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猛虎下山(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十章 猛虎下山(下)

    情势再明显不过,他败了,面对一名拥有练肉境境界的专业杀手,凭借十几岁青年的稚嫩身躯完全无法正面力抗。

    能够扛到现在,已然算是奇迹……

    “嗯!”想要再次假装高深故布疑阵的许昊,嘴角再次涌出一口血,如此已经把他的境况向敌人彻底的展现。

    “许昊——!”

    亲友和村民们哀伤、咆哮、怒吼、不甘,却只能旁观,看着刚刚帮助村子渡过满月潮的恩人被杀手剿灭……

    大家心中悲愤至极。可惜面对虫潮,没有任何护身能力的他们根本难以靠近!

    局势已经异常明晰,许昊露出淡淡的冷笑,即便死亡来临也始终保持淡然。

    “怎么?”下山虎沉声道:“都这样了,你还笑的出来——?”

    此时,他仿佛看傻子般的看着许昊,同样的,对方居然也有样学样般如看傻子似的看过来。

    二人尽皆露出莫测高深之状,只是下山虎最先收敛了笑容。

    “呵呵呵……你的绝技很厉害,可惜,撤掉护体真气,集聚力量在胳膊上却让你必死无疑。”尽管嘴角挂血,可许昊仍旧笑了,而且笑的轻松自若,充斥着淡淡嘲讽。

    下山虎听到这番话,仿佛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可又不敢确定。

    他眉头紧蹙,本能的随着对方的目光,抚摸了一下肚子。蓦然间!他的眼眸猛的僵住不动!

    紧跟着,下山虎不停触摸着自己的肚子,慌慌张张如丢了魂一样。

    “唉?怎、怎么回事——!”

    “没有知觉了……?”许昊笑着问,用力撑地,缓缓起身,轻轻舔了舔嘴唇凝视对方道:“庆幸吧,好好享受当下,若你有知觉时,便痛不欲生了。”

    所有村民都傻了,由于距离较远,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听不清二人的对话。

    可刚刚明明占据上风,得意不已,已经把许昊击败的大汉,倏然之间表情剧变,看起来慌慌张张。

    “闭嘴!”下山虎怒喝,近乎疯狂的咆哮道:“装神弄鬼——!”

    尽管嘴上逞强,可事实上,他的慌张已经显露无疑。

    作为杀手,这是大忌!可下山虎掩饰不了,自己的肚子彻底的麻痹,仿佛失去了知觉,触摸老树皮一般,用膝盖想也知道不正常。

    许昊抹了抹嘴角的鲜血,露出淡淡微笑,沉声计数道:“三、二、一……”

    “呜!”猛然间,下山虎身子一弓,双眸怒凸而起!

    “啊——!”

    紧接着,凄厉的惨叫自下山虎的口中爆发!好似已经坠入地狱一样,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蓦然释放。

    钻心剔骨般!下山虎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拼命翻滚。

    “杀了我——!杀了我——!”这家伙歇斯底里的哀求,双眸已经彻底赤红。

    许昊看着他,神色如常,迈步蹲到近前:“你是什么人?是五姨太派你来的?这事明明已经敷衍过去才对,为何她今天又派人来杀我?”

    “啊——!”下山虎疯狂惨叫,双手抓挠着自己身体,道道血槽出现,用力之大让人心惊。

    “我、我、我不能——!啊——!”他凄厉嘶吼,连话也难以说完整,鲜血自眼角溢出。

    下山虎身体骤然抽搐而后整个身体伸展而开,耳鬓溢出一股鲜血。

    “中了我的醉玲珑,七窍流血后你才会死,下一处鼻子,出血前间隔会持续几分钟,至于最后嘴巴呵呵……不想说就慢慢享受吧。”许昊蹲下身子,盯着他,毒虫此刻远避二人,仿佛这两个家伙比它们还要毒。

    虫海之中,这里居然形成了一处空地!

    “啊——!”理智与痛苦的交战,让下山虎再次凄厉的惨呼。渐渐的,理智丧失,他拼命想要让自清醒,可惜却是徒劳。

    痛苦越来越重,手指抓的身躯犹如血人,指甲随之脱落,惨状让人心悸。

    “我、我说——!”很快,下山虎彻底承受不住这非人的痛楚,他拼命嘶吼道:“我叫下山虎!我、是五姨太派我!至、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啊!我、我只看到一个穿羊皮袄,留山羊胡的老头——!”

    “哦?”许昊眉头一蹙,羊皮袄只有苦哈哈的贱民才会穿,住在郡城里大多是富户。

    而认识自己且有仇的应该只能是来自实家村,再加上山羊胡,答案显然已经再清晰不过……

    “杀了我——!快杀了我——!”下山虎彻底疯了,双眸血红,嗓音彻底扭曲变形,疯狂的四处抓挠而露出白骨。

    “哼!”许昊冷哼,眼眸之中杀机骤然闪过。

    他轻轻抬手,向下按去,随着咔嚓脆响,下山虎的小命也随之消散。

    脑浆迸射,四周毒虫彻底混乱!不再惧怕,拼命围拢过来啃食起他的身体血肉,吱吱鸣叫响彻天际。

    然而数秒后,这些毒虫便也跟着暴毙,不再动弹。

    村民们傻了,尽皆瞪大眼睛,嘴巴可以吞下拳头。他们虽然击杀各种猛兽却从未见过如此场面,心中原本对现在的许昊由尊敬变为了敬畏……

    “许昊!”许昊迈步回到村里,所有人皆围拢过来,犹如迎接英雄凯旋!尤其是家人朋友,尽皆泪水滑落,刚刚他的情况都看到了,简直是九死一生。

    眼下许昊帮助村民渡过满月潮,人们已经不知不觉间将他摆在老爷的位置,而且是自己村子里走出来的老爷!

    这,在以前是万万不敢想象的!

    许昊没有说话,回到锦医堂后吞服了些疗伤药,再把肩头、腿部以及胸口部位的伤口包扎起来。

    曾柔和许诚在旁边不停帮忙置换纱布清水,小丫头泪水滚滚,早已将许昊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看到其身上青一块肿一块,以及胸口整块皮肤血红狰狞的模样心中抽疼。

    许擎则脸上青筋迸起,他恨自己的无能,在儿子生死之际,却无能为力。

    好在孟芳以及许岳恒没在,否则,真不知会发生什么,没有见过如此血腥暴力的厮杀,必然难以承受,尤其还是至亲之人。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过来好好关心问候一番之际,恢复过来的许昊却蓦然间站起身,吓了所有人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