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毒虫遍地-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四十三章 毒虫遍地

    如今刚刚来到这里如此短的时间,自己便见识到了它的面貌。

    “看来,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许昊眉头紧蹙,刚刚的动静,已经让自己的世界观发生严重动摇。

    他迈步走出房间,凝视远处,尽管夜深,可漆黑的山峦依然让人心惊。

    苍穹之上,骤然红光闪过,犹如匹链,扫过天顶,又如同伤口割裂天地!

    “呼……”许昊轻轻吐气,以此平缓心中的震撼,抬头看向众人,他沉声道:“所有人准备,时刻监视满月潮状况。”

    随着他的命令,各方向的村民尽皆行动起来!整个实家村,犹如高速运转的机械,时刻保持着紧绷状态。

    数个时辰后。

    断天山脉外围骤然颤栗起来,万马奔腾,隆隆震颤,瑟瑟声音持续不停!

    许昊带着十几人来到村西,只见近百名青壮年站在沟壑外围,手持刀叉等各种武器,脸色煞白,严阵以待。

    很快,地面上悉悉索索起来,仿佛有无数的虫子在爬行。

    黑夜之中看不清状况反而更增添了几分恐怖,村民们不是第一次应对满月潮,可他们却依然瑟瑟发抖,几欲崩溃。

    那些手握武器的青壮年,用力的吞咽着口水,身体僵硬,手心还有额头汗水淋漓,不知还能不能握紧。

    他们心里没底!尤其这次指挥的乃是许昊,一个毛头小子……

    “点火!”蓦然间,后方传来命令!转瞬村子四周燃起熊熊烈焰,犹如火墙。用火烧是抵御满月潮最初期的良方,但火不可能永远点下去,只能在开始时使用。

    大火将夜空点亮,人们清晰的看到了四周的景象。

    数不清的毒虫,正顺着断天山脉爬出来,将大地铺上一层黑油漆!实家村只是受到影响的一个小角落而已,即便如此也已经足够惊人。

    许昊瞪大眼睛,凝视着前方,和别人不同,他的口水倏然流了下来。

    “憾心万毒典开启。五色百足虫,腐蚀性毒素,剧毒,可破损神经……”

    “憾心万毒典开启。粉背蛙,麻痹性毒素,剧毒,可衰竭心脏器官……”

    “憾心万毒典开启。钻心虫,热性毒素,剧毒,可破坏人体免疫力……”

    “憾心万毒典开启。鬼囊蛛,寒性毒素,剧毒,可凝固血液循环……”

    ……

    憾心万毒典的声音在许昊脑海里不停的响起,甚至多到声音重叠。平日里,这些毒物隐藏在大山里,难以寻觅。

    如今蜂拥而出,简直就是宝库外移!

    看着烈焰焚烧,许昊心疼的快要哭出来,这时候,要是可以将毒物悉数收集起来就好了。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火焰已经点燃便不可熄灭。

    况且满月潮往往要持续数天,甚至一周,火最多着半天而已,后面还有数不清的毒物会出现。

    “哥。”许诚在他后面,看着浑身颤抖的许昊,紧张的拽了拽他,虽然自己同样也怕的要死,可作为主帅,他不能表现的太胆怯。

    事实上,许诚完全领悟错了。

    许昊回头激动的看了他一眼,心疼的眼角几乎泛泪。平日里,即便金银美女,也无法引起他心中太多波澜,只有毒物不同。

    看到如此焚烧毒虫,在他心里,简直太浪费了!

    “这、这火能灭了么……?太可惜了……”许昊知道这是村子对付毒虫初期最有效的手段,开始没有多想便同意了,如今才意识到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作为此道的行家,他实在难以接受。

    许诚愣愣的看着哥哥,哭笑不得,原以为他是畏惧,原来竟然是心疼毒虫……?

    “话说,哥哥好像确实喜欢收集毒物……”这段时间,许诚已经了解到哥哥平日里收集毒物制药的事,开始时惊骇不已,到了今天早已见怪不怪。

    凝视着熊熊烈焰,许昊干脆转头,朝药铺而去,躲在屋里眼不见心不烦。

    郡城,城西贫民区。

    孙褚携一家人挤在间漏风的破屋里,冻的牙咬咔咔爆响,山羊胡吹的上下起伏,灰布长褂也被拼命抓握而出现褶皱。

    “你这老东西!咱们租下这间房,就这些日子足足花了五枚金豆子!这不是狮子大张口么?现在连饭都快吃不上了!今年你怎么连点进项都没有?”

    “闭嘴——!”孙褚怒吼,看着自己家的老娘们眼眸发红,恨不得抡圆了大耳瓜子抽死他!

    花钱也没办法,总比丢命强!除非租下整年或买下郡城的房子,否则,单单满月潮的时期躲过来,肯定会被狠宰。

    可惜,他哪儿有钱在郡城买房子?哪怕租房子也不是五枚金豆子可以拿下的。

    “呼呼……有地方待就知足吧!”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怒火自眉梢喷涌。

    孙褚的媳妇也是个母老虎,怎会怕他?听到这话立即翻脸!咆哮道:“你冲我吼什么!吼什么?啊?有本事你冲许昊吼去啊!要不是他,你能没生意?让个小娃子把生意抢了,你还好意思喊!”

    “你——”孙褚一口气差点没倒过来,要不是家里其他人劝阻,估计二人真能立即动手。

    “呼呼呼”

    足足歇了半刻钟,孙褚这口气依旧在喘。

    “混蛋……”片刻,他的三角眼寒光蓦然一闪!紧跟着孙褚穿上羊皮袄,站起身,迈步而出!迎着雪花,朝城东而去。

    “唉——你去哪儿?”身后,家里人呐喊,却无济于事。

    王家宅院内,五姨太扈芸芸穿着红色锦衣,身披裘皮披风,正端坐在后院牢房内,赤红的炭盆散发浓浓热气,一**上身,尖嘴猴腮且满身挂血的中年男子正被双手吊住挂在前面。

    此人正是管家吴悠!他样貌凄惨,头部低垂仿佛死了一样,俨然刚刚遭受酷刑已经昏迷。

    “哼哼,居然敢蒙骗我……?”扈芸芸手握茶杯,眼眸阴冷,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那种笑,近乎变态。

    “正房那贱人,这次办砸了家主吩咐的事,还想悄悄躲过去!够她喝一壶的。这次,我要一口气把她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