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孙褚回村-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二章 孙褚回村

    中者两年便要向施毒者索要解药,否则会奇痒三天三夜,痛不欲生!全身腐烂而死。中此毒者犹如向恶鬼奉献灵魂,因此命名为献魂符。

    “憾心万毒典开启,勘究配方,二者毒性相同,可以替换……剂量有所区别……”

    许昊原本并没有抱太大期望,尽管毒性相同,可大部分配方里的毒物还是不能轻易改变。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毒药配置与其他炼药、炼器等等一样复杂严谨,甚至犹有过之。

    谁曾想如此幸运,这百叶虫真的能够替换。

    “呼……”许昊轻轻喘气。转回头,盯向其他几笼毒虫,思绪不停转动,盘算如何利用,整整十几分钟,他才轻轻张口:“接下来还是百毒琼浆吧……”

    “自己目前最紧迫的仍旧是提高修为,练皮到练肉境是一个大坎!需要相当时间来锤炼体魄,要想提高速度,只能使用那珍贵的百毒琼浆。”

    他略带肉疼的看着剩下那几笼毒虫,狠狠咬牙。饮食及宝药虽然对许昊同样重要,但自己目前境界还不够,这方面可以稍后再想办法。

    很快,锦医堂内便传来毒虫的凄厉嘶鸣,好在由于隔音较好且与附近村民稍有距离,因此并未扰到邻居,依旧睡的香甜。

    两日后,孙褚带着一家人还有同村数个富户顺官道共同往回赶,他还算幸运,尽管作为难民,在郡城内受尽白眼,手中钱财也快要消耗干净。

    可五姨太给的钱,却将他给救了!

    孙褚以及众富户们非常得意,他们脖颈高昂,犹如斗胜的公鸡,有些人甚至心念着回去收集细软,满月潮前匆忙,准备以后要离开实家村这个穷地方。

    另外,顺道看看村子里那些苦哈哈们的惨状则是相当有趣的事。

    那些连衣袍都缝满补丁的贱民,必定死伤惨重!自己与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时空,如今简直是皇帝微服私访。

    鉴此,几人心情之畅快可想而知。

    直至来到村口,笑容始终挂在他们的脸上,静谧、萧瑟的村子与他们想象的几乎一样。

    “嗯?”可直至村内都不见一人,却是有点出乎意料。

    “都死光了?这、这也太夸张了吧……?虽然没有老爷护佑……可也不至于”有穿着花边锦袍的富户蹙眉,若整个实家村都死光了,这可绝对是出乎意料。

    但仔细想想今年郡城的压力之大,实家村覆灭倒也能够解释。

    “嗷嗷——”

    继续深入,阵阵欢呼声蓦然间传来!几户人一愣,互相对视,皆露出疑惑之色,赶紧快步前进,前方情况也随之显现而出,他们赫然发现,原来村民们都聚集在村中心兴奋的吃喝着!

    开心的样子与他们的想象的决然不同。以往这里都会摆上一两口死于满月潮的村民棺材,白布纸钱洒满地,而今年居然一口也没有!

    “你、你们……”孙褚结结巴巴,抬手又放下,放下又抬起,情况出乎意料,他甚至不知该说什么。

    原本的期待和得意一扫而空,阵阵失落自心底泛起。

    满月潮大家在郡城可是花费了不少金豆子才得以存活的!而前面的村民,貌似并没有承受任何损失!

    “回来了……?”蓦然间,身后一道平和的声音响起,虽然再普通不过却让老头吓的一哆嗦!

    “啊!”他猛回头,只见一少年正站在自己身后,凝视自己,除了许昊还能是谁?

    孙褚愣了愣,没想到许昊会主动与自己说话,话说五太太应该快要对他出手了吧……?

    “对、对!”老头心虚的挠了挠胸口,讪笑道:“刚、刚回来。呵呵,村子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真不错啊。”

    “确实,全都完好。”许昊眼眸始终凝视着他,没有半点情绪,可孙褚却是越看越不安,越看越害怕。

    即便面对一个青年,可他的心脏却是跳动剧烈,嘭嘭不停,甚至呼吸也跟着困难起来,额头冒虚汗。

    “呃,既然大家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孙褚实在待不下去,扯了一句,便匆忙转头离开,犹如丧家之犬。

    许昊看着他,眼眸之中寒光闪过!

    是夜。

    孙褚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安睡,心中不安越来越重。

    他甚至开始埋怨,五太太怎么还没想办法收拾许昊?要是这样,自己当初还不如不去找她。

    当然,看在钱的面子上自己还是赚了,想到这一节,他才稍稍释怀。

    “呼呼……”夜越来越深,外面刮起白毛风,吹的木窗颤栗,咯吱乱响,院子似有人哭嚎一样,老头的情绪越加烦躁,无论怎样都睡不着。

    平日里,倒头如猪般的他居然失眠了……

    “你还睡不睡了!”

    旁边的老婆子不耐烦起来,瞪起眼,一巴掌呼在在胳膊上,啪的脆响,将孙褚给吓了一跳。

    “倒霉娘们!”他呵斥一声,干脆迈步起身,很多时候孙褚恨不得将自家的婆娘一刀劈死,可惜,自己就是没这个胆量。

    他推门迈步出屋,来到外面厅房,气呼呼坐在椅子上,倒了杯浓茶,猛灌进肚子里,精神顿时清醒不少。

    “吱吱吱——”

    蓦然间,厅房的大门被寒风猛吹开!持续开合,伴随着雪花,犹如白纸钱进门!院子里黑黝黝的,犹如无底洞露出狰狞巨口。

    “啊!”孙褚被吓了一跳,心中暗骂自己婆娘,晚上居然连门闩都忘关!

    “这遭瘟的东西!”

    他起身迈步上前,却只感到一阵眩晕,咬咬牙直来到门口,凝望着外面黑漆漆的院子,只感觉有什么动静。

    “嗯?”细细凝望,仿佛站着人影,在向他缓缓招手

    冷汗,顺着孙褚的额头滴落,周身鸡皮疙瘩骤然冒起。

    他赶紧伸手,想要关门!然而就在他的手刚落到门板上之际。

    “唰!”蓦然间!外面一只青毛怪手狠狠抓住他的手腕!老头被狠狠扯了出来,吓的他眼睛几乎快要瞪出来。

    可此时,孙褚的嗓子却像是被紧紧卡住,没办法发出任何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