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经营困难-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三十三章 经营困难

    ------

    此人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个头不高但样貌早熟,脸盘又圆又大,留着小胡,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像极了庙里的弥勒佛,说他三十几岁恐怕也有人信,

    这不是刘胜又会是谁?

    居然聘用滑头的奸商刘胜做掌柜!锦医堂除了曾柔这丫头算是正常外,简直就是个妖魔鬼怪的组合!

    以前要有人告诉村民这帮人开了药铺,那首先必定会问治死了几个?可偏偏他们像是得了什么秘方,居然连续治好了村里的几个重病患者。

    这,简直太出乎意料了!

    原本村子就不大,几乎在短时间内“锦医堂”这三个字,便传遍了每个人的耳畔。

    所有人都过来好奇的观瞧,甚至走进店铺询问。

    整整一天,热闹不已,晚饭后瘦狼和大脚干脆靠在墙角打起了盹。

    许昊则带着许诚、郑樊以及曾柔去后山修炼,直至天近黄昏,他们才回到店铺。

    四人满脸汗水,韦陀拳对身体的锤炼非常全面,可回到店里后,看着柜台的账簿几人却皆是眉头紧蹙,很明显,人虽然不少,可生意却是寥寥。

    刘胜不好意思的靠过来,明明比别人都大,却张口谄媚的喊道:“许哥……您来了……”

    即便开业前他们已经见过并且认识,可这小胖子还是多少畏惧自己这位敢出手捅老爷的东家,因此声音客客气气异常小心。

    “嗯。”许昊点头,没有丝毫不适,溜须拍马的人他见过太多,关键还要看有没有能力,他踱步在店里环顾,沉声道:“今天生意不理想?”

    空气骤然紧张!这是事实,开店第一天就如此,确实不理想,甚至可以说非常不理想。

    整个村子身体有毛病的人不少,可他们还是持有保留态度,不愿相信几个年轻人。

    “这……”刘胜迟疑了一下,露出苦笑,无奈点头:“哪里是不好?根本就没人选择我们,即便人山人海,也都是来看热闹的。据我观察,大家对锦医堂还有很多疑问,以前所做的案例,也被传言是托,毕竟……他们都是你们的亲朋居多。”

    “最、最关键的……”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看许昊并未露出不满之色,这才继续说道:“马东老爷不在,村子以后面对满月潮将会特别困难,虽然是马东自己畏罪潜逃,可一些村民还是对你不满,别人忤逆老爷便是大逆不道,你直接当街捅了老爷!简直……反正让他们前来瞧病,根本不可能。”

    事实上,刘胜所说的不满,已经是非常和煦的用词。

    实际的情况,应该是仇恨更合适,这么说乍听确实刺耳,可却是事实,所有人都紧皱眉头,空气凝结一般。

    但许昊却不然,他满意的点头,露出淡淡微笑,自己不需要整日阳奉阴违,歌颂功德之人。

    今天这种情况本属正常,刘胜并未隐瞒情况,并且将问题直率的提出来,算是正确之举。

    有解决不了的大病,死在家里也不来看,那是村民的问题!谁脑子灵活,找到自己便等于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都是同村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面对非议许昊不会真的动怒。

    郑樊满满的心气,被打击了个底朝天,怒吼起来:“许哥,要我说,咱们还是去打家劫舍来的痛快!”

    由于身体越加强壮,他对于打架的自信心也越来越高,总想干点痛快的。做生意这种事,对于郑樊来说确实是张飞绣花。

    “对、对、对!”自墙角爬起来的瘦狼和大脚听到这里也兴奋的双眼冒光!他们追随郑樊多年,干的都是打架的行当。

    在药铺门口招待人,他们可实在扛不住。

    “小家子气,打家劫舍算个屁!”生意方面,许昊不愿搭理这三个“鲁智深”,而是慢慢踱步了一圈。

    片刻,他才沉声问道:“对了,郑樊,我上次要你们找的邻村有没有重病患者,查的怎么样了?”

    郑樊正处于亢奋状态,此时,浑身一颤,瞬间冷静下来,面对许昊他除了崇敬之外,还有深深的敬畏。这辈子,他也只在其身上有这种感觉。

    “找、找到了。”郑樊点头,用力吞了下口水,沉声道:“前两天贺家屯村有个姓赵的大户家主被毒蛇‘火炽娇’咬了,情况很不乐观。可惜,对方根本不搭理我,也不愿意冒险尝试我们的治疗……”

    “火炽娇?”许昊点点头,转头看向曾柔以及刘胜道:“你们随郑樊再去一趟,怎么说,就靠你们了,不管是忽悠还是绑架,只要让对方前来治疗即可。”

    听到这话,瘦狼以及大脚便是双眼冒光,绑架?这师公太合自己脾气了!绑架病人恐怕这世间也只有他干的出。

    “绑架——?这……好、好的。”刘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轻轻点头,自己这个新东家,看起来做事确实有些不管不顾……

    当然,面对难题,他自信满满,靠嘴皮子忽悠忽悠邻村村民他还能做到,不需要那么暴力。

    说完,许昊转回头朝郑樊沉声说道:“下次得到消息,记得立即报告给我。”

    “是!”郑樊一怔,腰板挺的笔直,昂然应声。他平日里粗豪,做事无所顾忌,可面对许昊自己的这位大哥却是彻底的服气。

    “是!”

    “是、是!”

    瘦狼与大脚见此也跟在身后,昂首挺胸,立正点头。像极了小跟班,可惜,猥琐的脸庞以及消瘦的身形,总给人一种想抽他们俩的冲动。

    是夜,村里人都点起了油灯。许昊则带着许诚迈步回到家里,自从药铺开张,无论生意好坏,他都会带着蒸肉包子回去给家里人。

    单凭种地只能吃杂面窝头和野菜。吃久了,感觉和啃树皮也差不太多。

    实家村炊烟袅袅,富户的家里充斥着欢笑,而卖力气的苦哈哈们则是日落而息,窝头野菜,能填饱肚子便可以,其中挨饿的也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