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监守自盗-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三十九章 监守自盗

    这是崆峒飞龙拳,同样是其当年自敌人手中夺取的,品阶相比韦陀拳稍低,却也算是相当不错。

    郑樊好斗,对于武学有着极大兴趣!见此他毫不迟疑,有样学样,认真记录下来。

    整整数遍,堪堪记住,若非已经有了武学基础,他做不到如此快速。

    “顺便将心法记住。”见郑樊已经记住,许昊干脆连同心法一起传授,既然要走商路,背后没有实力撑腰那就是大白羊。

    五毒是许昊要重新构筑的力量。在这满是毒虫的世界里,将是崛起的绝大宝库,但将不再是教派而是商道组织!

    教派即是优势也是劣势,虽然可以获得资源,却也要直接进入权利斗争中,成日打杀!而构建五毒组织,转明为暗,借助商道获得资源,辅助组织成员的修炼将是非常有效的手段且风险相对低很多。

    当年各大门派的绝学,可以保证组织核心人员根基的稳固,兼收并蓄,新的五毒也不拘泥于自家武功,而是采用的各家之长。

    当然,自己的传承由于资质要求苛刻,将来还要进一步寻找合适的传人……

    是夜,许昊刚准备去厢房浸泡五毒琼浆。

    “咚咚!”此时外面蓦然间响起敲门声!许昊眉头微蹙,迈步走过去,轻轻开门。

    “哥……”娇柔的声音响起,夜色盖住了少女的美貌,可那明媚的眼眸依旧清晰。站在这里,便是莲花初绽,纯洁中带着青春的活力。

    曾柔居然在这个时候找过来,看起来犹犹豫豫满腹心事。

    “曾柔?怎么,出什么事了?”许昊轻声问,这丫头平日里很老实,但对于自己教授的功法修炼却极为刻苦,平日里不会放过一丝时间,没事不会这个时间过来。

    “我……”曾柔犹豫了一下,心事重重般,最后还是咬牙道:“我对不起你,有件事我……”

    说到这儿,她泪水倏然而落,看起来很是难受。

    许昊蹙眉,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丫头。

    “我以为给他机会,他、他会改过自新,把店铺经营起来,好好做事。谁、谁知,他、他还是偷偷贪墨店里的钱了!”

    “嗯?”许昊眉头皱的更紧。这个他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已经非常明显,曾柔说的必然是刘胜!

    想到这里,许昊眼珠转了转,沉声问:“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刘胜贪墨了多少?”

    “几天了……大概两个金豆子……”曾柔手掌搓着衣角,羞愧道:“刘胜帐目伪装的比较好,若不是我偷偷仔细对看了一番,很难发现问题。这事我本没脸跟你说的,可想来想去,不说是不可能,事情既然出了,我、我得负责任!”

    说着说着,小丫头再次抽泣起来。

    很显然,这件事对单纯的她来说打击非常的大,越信任一个人,打击也就越猛。

    “好了。”许昊摆手,沉声说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就还当不知道即可。”

    “啊?啊!可是……”曾柔愣了下,面色迟疑。

    “好了,快回去吧,难道还想在我屋里过夜——?”许昊玩味的盯着她的眼睛,伸手推了推她,搞的这丫头小鹿乱撞,脸色唰的一红。

    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呵呵…”每次调侃这丫头,都让许昊非常开心。片刻,他收敛笑容,站在门口,转脸看向药铺的方向,眼眸之中精光一闪。

    数日后,邻村“三里营”旁的小杨树林内,阵阵讥笑声传来,伴随着愤怒的嘶吼。

    “李莽!你、你们别过份——!”

    发声的居然是刘胜!这日子口本应在店里忙碌,可他却抽空请了半天假,跑到这里来。

    此刻,他被数名壮汉包围,双眸露出血红色。

    “我爹娘当年欠下的债,只有二十枚银豆子!到了今天倾家荡产已经还给你们多少枚金豆子了?做事不要太绝!”刘胜犹如受伤的稚嫩幼兽,嘶吼着,却又毫无威慑力。

    他向后缓缓后退,尽管声嘶力竭,却难以掩饰内心的无力。

    “哼哼哼……”对面壮汉中一名身穿皮裘,皮肤黝黑,臂膀挂着纹身的圆脸车轴汉子冷笑,显然他便是那被称为李莽的家伙。

    此刻他嘲讽的凝视着刘胜道:“可惜,按照当年的利息,到今天你还差两枚金豆子未还。”

    话虽如此说,但语气里却没有多少可信度。

    “你——!”刘胜语塞,爹娘当初到底借了多少,自己根本没概念,如今到底还要要还多少完全是对方肆意而谈。

    “我已经拆借了东家两枚金豆子!我爹娘早已死了多年,欠了多少还不是你们自顾自的说!还要两枚金豆子,我是万万还不起了!”

    “还不起?”李莽脸色倏然阴冷,缓缓自腰间抽出一把寒光绽放的剔骨刀,寒声道:“那就从你身上卸下点东西,我们再去你的那间店里要钱吧……”

    说着的同时,迈步上前。

    “你——!”刘胜后退两步,眼眸的绝望再也掩饰不住,咆哮道:“那间店不是我的,我只是受雇而已,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少废话!”李莽紧上两步,四周其他壮汉也纷纷围拢上来,将其困在中间!

    其中两名身穿粗布衣的壮汉迅速抓住他的臂膀,狠狠将其禁锢,剔骨刀也适时的架在刘胜耳畔,锐利森寒的刀光,照耀在脖颈处,还未落下已经让人感觉疼痛。

    汗水自刘胜的发髻向下滴落,他脸色煞白,却并未服软。

    “你们杀了我吧!挪用店里的钱已经对不起许大哥了,要我再把祸水引向他们,老子也没脸再活下去!”

    “找死——!”李莽冷哼,杀机自眼眸掠过,不再迟疑,手中剔骨刀狠狠划下!

    刘胜尽管脸色苍白却依然闭上眼睛,任凭对方施为。

    “嗯!嗯?”

    然而片刻过去,李莽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他用力的挣了挣,可手臂的力量却被一股气劲封闭,脱臼般无用。

    众人赫然发现,只见一名额头挂着圆圈形状伤疤且毫不避讳的青年蓦然出现,站在众人之间,已将李莽的手腕紧紧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