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满月潮-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四十二章 满月潮

    “练皮境。”许昊沉声道,村民们满脸茫然,而冯正经却傻了眼,这个修为竟然和马东老爷一样。

    简直不可思议!

    “你、你、你……”老半天,这位村里德高望重的村长都吐不出一句话来。最后他用力的吞了吞口水,才点头呐呐道:“如果这样,抵御满月潮就由你来指挥吧。”

    “什么——!”

    村民们我看看你,你看看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冯正经居然让许昊来指挥全村的战斗,他才多大!这靠谱么?可面对已经成为武者的许昊,他们心里也自然而然的渐渐升起了一丝希望。

    这小家伙一路创造着奇迹,如今也许真能再创造奇迹,帮助村民躲过一劫。

    况且,大家早也没有别的选择。

    寒风剔骨,白雪皑皑,雪片越来越大,而村民们却没有停止忙碌,他们在许昊的指挥下于村子两侧挖掘沟壑。

    此次的沟壑与以往完全不同,呈丫字形,将村子保护起来,两条枝杈径直延伸到村东的官道附近。

    “外围只挖这两条沟壑?”冯正经站在村口,远远望着许昊的杰作,忧心询问。

    每次满月潮来可都是阵仗庞大!不但在村外挖掘三道深沟,而且还会在村内设置层层沟壑以及机关箭弩。

    即便如此都会出现大量的伤亡,而今两道浅浅的沟壑又如何能够抵御凶猛的虫潮和猛兽?

    许昊笑了笑,双手倒背,轻声应道:“依靠沟壑只能治标!而想抵御虫潮,又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蚊虫再多,只要点香即可。”

    “嗯?”冯正经虽然只是个村长,却也读过不少诗书,许昊语句之意再明白不过。

    “你是说用驱虫之术?唉——!那无用!届时虫群大乱,猛兽皆惊,陷入疯狂,平日所用各种驱虫药物都无济于事!”冯正经拍手呐喊,原以为许昊能有什么本事,却未曾想是这种大家尝试且失败无数次的老路数!

    看来自己的莽撞,还是把村民给害了。

    许昊听后表情不变,寒风吹来,冷的刺骨,他双手搓了搓,摇头笑道:“毒虫凶戾,奔逃而不互噬,说明它们乃是受到异变的惊吓。”

    “而对付这种情况,普通的驱虫药如何能够管用?”

    二人迈步前行,径直来到沟壑近前,许昊凝视着忙碌的村民们道:“我当然知道,届时自有办法让毒虫不敢袭扰。”

    “哦?”冯正经不相信,小小年纪能有什么办法?可面对许昊那自信的眼神以及对方郎中的身份,他又不得不沉下心。

    事到如今,只有一条路可走,是死是活,便看许昊的了!

    数日后,许昊除了在沟壑外围大量洒下普通的驱虫药外,居然还拿来了不少竹笼以及红色粉末。

    在许诚等人的协助下,每五十米放置一个竹笼,同时在坑道内洒下粉末。

    瞬间这里腥臭扑鼻!久了甚至会咳嗽流泪。不得已,所有靠近的人都要用布捂嘴,否则无法坚持。

    又是整整三天过去。

    寒风凛冽,钻心剔骨,伴着白毛雪顺门缝、窗缝猛灌!村民用厚棉被裹身依旧感觉寒冷。这种日子口,若非家家早已备好充裕的炭火,否则夜里无论如何是不能睡的。

    夜阑星稀,霜雾淡淡,原本寂静之际,断天山脉内却蓦然间一颤!

    紧接着无形气息爆炸般向四周扩散!犹如浪潮席卷,遮天蔽日。

    “啊——!”

    紧接着,一道凄厉尖叫响彻九天!云层四散,大地颤抖,宇内皆惊,漆黑的山麓也骤然渺小!尔贡山仿佛孩童,在这当口蜷缩起它那巍峨的气势。

    天穹破裂,涟漪不断,累叠在一起向外扩散,禁锢了这片天地。

    天地之间大道轰鸣,犹若一篇祭文在被朗朗诵出,邪异而扭曲。

    万物皆因这声音而蛰伏,管你是何英豪仙神,都是尘埃粪土!仅仅片刻,那些毫无智慧的虫群猛兽,便受到惊吓般尽数疯狂起来!

    断天山脉,突然摇曳、颤栗。甚至整个青霄国乃至整座西络大陆都随之瑟瑟发抖。

    “满月潮开始了!”村长冯正经老脸惊惧,高声呐喊,满月潮这三个字狠狠敲击着所有人的心弦。

    村民随着他的声音骤然严肃、惊悸起来,老弱妇孺全躲在村子的最中心,表情骇然,瑟瑟发抖,青壮年则分布在村口的各个方向,手握刀棍,神色凝重的时刻警惕局势的变化。

    “嘶嘶嘶——”

    “嗷!”

    “吱吱……!”

    ……

    片刻,各种奇异叫声仅仅数秒后便骤然响起,疯狂如潮水,遮蔽了所有动静!如末日降临。

    “这是……”许昊正坐在锦医堂内,倏然起身,脸色疑惑,四周坐着数名青壮村民,神情凝重,他们皆是分派的联络员。每人负责管理数十名青壮年,分布于村子的各个方向,监视和抵御满月潮的袭击。

    听到动静,许昊汗毛倒竖,只感到胸口憋闷,腹内翻江倒海,他立即来到窗前,沉声道:“断天山脉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心中无比震撼,自己两世为人,见多识广,可刚刚的情况同样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畴,那绝非自然天灾,而能够引动整个断天山脉发声异动,甚至还出现犹如人类尖叫般的声音。

    这,完全无法以常理推测。

    联想之前在尔贡山脚发现的石屋壁画,让许昊心中越加疑惑,断天山脉内当真是秘密无数!

    “谁知道,也许是山娘娘发怒了吧……”有村民应声,对于满月潮的起因,自古便没人能够查清。

    断天山脉绵延无尽,毒虫猛兽横行,危险至极,想要查找这满月潮的源头难如登天。

    即便拥有武功的老爷们也不敢太过深入。

    曾经确有强者斗胆深入或是再未回来,或是宣称闹鬼,或是全无收获,反正没有任何可信的结论……

    “唰!”原本漆黑的天空却蓦然间倏然一亮!如同拂昼,仅仅瞬间便消逝不见。深夜耀天,这是种诡异而妖孽的天地异象称为天惊!

    许昊曾在传说中听过,却从未遇到,据传一旦出现,便会死很多人,意味着大劫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