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来处理-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四十一章 我来处理

    --------

    “好了,回去吧,店里的生意还得继续……”许昊摆手,二人大踏步而回。这次刘胜步伐轻盈、自信,再也没了之前见人时的畏畏缩缩。

    阳光的笑容,第一次挂在这小胖子的脸颊。

    日复一日,天气越来越冷。村民全都穿上厚厚的黑棉裤,双手互握插着套袖,羊皮袄裹在身上却依然冰寒。

    出门在外,身躯佝偻,寒天腊月的口中哈气腾腾。

    鹅毛大雪开始飘落,苦哈哈们出门走路都缩成了罗锅,整个实家村犹如受惊的蜂窝,除了少部分富户赶着马车拖家带口朝郡城而去外,大部分人都汇聚在村长冯正经家。

    院子里,人头攒动,村民们的情绪异常激动!

    “村长啊,满月潮果然来了!”

    “这可怎么办!马老爷不在了,郡城再没给咱们派过新老爷……”

    “咱们没钱在郡城租房,就算去了,也得冻死在街上。”

    “天啊!还以为今年能躲过去,咱们完了,都完了!”

    ……

    许擎也站在这里,他焦头烂额,尽管王家调查结果显示马东的死与许昊无关,可能够感受到,大家的怒气依旧有些朝自己而来,仿佛眼下的一切都因儿子而起。

    “对不起,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当初实在莽撞,还请诸位原谅……”

    他诚恳憨厚,却无法平息大家因绝望而来的怒火。

    冯正经脸色难看,环视众人,没有立即发声,任凭村民们发泄胸中情绪,片刻过后这才咳嗽了两声。

    “咳咳!”

    瞬间,场面稍微安静了一点。大家都想看看村长到底什么意见?自从村子失去老爷的护佑后,冯正经一直操心此事,也许会有办法。

    “我们……”冯正经声音低沉,环视众人道:“我们只有靠自己,组成队伍抵御满月潮……”

    “没办法。这,是郡城王家的命令。”

    安静,极端的安静……

    然而这安静仅仅维持了几秒,随即而来的则是绝望的爆发!犹如水中炸开核弹,浪潮席卷八方!

    “天!我们真被彻底抛弃了?”

    “村长!你为什么不早说?”

    “在郡城的街头冻死,总比死在虫子口中强!”

    “是啊,现在赶紧走!晚了肯定来不及。”

    ……

    “住口!”蓦然间,冯正经爆发般的怒吼,双眸猛瞪,老头平日里迂腐,可真发起火来,却有股凶气。

    所有人皆安静下来,他们面面相窥,从未见过村长如此模样。

    面对生死,老头也是彻底放开。

    “左右都是个死!不如死在家里,你们全都给我听好!以前有老爷在,他如何组织我们抵御毒虫猛兽,如今还怎么干。”老头狠狠的盯着大家,没有人再敢胡闹。

    当然,还是有人提出了现实的威胁。

    “可、可到时那些可怕的野兽怎么办?我们可对付不了……”村民中一穿破棉袄的瘸腿老头呐呐问。

    而这也是在没有老爷支持后,村子面临最大的难处。

    “让我来吧。”蓦然间,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只见房间外,气势凛凛的走进来数道身影。

    “让开!让开!”

    “让、让、让、让开——”

    打头的是两名黑瘦猥琐男子,分立两侧,将挡路的村民拨开,即便只是开路的却也骄傲至极。

    二人正是瘦狼与大脚,他们修炼武技并自认为是武者,虽然仅仅入门而已,可在他们看来,能够跟着许昊混,仍旧是此生最大的幸事。

    “许昊?”

    “你来干啥?”

    “马老爷即便不是你杀的,也和你有关系!”

    “好好做你的郎中,莫要裹乱!”

    ……

    大家虽然已经知晓老爷的不见不关许昊的事,而且锦医堂还帮助了很多村民,可对于其当众袭击老爷这一节人们始终心存芥蒂。

    尤其满月潮将近,这种怒火多多少少都会转移过来。

    “闭嘴!”饶是瘦狼与大脚怒吼,但这种怒火也无法扑灭,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哼。”就在此时,许昊蓦然冷哼,声音低沉,仿佛暮鼓晨钟砸在众村民的心头,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

    “嘶……”

    大家不是傻子,皆倒吸口气,普通人无法拥有这种能力,只有实力强大的老爷才可以办到,可许昊小小年纪如何修炼的?又是谁教的?

    聚集在冯正经家的所有村民尽皆安静下来,整个院子落针可闻,武者的气势哪里是他们能够忤逆?

    “我说了,我能处理,而且可以让今年满月潮的损失减少到最少!”许昊声音沉稳,他站在这里,哪里有年轻人毛躁的模样。

    身后的许诚、郑樊甚至软妹子曾柔皆是气势不凡,跨步盎然,双手握拳,犹如几头小老虎。

    原本年纪不大,可却没有人再将他们当孩子。

    “毒虫的事我来处理,而猛兽同样好办,少部分漏网进村的可以使用机弩陷阱对付,具体可以如此布置。”许昊边说边迈步来到院子中央,伸手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圈画起来。

    所有人皆静静聆听着,凝视地上的图画,虽然简单却将整个村子的布局大概描述出来。

    而他所设计的机关布局以及陷阱的挖掘图,看起来要比当初马东指挥时更要严谨,考虑到了村子的地形、胡同以及方方面面。

    “嘶……”冯正经看着地上的图画,神色惊诧,又凝视许昊,探声问道:“许昊,你、你练武了?”

    他很是迟疑,练武并顺利成为武者,便是老爷,与普通村民身份地位再也不同!

    “嗯。”许昊点头,他不想隐瞒,懂得武技能够让自己获得更高地位,而且最关键的是在实家村行事起来也更方便。

    冯正经倒吸一口气!村子里的贱民能够习武,这是从未有过之事,即便最最低端的武学,都是价值连城的绝密。

    他,到底是跟谁学的?

    老头当然明白,有些禁忌不方便多问,可他还是禁不住探声道:“你现在什么境界?”

    作为村长,他与马东相识时间不短,对于老爷们所谓的武学初期的境界划分还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