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父母被绑-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五章 父母被绑

    他连续换了数个法诀,眼眸之中透出无比严肃的光芒。

    而随着时间流逝,许昊全身也越来越黑,到最后简直犹如黑炭一般。毒气已经侵入到他的四肢百骸,若再不控制,必死无疑!

    要应对真气的控制问题,同时还要承受毒气的痛苦。

    许昊简直狼狈到了极点,犹如置于针尖上的气球,随时要面临灭顶之灾!

    他额头冒汗,混杂着水气,狼狈至极。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许昊心中蓦然一动!他之前无法捕获控制大股真气,可就在他试图控制其中最纤细的一缕时居然轻松起来。

    “有门!”许昊感受的到,这绝不是自己前世的真气,即然如此,性质必然不同,难以捕获是有可能的。

    不通则变,他赶紧铆足力气,集中全部精神,朝着体内最纤细的一缕真气攻去!

    一次、两次、三次……

    时间渐渐流逝,汗水布满许昊的额头,青筋蹦起,坚韧的气势与幼稚的面庞充斥着违和感。

    月光洒入窗内,照在他的漆黑色的脸上,带给人别样的怪异,似厉鬼一样。

    能够忍受如此非人痛楚,即便连吃过苦的成年人都做不到,这哪里还是个孩子?

    即便再艰难,许昊也保持着冷静,仅能从其变色的脸颊上看出些问题,事实上,他的体内早乱成了战场……

    “成了!”蓦然间,许昊眉头猛的一挑!心中惊喜的暗道,自己成功捕获炼化了一丝“真气”。

    此时来不及细想,他立刻将这缕真气环绕全身,运转自己的五毒心法将毒气吸收,结果却让其惊愕至极。

    因为这么纤细的一缕,居然瞬间便将自己体内流动毒气的四成吸收!中毒情况瞬间缓解了许多!

    痛楚减弱,脸庞也由漆黑,化为淡紫色……

    “嗯!?”他骇然而惊,在前世,自己全力运转真气,也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才能将毒气慢慢炼化。

    怎么这么纤细的一丝,居然就将自己体内近半的毒气化解控制?

    许昊愣了愣神,他的好奇心被完全吊起,对于这个世界的“真气”兴趣十足。

    借着毒气侵体缓解的空档,许昊再次尝试起控制这奇怪的真气,由于之前成功的控制了一缕,这次再次尝试,显然顺利了许多。

    自己可以通过真气去吞噬真气。几番拉扯,他再次成功猎获了一缕,两股合并,许昊体内的真气顿时又粗壮了不少。

    而这回,运转之下,他的身体毒气大部分都已得到控制。

    “太好了!”许昊心头大喜!赶紧操纵这缕真气再次展开吞噬,只有炼化更多的“真气”才拥有最基本的本钱。

    开始,他身体的真气还只如汩汩细流,而两个时辰过去,已经犹如小溪,在其周身流淌。

    许昊身上脸上早已红润如常,表情更是恬静。

    事实上他的心中已经兴奋的掀起惊涛骇浪!因为自己居然第一次行功,便能够做到“外视”的境界。

    在原本的世界里,自己的五毒心法当年修炼到了问道期巅峰,已能横行无阻,纵行天下。

    再往上虽然功法可行,却根本没办法突破,那些再往上所谓的境界,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武学一道,达到一定境界便可以做到内视和外视,所谓内视可以清晰的看到体内经脉丹田的情况,需要修为达到问道期第九层开元识,毛细可见的程度才可以,具体程度根据自身修为基础的高低而有所区别。

    而外视则不同,强者凝聚出真气,通常达到问道期一层巅峰后,便能够拥有外视的能力。

    可以一定程度上提升视力以及视觉反应速度,相比元识要弱上很多,可有此优势,已经比普通人强上不知凡几。

    这种能力,战斗时可以起到极其关键的作用!

    许昊眼下却刚刚凝聚出真气便能做到外视,当真稀罕无比。

    只是他已经来不及多想,自己的身体渐渐排出一层淡淡油脂,微臭,那是身体表皮的杂质。普通人食五谷杂粮,必然淤积了很多废物。

    常日里无法排出,便会在表皮凝结,如今一通百通,很多常年淤积的毒素尽皆排出!

    “既然入门,观气术应该可以使用,可惜附近没有武者。”许昊呐呐自语,武者可以感知敌人的武学,但这需要一些巧门,并非能够直接作到。

    五毒心法自带此类本事,可以察觉敌人修为实力,当然双方不能相差太多,通常在一个大境界之内。

    半个多小时过去,许昊仍旧在静气打坐,然而就在此时,外面却蓦然出现了一阵嘈杂声。

    “不好了——!”

    紧接着,门锁被急燎燎的打开,冯正经带着已经哭红眼的许诚走进来,怒吼道:“许昊!你爹娘被地主扈霸抓走了——!”

    乍看大厅里没人,环顾四周,他立即看到侧房的门紧闭着,破烂门闩被其愤怒的一把推断。

    原本许昊丝毫不在乎什么劳什子爹娘,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可乍听到这个消息后,却让其心里倏然一抽!再看跑进来弟弟许诚那无助的模样,酸楚的感觉倏然自心底袭来。

    “可恶——”许昊明白,这是自己融合了记忆并逐渐消化造成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享受的泡澡——?”冯正经咆哮,愤怒的几乎想抽他,家都已经要垮了,这小子居然还如此悠闲?是可忍孰不可忍!

    许家,真是家门不幸!

    “哥……”许诚也是万万没想到,哥哥竟还在这里悠闲泡澡……

    这事出了之后,爷爷许岳恒直接晕倒了,现在还躺在床上,爹娘更是被地主抓走。

    全家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赶紧出来!”冯正经伸手,就要把许昊拉出来,却不曾想,这小子像泥鳅一样。

    身子一翻,避开抓握,咕噜一声,直接蹿了出来,动作迅捷,犹如灵猴。同时伸手,他将旁边凳子上的衣服穿好,一气呵成。

    “扈霸抓了爹……?”许昊本能的想要说出爹娘两个字,却无论如何也吐不出口,赶紧接声道:“那孙子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