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招致怀疑-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三十四章 招致怀疑

    二人手里的肉包子,对于许家来说,简直比过年的吃食还要丰盛。

    “俩娃子!”正房里,一家人坐成圈,桌上摆着白面蒸肉包子,当然还有壶小酒。孟芳慈祥的凝视着两个孩子,眼中充满了柔和,埋怨道:“刚刚开店,怎么就天天买这种吃食?以后莫再破费了。”

    “钱就是用来花的。”许昊边吃边说,这些日子,自己的饭量也在持续增长。很多时候,他都在外面吃饭,防止家人过于惊奇。

    在许昊眼中,钱财从来都不是问题,这世间最好处理的事,就是用钱能解决的。

    许家的生活,由于他的支持变的越加温馨。

    虽然桌上其他人脸色柔和,却只有许擎神情疑惑,他尽管个性直,但能做到船运掌柜自然与常人不同,心思细腻且见识广博。

    自从武师被杀后,两个孩子的行为举止出现了不少改变,身体也明显越加强壮,尤其是许昊,简直变了个人!眼眸中始终透着沉稳老练。

    一段时间以来,家里也总用他是头被老爷给打了来解释。

    可如今许昊不但盘下店铺,还有余钱每日往家里带肉包子,这让许擎隐隐担心起来。

    “莫非两个娃开始做坏事了……?”他心中一抽,如此想也容易理解,药店的生意别人没有关注,许擎却是非常关心。

    尽管每日还在务农,可农闲之时也与旁人讨论聊天。

    许昊的店铺绝对是实家村的大新闻,想不知道的不可能,生意好坏,一目了然。

    既然如此,二人又是哪里来的钱?

    许擎万万想不到扈霸一家乃是自己儿子所杀,他唯一担心的便是孩子们去偷、抢旁人财物。

    想到这里,他脸色难看起来,沉声道:“回来了?来,咱们先拜老爷。”

    实家村的老爷乃是马东,村子东南方向正是实家村为武者也就是老爷盖的庙宇。

    老爷庙就盖在村东南,每日村民都会在家中跪拜,甚至逢节还要去老爷庙祈福,乞求老天和老爷赏脸,保佑村子和顺安康。

    只是马东的“潜逃”让实家村早已没有了老爷,他们一家也不再磕头跪拜,如今许擎居然再提起这事,全家人的表情都古怪起来。

    “怎么?”许擎脸色阴沉,嗡声道:“我们实家村靠的就是忠诚!当年村子就是如此才得到庇护,我可以当霍天商行的船运掌柜,同样依靠的便是实在,不欺瞒雇主!”

    全家人都安静下来,虽然如此说,可他们却并不完全认同。

    原因很简单,虽然实在成就了许擎,可也就是因为他的实在才让其最后遭了大难,倾尽家产不说,还差点殒命。

    如今重新沦落为苦哈哈,额头挂着罪证,重新务农,可以说凄惨至极。

    就连许岳恒老头子也是紧蹙眉头,当然,跪拜老爷这个习俗还是让其本能的站起身,面对脸色难看的许擎慌忙圆场道:“来来!赶紧的。”

    几人这才起身,朝着老爷庙的方向跪下。

    当然,除了许昊之外,他神色平静,眼眸之中闪烁着一股桀骜不驯之色。

    “你——”许擎眼眸怒瞪,自己这大儿子果然有问题!自从马东的事过后,已经变了一个人。即便自己这做爹的,都升起难以控制之感。

    鉴此,他伸手抄起旁边的门闩,这孩子不管教将来很可能会出大事!

    “孩子,快,别惹你爹生气!”孟芳吓的一哆嗦,赶紧过来拉着许昊,作为母亲非常心疼孩子,就怕他挨打。

    原本许昊绝对不会跪,可看着消瘦的母亲那脸色发白的样子,他心如刀割,酸楚袭遍周身。

    面对着至亲的目光,如今自己无法抗拒。

    许昊这才缓缓跪下,尽管不情不愿,却还是为了母亲而妥协……

    “老爷在上……”许擎跪在最前方,沉声道:“我许家为人实在,从未作奸犯科!即便遭逢大难也绝不屈服,苍天为证,我许擎携全家在此立誓,若家门不幸,出现歹人,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说着带头磕起头,所有人都愣了,他为何说这番话?平日里即便拜老爷也基本都是感激之语,略微思量片刻后,他们尽皆表情古怪起来。

    原因很简单,这俨然是有所指的,而目的也绝不会是许岳恒或孟芳,很显然,指向性已经再明显不过。

    许昊心中好笑,相当不以为然,迂腐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迂腐当成信仰!

    这段世间以来,他对这世界已经了解不浅,不止自己家,几乎所有村民都迂腐的不像样,这与文化有关也与长期洗脑紧密相连。

    待许擎发完誓,诵念整整三遍感恩经后,他这才站起身,眼神凝重的盯着许昊道:“药铺的生意不好,店就关了吧。”

    全家人刚刚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眼下,场面瞬间凝重起来。

    “嗯?”许昊没想到爹会如此要求,药铺刚刚开张自然不可能关门,

    “不行,过两天便有病人前来医病了,铺子刚开张人少很正常。”

    “胡说!”许擎倏然怒吼,双眼凌厉的凝视着他吼道:“盘下那家铺子,至少要一枚金豆子,你哪里来的钱?别拿你爹我当傻子糊弄!”

    这个问题事实上盘旋在所有人的头顶,之所以现在才问,确实是因为害怕或者说是逃避,担心自家亲人做不法的勾当。

    “呵呵……”许昊笑了,事实上,他也没想到家里人能忍到现在才问。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许昊并未露出任何不耐,啧啧摇头道:“后山便是断天山脉,那里物产丰富,简直是个宝地,而五百年的人参价格更是无量,拿它与吴执事交易,赚几个金豆子还是很容易的。”

    “胡说!”许擎听后反而更愤怒,双眸血红,咆哮道:“那断天山脉里毒虫恶兽横行,满月潮便从那里出来的,有什么人敢在那里找老山参?别说你老子我!就算是强大的老爷也不敢深入,你还敢拿这唬事!”

    很明显,屋里所有人都不信。对实家村人来说,那断天山脉就是死亡的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