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外村病患-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三十六章 外村病患

    小胖赶紧抵到他的身前。

    “赵家人同意将他们家主送过来了?”许昊沉声问,眼眸深邃,晨风之下,尽管瘦弱却仿佛擎天柱般,给人稳重踏实的感觉。

    许擎手持锄头,凝望这一幕,居然短暂的愣住了。

    “是的。”刘胜点头,依旧紧张,用力咽了口口水道:“按照许哥你的指示,我用了些办法,把他们说动了!可若没有疗效,对方恐怕……”

    “放心。”许昊摆手,将披着的衣服穿整齐,跟着沉声道:“我们走。”

    事实上,他后面的话没说,那便是医的好便医,医不好就都杀了!哪儿那么多麻烦事?当然,这种惊世骇俗的话语,许昊绝对不会当着自己父亲的面说出来。

    此时,许诚也已经起床,见到这一幕立即追了出来。

    三人一起朝村中间的锦医堂而去,刚刚清晨,店门口站着曾柔以及一位穿浅蓝锦袍的宽脸中年人。

    此人紧蹙眉头,面色不善,店门已开却不进去。

    “你就是许昊?”对方见到刘胜三人后,脸色越加阴沉,很明显,对于他们的年纪以及能力充满质疑。

    “不错。”许昊点头,沉声道:“在下便是,阁下可是赵家二当家?”

    路上刘胜已经将情况基本叙述了一番,赵家以养蚕为生,家主叫赵熙元,算是村里的小地主,来人乃是赵家家主的二弟赵熙平。

    “听说‘火炽娇’的毒你有办法处理?”赵熙平傲然点头,神色不耐,直白道:“我家嫂子慌不择医,可我不傻!什么药王转世?简直胡说八道!几个孩子若蒙骗我赵家,必不会干休!”

    倨傲与质疑之色跃然脸上,把几人当成了江湖骗子。

    刘胜脸颊发红,眼神悄悄瞥向许昊,生怕他怪罪,很明显是扯谎将对方蒙骗而来。

    “哼。”许昊冷哼,立即明白,刘胜是靠药王转世这种说辞让赵家来的,而对方如此态度,他的脸色同样冷了下来,摆手道:“火炽娇而已,算个屁!那东西乃极热之毒,即便去郡城恐怕也没什么人能救治,否则,你们也不会跑到我这里。既然没有任何诚意,干脆回去吧。”

    面对客人的讽刺,许昊没有任何挽留之意。

    “你——!”赵熙平眼眸一瞪!口中的话被生生堵了回去,老脸憋的通红。

    本来傲娇的心态被狠狠打了一巴掌,但事实上他却不能回去,因为这是家里嫂子的命令。

    说起来,许昊对其已经算是客气的,否则这种口气与自己说话早被其用毒给化了!

    赵熙平脸色难看起来,嫂子已经快要急疯了,大哥就要不行,在家等死,无论什么偏方她都愿意试一试,这才听信了刘胜这小胖子的话。

    既然家里女主事的发话,自己不能随意干涉,否则大哥一旦出事自己必遭怨恨。

    “慢、慢着。”赵熙平快步追进屋里,稍微放低了姿态道:“你……啊不!您真有办法治好我大哥的毒……?”

    锦医堂内布置了简单的柜台以及药柜,淡淡药香飘荡,许昊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哼了一声,沉声道:“火炽娇毒性极热,与大多数毒蛇的寒毒相反,中者初期全身赤红,汗流不止,燥热难耐,渐渐全身抽搐,出现幻觉,口吐白沫……”

    他轻声诉说着,语气平淡,看也不看对方。

    但每个字都仿佛重锤凿在赵熙平的头顶,头晕目眩!原因很简单,这症状没有一个字是错的。

    面前的年轻人,有一套!

    “普通医者,恐怕只能用药缓解,热毒却难拔,我却有办法根除……”

    赵熙平听后大喜,立即躬身行礼喜道:“刚才在下太失礼,向您道歉,向您道歉!若您真能医好我大哥,咱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大恩!”

    许昊凝视着他,片刻后轻轻摆摆手,沉声应道:“算了,你家家主何时来?”

    刚刚只是摆下姿态,对方那种态度他早有所料,任谁也不会随意就相信几个孩子能够医病的。

    “晌午应该能到!我这就回去催一下,不能再耽搁了。”说着,赵熙平掏出二十枚银豆子,放在柜台上:“这是定金,若真能医好我大哥,俺愿再奉上一枚金豆子作为酬金!”

    金豆子,折合百枚银豆子,而每枚银豆子可以兑换百枚铜板。

    普通贱民平日里用的都是铜板,金豆子,几乎能抵上贱民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销,即便富户看病也舍不得出这么多钱。

    说完,他迈步奔了出去。

    不到晌午,实家村外浩浩荡荡来了数十人!赶着牛车,长鞭猛挥,相当慌急,俨然有重要人物在里面。

    村子平日里没什么新鲜事,今天却热闹不已,所有听到消息的村民都奔了出来,探头观望。

    只见队伍停在锦医堂外,数人用简易的担架抬出一仅着短裤的中年人,四周围拢的看客自发让出条路。

    不止他们,许擎也听到消息将田里的活给放下,扛着锄头而来。还有村里药铺的孙掌柜,作为竞争对手,他时刻关注着锦医堂的动静。

    虽然对方少有客人却仍旧扎眼。

    “来了!来了!”赵熙平站在最前,推门将担架引进屋子。虽然店铺不算小,可一时也容不下这么多人。

    除了他之外,其他都是赵家近亲,包括一双眼红肿的中年妇女。很明显,此人必然是赵熙元的妻子刘茜。

    曾柔和许诚帮忙,引导大家将病人抬到床上。

    “许郎中,麻烦您给看看……”赵熙平轻声道,虽然眼眸依然带着质疑却也抱起几分希望。

    许昊这才起身,迈步来到近前。

    只见赵熙元依然昏迷,整个人身体通红,微微颤抖,羊癫疯般嘴角不时便会吐出白沫,家人则在旁不停的擦拭。

    很明显,他的状态非常危急。

    许昊在四周人审视的目光下,伸手轻轻握住对方的手腕,仅仅数秒,他便蹙起眉头。

    “他中毒多久了?”许昊沉声问,神色凝重,这个表情让赵家人的心越加紧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