层则是洗髓熔合,将身体内外彻底熬练如精钢般,普通刀剑难破,几乎如不死之身。第八层称为神曦,第九层则是开元识,达到毛细可见,内视如常的境界……”

    许昊的话让几人听的如痴如醉,不敢错过一句话,原来武道有如此多的讲究,不懂其中门路的想要自己修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终其一生,恐怕都难入门径。

    整整两个时辰,许昊才将其中细节详述完毕,他的目的就是让几个人能够对武道有个基本概念。

    至于传说中的更高层次,他也只是了解大概,其中有何妙处以及窍门,自己也不太清楚……

    月夜高悬,透出蒙蒙清辉,洒在地上,似莹莹斑点。

    许昊站在院内,双手倒背,难得的欣赏起了月景。

    片刻,大门轻轻而开。

    许擎疲累的托着锄头走进院子,无论儿子的药铺挣了多少钱,他都不愿停止务农。

    “爹。”许昊道,迈步走近。“冬日即便翻地,来年的地也不会肥沃多少,你别再落下寒病。”

    “呃,我没事。”许擎愣了下,即便如今儿子已经证实了自己的能力却也没有太过高兴。他轻轻点头,将锄头搁在墙角,本能的擦了擦额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锦医堂就要去郡城发展,很多事千条万绪……”

    “想要做大难如登天,即便可以,也要面对很多难以承受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许擎迟疑了下沉声说。看表情,并不怎么支持儿子继续发展。

    即便证明了自己,他依然希望其好好在家。

    “我明白您的意思。”许昊并未抵触,父亲经历的事自己已经知道了大概,他的想法也猜的到。

    “可很多时候,你想躲事,事也会来找你。实家村就能安逸终老了?爹,霍家人来过这里了……”

    许昊本不想说,可藏在心里无论对自己,还是对许擎都不是好事。

    “嗯——?”许擎本已准备进屋,听到这话却是全身一震!脸色骤然阴沉。回过头,凝视许昊犹如近乎发狂的猛兽,嘶声道:“是谁?在哪里看到的?”

    “后山,那是前几天的事了。”许昊轻声道,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情绪,他凝视许擎:“爹,能跟我说说当年的事么?”

    长久以来,这件事都是父亲的禁忌,任何人多提半句便可能引起他的怒火,轻则怒骂,重则动手。

    然而今天面对儿子许昊,许擎居然出奇的没有发怒,反而异常冷静,盯着自己的儿子,许擎第一次感觉他已经是大人了,可以和自己平等如兄弟般的谈论。

    “呼……那是年轻时的事,我靠着把子力气进城打拼,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累,整整五年,终于进入霍天商行,一步步扎实的做起,最后受老东家霍荀的赏识,提拔我当船行掌柜的,后来我做的好,将船行发展壮大,老掌柜想提拔我进总行并且赠与我股银,那时咱们全家都住在东北部的樊城,霍天商行当初还只是青霄国的大商行而已,不像现在这样横跨各国,那时你也不到一岁,许诚还未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