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灾难结束-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一章 灾难结束

    “嗖!”不等别人说话,也不顾身上的伤痛,他整个人已经摇摇晃晃再次冲进虫海里!

    “唉——!快回来!”

    所有人来不及招手,这人就已经不见了。

    此刻,满月潮的规模已经减弱,虫群也即将散去。

    许昊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无论如何,手中的毒物越多越好!

    村民们都傻愣愣的望着远处身处虫海之中的这怪物,刚刚还与人进行着生死战而受了伤,现在居然又打起精神开始抓虫子。

    疯了,一定是疯了!

    他们不可能理解毒虫对于许昊的重要性,那根本就是食粮一样关键!

    眼看满月潮就要褪去,许昊动作却越加急迫,出手如电,往复不停,竹筐很快便要装满。

    “啊——”蓦然间,断天山脉深处,再次传来凄厉呐喊!无尽的怨念皆蕴藏其中,云层崩裂,符纹闪烁,若归墟梵音冰冷彻骨,电流一样传遍所有人周身。

    许昊只感觉胸口蓦然一僵,呼吸不畅,这和满月潮刚刚开始时的声音一模一样,只是弱下了许多。

    他终于停住动作,凝视向那茫茫山区和森林。

    倏然间,树梢上一道朦胧的红色身影吸引了他,似幻似真,女人,身形佝偻的女人,缓缓抬头,露出淡淡笑容。

    时间,凝固了一样……

    那惨白脸庞似戏班花旦,和尔贡山石屋顶上的面孔相似,无情的目光自红眸中映射而出。虽然在笑,却无法带来半点温暖,异常寒冷,寒冷至极,可禁锢灵魂的寒冷!

    突兀的出现,给人无尽诡异之感,瞄上一眼便如坠归墟……

    许昊浑身打了个冷战,能够感受到这对眸子之中那强烈的恨意与怨念,然而他眨了个眼,用力揉了揉后,所有一切便蓦然消失了。

    “嗯?怎么回事?”许昊紧紧蹙眉,难道是连日的战斗和紧张所造的幻觉?是自己眼花了?可刚刚的感觉明明异常真实。

    “嘶……”他倒吸凉气,刚刚就算不是幻觉,最多也只能是个虚影,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实在无法理解!强烈的邪意几乎堪比炼狱降临。

    抑或是,自己见到真的鬼了?

    许昊难以抑制自己的想法,也只有这个可能,才可以解释刚才那奇异的现象。

    很快,虫潮便消散而去……

    “呼……”许昊站在虫潮之中,久久无言,满脸凝重,直至虫潮消散才彻底回过神。

    既然无解便不再钻牛角尖,他低头看了看恢复如初的大地,怅然若失,可惜,太可惜了!

    若是每年多来几次虫潮就好了,他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幸好没说出来,否则若被其他村民知道一定会被吓呆。

    满月潮几年一次就够要命的,多来几次那还不得灭村?

    许昊背着竹筐往回走,径直来到村口。

    “郑樊,你们帮我把那几筐虫子背过来。”他沉声道,丝毫不在意自己刚刚杀过人以及带领村子渡过满月潮。

    对其来说,那根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能够影响到许昊的,估计也只有毒虫毒草……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他们将这几天收集起来的毒虫尽数带到锦医堂。

    自家的厢房已经不能用了,这件事之后许昊想要再隐藏毒物根本不可能,如此多的毒虫,许擎、孟芳还有徐岳恒绝对会胆战心惊,询问不停。

    许昊不想将时间耗费在这上面,干脆将虫子带到锦医堂的破库房,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当然可以由自己做主,能够省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实家村,彻夜狂欢。

    所有人都在庆祝着此次大胜,他们手握酒盏,喜极而泣,痛快豪饮!甚至宰了几头膘肥体壮的大肥猪,每人都能吃上一碗带油腥的肥肉。

    满月潮留在村内的都是苦哈哈,没有人身上不挂补丁,平日贱民就算过节都见不到多少油水荤腥。

    如今死里逃生,大家比过年还要开心!

    老人、中年、壮年、还有青年及童子,任何年龄,都是手舞足蹈。就连平日里专注毒道与修炼的许昊也难得的出现,感受到这欢乐的情绪脸现笑容。

    许诚、郑樊、曾柔、刘胜以及瘦狼还有大脚围绕着他,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团体。

    虽然年龄都不大,但他们却受到了整个村子的拥戴和尊重,此次大胜没有以许昊为首的这个团体,所有人恐怕都得死在这里……

    单单拥有修为实力,便让其迥异于常人,老爷,在村子里就是信仰。

    而其以及连带锦医堂的威望也倏然飙升。

    相比村子的幸运,郡城与以往相比却迥异的多!

    城墙破损,满是鲜血,原本依靠坚固城防的护佑几乎不会出现意外,可今年却发生了改变。

    毒虫猛兽自官道而来,数量比以前增长了很多!

    守城将士死了数名,甚至一位拥有练皮境修为的老爷,也倒在抵抗满月潮的战斗中。

    这,是前所未有的。城防军作为郡城的最高权利机构,上上下下尽皆脸色阴沉却无从发泄,不知为何会出现如此异状。

    翌日,许昊并未多做休息。

    手中的毒虫乃是巨大的宝库,他独自坐在自家厢房内,对所有毒虫种类进行分类。

    “太好了……这次赚大了……”许昊兴奋的将毒虫分为十几笼,自己需要制作的物件着实不少,需要慢慢思忖分清缓急。

    每一笼毒虫都如黄金一样,需要好好利用。

    想了想,他将其中一笼轻轻拽到眼前,低头凝视着里面盛放的数十只三角怪虫,眉心越加凝重起来。

    “憾心万毒典开启,百叶虫,剧毒,寒性,可麻痹身躯,至人瘫痪。”

    憾心万毒典的声音自脑海响起,在许昊的意念操控下,分析着笼中的毒物。

    “献魂符配方,千褶草、九目蝶,封喉蛙……其中九目蝶可否用这百叶虫替换?”许昊一字一句的念出了配方,同时,对缺少的毒物尝试替换。

    这是他最寄望能够重新炼制的毒药,虽然名为献魂符,可事实上却只是一种黑色冰丸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