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孙褚告密-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四十四章 孙褚告密

    她眼中杀机一闪,眼神越加森冷,哪里还有一丝温柔妩媚?仇恨,绝对可以让女人化身厉鬼。

    “吴悠不是我心狠。怪,只能怪你是她的人!”

    就在此时,门外蓦然间跑进来一名小丫鬟,行礼轻声道:“五奶奶,院外面有个老头找您!”

    “嗯?”扈芸芸眉头微蹙,沉声问:“是谁?找我什么事?”

    丫鬟立即上前,低声附耳道:“不认识,那人说自己姓孙,看样子年纪不小了,得有七十上下,穿着件羊皮袄,本来想打发他走的,可对方说从实家村来,了解您弟弟的事……”

    “什么——?”扈芸芸全身一颤,恢复了冷静,抬手沉声道:“叫他进来吧。”

    “是。”丫鬟立即躬身而退,恭敬至极。

    片刻,只见其引来了一身穿羊皮袄的糟老头,全身散发淡淡药味,此人正是村医孙褚!

    “老汉见过五奶奶……”他毫不迟疑,躬身一礼,尽管略显邋遢,但比普通贱民还是要好上不少。

    原本还算平静,可他在见到旁边挂着的吴悠后,心里却吓的一颤!越加恭敬起来。

    “你是谁?”扈芸芸张口。

    孙褚赶紧拱手应道:“老、老汉孙褚,乃是实家村的郎中……”

    扈芸芸点点头,态度沉稳,招手道:“赐座。”

    说完,立即便有丫鬟毕恭毕敬的搬来一把木椅。

    “多、多谢五奶奶。”孙褚谄媚的拱手,虽然紧张,略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坐了下去。

    “听说你了解我弟弟的事?他不是被马东假死后杀的么?莫非你有了马东的消息?”扈芸芸淡淡的问,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暴虐,犹如旁观者,静静的聆听。

    “略知一二,事情并非如此,整件事很蹊跷,马东早已死,您弟弟扈霸的死事实上和一名叫许昊的少年有关……”

    “许昊?”扈芸芸讶然,轻轻端起茶杯道:“我听过他,一个孩子!曾说是他杀了马东,我还觉得奇怪,后来吴悠调查出来那是马东利用其假死,吴悠这混蛋敷衍我,说仔细调查了,事实上,据随行的家丁向我透露并非如此,其中疑点还是有的。”

    “是的。”孙褚点头,话锋一转道:“可这件事真正的疑点您恐怕不清楚!首先,当时许昊刺的可是马东的死穴,而且刀直入身体乃是真的。另外,吴执事调查结果出来的同一天,义庄就着火了,所有尸体证据都彻底毁灭,非常巧合。”

    他凝视着扈芸芸,态度诚恳,对方脸色越来越阴沉。

    “继续说。”

    “是。”孙褚点头,郑重分析道:“很显然,里面事情并不简单。而据我观察,那许昊也不是普通的孩子……”

    “哦?”扈芸芸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凝视着他追问:“说说哪里不普通了?”

    “他年纪不大,手里却有不少钱,最近还开了间药铺……”孙褚上前,立即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详细诉说。

    整整说了数分钟,扈芸芸终于露出满意之色,她笑了,但笑容里却没有半点欢喜,反而充斥着淡淡杀气!让人有种将要吃人的错觉。

    “呵呵呵……许昊……?很好,你的消息非常有用!之前我事务繁忙,无法分身处理我弟弟的事,直到今天都是遗憾。”

    扈芸芸握着椅子把,芊芊玉手紧绷,眼眸森冷的凝视着孙褚,道:“来人,给孙老先生拿二十枚金豆子。”

    “啊!”孙褚一惊,原本只是想要报个信,发泄发泄私愤,却不曾想得到如此好处!他本能的赶紧拒绝,然而丫鬟已经将一袋金子塞到了他的怀里。

    “拿着吧。”扈芸芸沉声道。

    “是!谢谢五奶奶!”得到意外之财,孙褚又惊又喜,眉开眼笑的样子活脱脱的老财迷!

    凝视着离开的老头孙褚,扈芸芸眼眸寒光一闪,向丫鬟喊道:“去!把‘下山虎’给我找来!”

    她凝视着被吊起的吴悠,牙关紧咬,发出咔咔爆响。若不是刚刚孙褚的提醒,自己居然就轻信了这家伙的调查!

    丫鬟浑身一颤!略显惊讶却并未多问,立即点头,躬身退去。

    “既然如此,老夫便告辞了。”孙褚起身,恭敬行礼,不敢多留。

    “好,妾身不送了。”扈芸芸轻声点头,此刻的她,柔美娇弱,不看旁边吊着的吴悠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其与凶戾狠毒联想到一起。

    与此同时,一名太阳穴怒凸的黑色劲装大汉风风火火的走进来,行动间虎虎生风,寒冬腊月,居然仅着布袍。

    健硕的肌肉,仿佛炸弹,随时就要膨胀爆发。国字脸厚实的嘴唇,配上眼角处的疤痕,更增添了几分凶戾!

    哪怕随意站着,便有股肃杀的气势扑面而来!

    孙褚与其擦肩而过,老头小心谄媚的与其点了个头,哪儿敢多看,便赶紧快步离开。

    “下山虎见过五太太。”劲装大汉来到五姨太面前,双手拱出,声音低沉,嗡钟一般,单单声音之中便凝聚着强悍的爆发力。

    五姨太凝视着下山虎笑了,指着旁边的椅子柔声道:“坐吧。这寒天腊月的,若不是身怀绝技,穿成你这样早冻死在街头了。”

    旁边的丫鬟们,凝视着他那健硕的身材也是眼眸冒光。

    “您夸奖了,比起王家家主王博傲还差的远。”下山虎虽然未笑,却也自眼眸中悄然露出一丝得意,大方的迈步端坐。

    能够看的出,他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傲!

    扈芸芸说到这里,没有再客气,话锋蓦然一转道:“满月潮之下,原本不想麻烦你,可有件事,我已经无法再忍。”

    “五太太对我有恩,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下山虎拱手郑重起来,静静聆听。

    扈芸芸脸色骤然森冷,狠声道:“你立即赶往实家村,去杀一个叫许昊的男孩!大概十五六岁左右。虽然虫潮已经出现,可凭你练肉期的实力,在外行走应该无碍。”

    “孩子?”下山虎眉头紧蹙,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