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霍家来人-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四章 霍家来人

    问道期二层练皮境之后,便是练肉境,随意出拳便有数百斤的力道!正常情况这个层次没有太多取巧的办法,完全依靠武者日复一日的锤炼。

    而许昊则不同,他可以将毒化为食料,辅助身体进一步强化。五毒心法持续运转,吸纳着这个世界的奇特“真气”。

    许昊全身都得到锤炼,以平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在进步。

    此刻,月高星稀,朔风刺骨,正常人全部埋在被窝内熟睡,享受一天中最舒适的时刻。

    而许昊却是赤著上身,汗水沁体。

    “唰唰唰——”蓦然间,许昊双手化为层层光影!片刻后开始以五岳朝天式打坐练气,他的呼吸也随之犹如停止。

    而后双手外张,掌心向上,向天空接受这世界的奇特“真气”,随着这个过程,他的身躯跟着扩大、扩张,丹田也保持膨胀。

    与传统的呼吸情形相反,正常的呼吸当吸气时胸肺扩张,腹部必定因横隔膜扩张,内脏随之收缩上提;呼气则肺部收缩,内脏便随之松弛凸出,这是正常现象。

    然而许昊不同,生理所呈现的现象,是反正常的。

    他腹部猛然收缩,肺部逐渐缩小,躯干像是缩减了数分,最后小腹猛然弹出,双手再次向上外张,完成一次气机循环。

    双掌的劳宫穴吸取天地的“真气”;以意志力控制精华外张内压,与先天体内潜能结合,将毒气炼化,注入全身奇经百脉巩固充实丹田,最后全身舒放,留下精华排出废物残渣。

    五毒心法与正宗练气术完全相反,正宗气功注重静的功能,许昊练的心法却以动为主,依靠毒化为养料滋养身躯,常人无法想象,精妙至极,不折不扣可称之为邪功,而且是顶级邪功!

    人很容易死,生命周期有一定的极限,练毒是与天争命的反自然方法,生命基础坚强才能存活得久些,须付出大量毅力和精力做交换代价。

    想收获些什么,就必须付出些什么;付出的就是恒心与毅力!

    同时五毒心法依靠毒物为巧门,偷天换命,让实力提高相对简单,而战斗力却提高极多。

    后半夜,因为百毒琼浆以及犀角兽的滋补。

    许昊的身体看起来又强壮了不少,仅仅一晚的修行身体便强壮了些,如此效果可以说是相当惊人!

    “配置百度琼浆,果然没有选错。”他轻轻抬手,握拳时发出咔咔爆响,力量的增长能够自身体中感觉到。

    如今许昊小小年纪,肌肉线条便结实干练,一夜之间,竟然有所变化!

    若天长日久,简直无法想象。

    对此,许昊同样非常吃惊,他是此道专家,虽然百毒琼浆有极大辅助作用,可不该如此明显,其中核心问题还是真气。

    “自己需要了解这世界的武道以及此地的真气到底是什么……”

    道理简单可却并不容易,普通武者打死也不会随意透露自己的秘密,自己还需要慢慢探寻,首先要做的便是拓展商路并获得资源。

    拥有自己的势力,才能得到大量的资金换取资源,消息同样也便更灵通。

    迈步走出家门,许昊带着许诚准备去后山山坡继续锻炼韦陀拳,郑樊与曾柔也已经同时赶过来。

    四人有说有笑,迈步朝村后山而去,如今他们的生意红火,求购各种解毒药的村民络绎不绝。

    “嗯?”然而走在最前面的许昊却蓦然间止步,紧紧蹙眉。

    只见后山山坡上正站着一老一少,平日这里根本不会有人,而眼前出现的二人却并非村民。

    那两人穿着气质皆与众不同,老者瘦高个,巴掌脸,一对三角眼炯炯有神,长须及胸,身着锦衣丝履,玉带环腰,挺拔犹如苍松翠柏。

    寒天腊月的,居然不感到一丝寒冷,此人居然和下山虎一样拥有练肉境修为且气息更加稳重绵长。

    女孩年纪比许昊稍大一点,如瓷娃娃般,穿着粉梅色雪狐棉衣,芙蓉祥云碎花褶裙,站在茫茫白雪中仿佛与梅花融为一体。只是从从少女那阴戾的双眸中能够看出,她并非如外表那般随和。

    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虽然曾柔也美但眼下比起来却仿佛明珠与顽石之别。

    此刻,二人正凝视着实家村方向面露鄙夷,对于已经接近的许昊等人看都未看一眼。

    女孩扯了扯老者衣袖,好奇道:“武毅爷爷,郡城传说前阵子这实家村有个地主被厉鬼灭门了,根本就是骗人的!这里哪像有鬼啊?”

    说着的同时,还踮起脚尖朝前指指点点。

    “咳。”老头武毅咳嗽了一声,拳头掩口,无奈笑道:“本来就是胡说乱传的!这种事当不得真,走吧,断天山脉很危险,尤其刚刚过了满月潮。而且那‘罪人’也住在这里,当年留他性命算是便宜。”

    “在哪——?”女孩顿时兴奋起来,大眼再次环视村子。

    “唉……”武毅无奈的抚了抚少女的额头,指向实家村田地的方向道:“你的目力不够看不到,那罪人眼下正在田里翻地呢,天寒没法种地,估计他是期盼来年种地能有个好收成吧。许擎那废物,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别理他,那家伙已与我们霍家无关,你霍雨薇乃是咱们霍天商行的唯一继承人,不是那种贱民能比的,赶紧走吧,老爷知道了怪罪起来可不得了。”

    说到这儿,这叫霍雨薇的女孩才将头转过去,看了看许昊等人鄙视的皱眉问:“嗯?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这么脏?”

    武毅迟疑了一下,不知该如何解释好,最后想了想才沉声应道:“这……当然是因为穷。”

    在其看来,如此解释最简单直接,也最容易理解。

    “嗯?”许昊四人倏然蹙眉,尤其是郑樊与曾柔,刚刚皆看向许昊与许诚,对方明显认识他们父亲,而且话语中带着强烈的讥讽。

    再加上鄙视四人贫穷,虽然没有立即说话,但几人心中的怒火却早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之所以没有立即爆发,乃是因为老大许昊还没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