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碎尸万段-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四十章 碎尸万段

    “谁说没有关系的?”淡淡的声音自青年口中传出,只见其手掌一推!看似并未用力可李莽却失去重心一样,向后蓦然间退了两步!

    他那粗壮的身体似铁塔,看起来稳如磐石,然而面对青年,却犹如没根的木桩。

    “许、许老大?”刘胜睁眼后,倏然一僵,万万没想到的来人居然是许昊!

    自己做假,在店里圈钱的事显然是被发现了,面对东家,他实在没脸,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许昊双手倒背凝视着车轴汉子,沉声道:“刚刚你们说,刘胜还欠你们两枚金豆子?”

    站在这里,整个人沉稳如山。

    “不、不错……”李莽茫然点头,谨慎的看着许昊,虽然对方年龄不大,可眼眸却如同野兽一样,释放慑人光芒。

    自己混了如此多年,见过的流氓地痞无数,从未有一人能有如此深邃的眼神。

    并非武者老爷那种的高手的目光,而是杀伐至极限后,所产生的沉稳,面对狂风暴雨、血雨腥风而巍然不动的沉稳!

    即便额头的圆圈扎眼,乃是绝对的贱民,可立在这里便犹如冰山,无可撼动。如果他是贱民,恐怕这个国家便再也没有高贵的家伙了。

    “还你。”许昊伸手,弹出两枚金豆子,仿佛扔垃圾一样随意。

    李莽本能的伸手接住后看了看,黄橙橙冒着光芒,惹人喜爱,他露出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这……”突然的变故,让这家伙也是不知所措,对方居然如此大方,帮手下一个雇员!他条件反射的想要说些什么或是再勒索些钱。

    可本能却阻止了他,仿佛再多说一句便会灾祸迎门。

    “刘胜,记住,做生意要有诚信和规矩,绝不能欠账,该还清必须还清,现在你们两家的帐彻底清了。”许昊回头看了刘胜一眼,而后回过头,没给李莽说话的机会,便率先说道:“刚刚我记得你想要来我店里要钱?”

    “呃?呃……”李莽迟疑了下,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旁边的手下却已经率先应声道:“是的——!小子,好大胆子!敢如此和我们李老大说话!告诉你,这两枚金豆子,根本就……”

    平日里横行惯了,可今天不知为什么,李莽却突然制止了他,甚至有种想要狠狠抽死自己这手下的冲动!

    “呵呵呵……哈哈哈……!”许昊听着笑了,肆无忌惮的笑了,声音猖狂霸道,犹如炸雷,丝毫不顾忌这帮匪徒。

    片刻,他凝视四周几人,手腕轻轻一甩。

    倏然间,阵阵白烟飞舞。

    几名壮汉轻轻闻了闻,随即猛的一呆!紧跟着,瘫软在地上。此刻他们纷纷露出惊恐之色,原因很简单,自己居然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能力!

    自始至终,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该算算我们的债了。”许昊凝视对方,眼眸清澈,没有丝毫杀意。然而在李莽看来,里面却蕴藏了座地狱一般。

    彻骨的冰寒,自脚底直冲脑仁又从脑儿蹿回脚底,冷的让人绝望。

    “你、你、你想干嘛——?”李莽还有其众手下全身颤栗,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只见对面的青年已经将刚刚他手中握着的剔骨刀拿在手里。

    “很简单。”许昊淡淡道,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刀刃,发出叮的轻响:“讨债。”

    “啊——!”

    “天!救命!”

    “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作恶了!啊!”

    ……

    杨树林原本安静平和。然而此刻,凄厉的惨叫声却持续传来,飞鸟纷纷远遁。

    整整十分钟过去。

    刘胜瞪大眼眸,面色苍白,汗水直流,看着地上被肢解四分五裂的尸块,蓦然间哇哇的吐起来!他从未发现平日里人畜无害的老大,居然是这么的狠辣!

    李莽等人与其比,根本就是天地之别。

    许昊简直就是阎王恶鬼转世人间,收割起人命,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呼……”许昊用力摇了摇头,身躯发出咔咔爆响,整个人瞬间轻松了很多:“痛快——!”

    别人杀人都会觉得罪孽深重,可他却仿佛将此当成了减压的手段,连精神都舒展很多。

    “刘胜。”许昊朗声说,连身子都没转过来。

    “老大!”而刘胜则是全身一颤,哪儿敢怠慢,咕咚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我对不起你!要杀要刮随你吧!”

    泪水自眼角泛出,既是害怕也是自心底诚心悔过,面对这尊杀神,他以后哪儿敢再有任何小心思?

    “记住!做我的手下,不要惹事,但也不能怕事!谁敢欺负你,就要像这样把他们碎尸万段!否则别丢我的脸!”许昊声如雷霆,震的树叶瑟瑟发抖,站在这里,犹如泰山横亘,无可撼动!

    “啊?”刘胜愣了,呐呐的看着许昊,他原以为自己会被开掉,甚至被杀掉也有可能。

    谁曾想,东家不但不怪自己,反而说出这番话。

    “谁欺负我,便叫他碎尸万段……”刘胜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泪水,渐渐自眼角汩汩滑落。

    从小到大,自己虽然生活在村里,但却像是多余的一样,在别人家被寄养长大,如条野狗一样,任何人都可以踢两脚。

    就算横死街头,也没几人会记得。

    这辈子受尽欺辱,却只能将泪水吞入肚中,从未感受过温暖为何物,更不知道被人保护是何种感觉。

    许昊的话,让他多年的苦楚瞬间爆发,也为其带来了炽热的火焰,自心底暖至灵魂。

    “嘶嘶……”刘胜用力屏住哭泣,可泪水依旧不争气的滴落:“老大!以后我若再对不起你,我刘胜便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他再次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

    “好了,起来吧,这个给你。”许昊伸手,自怀中掏出几枚蓝色小球,刘胜专职负责药铺,缺乏防身手段。

    “这东西捏破抛出去可以让普通人腹痛欲死,却不致命,可以用于防身。”

    刘胜伸手接过来,眼中冒出光芒,以前的自己只能任凭地痞欺负,如今有这个,便再不需要担心,至少有了自保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