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放血疗毒-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三十章 放血疗毒

    见到对方,熟悉感倏然传来!

    记忆再次被从心底深处唤醒,这正是郑大娘,从小到大,她对自己兄弟俩都非常好,所谓远亲不如近邻,郑大娘在许昊的心里,还是有一定分量。

    “丫头,你不多陪陪你娘,跑哪儿去了!”此刻,屋外走进来一圆脸男子,穿着黑布棉裤,羊皮褂子,胡子拉碴,面容憔悴。

    眼中密布的血丝看,对方已经很久没有睡个好觉。

    “曾叔叔。”许昊兄弟二人点头,这是曾柔的爹曾佺,对方淡淡应了一声,但显然心气低落,这能够理解,自家遭到如此大祸,谁还能有多好的态度?

    “郑大娘怎么样了?”许诚语气关心,犹如家人。

    “还能怎么样。”佺摇头,到了今天这样子已经尽力,他重重叹了口气:“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靠着药草抵消毒性,只能暂时压制,根本无解。珍贵的解毒丹只有郡城大商团的药行里有卖,每颗都要五枚金豆子!如今这家早空了,房子卖了也不值这个价!”

    很明显,郑大娘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一旦药断了,毒也会彻底攻心。

    曾柔泪水洒落,呜呜哭泣,这小丫头几欲心碎崩溃。

    “我来看看。”许昊迈步上前,伸手轻轻握住郑大娘的脉搏,这模样颇有郎中的架势。

    挽起袖子,只见一道黑线自手腕直抵肩周。

    “果然。”许昊暗忖,这正是被金线头咬伤后才有的症状。

    然而曾佺却是眉头紧皱,小孩子过来帮不上忙,还随意动病人,这让其暗生不满。

    曾柔性格敏感、心细,瞬间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轻轻扯了扯曾佺的衣袖解释道:“爹,许大哥最近开始学医了,兴许能帮上些忙。”

    曾佺脸色依旧未变,自己妻子已经去郡城瞧过了,正经的老郎中都无计可施,他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用?

    “还有救,你们给她用的草药虽无法驱毒,却让毒始终停留在心脉之外。”许昊说着,坐于床头,翘起二郎腿,作为毒道专家,很快便看出了郑大娘的情况。

    两个孩子眼眸都射出炯炯光芒,孩子的心思相对简单,只有曾佺始终怀疑,要不是许昊没有胡来,他早就将其赶出去了。

    瞧他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看着便让人感觉不靠谱。

    “金线头的毒性很烈!乃是烈性热毒的一种,具有麻痹肌肉的效果,中者全身瘫痪,只有先将毒拔到一处,才能放血处理。”

    许昊侃侃而谈,然而这番话却让曾佺愣了愣,尽管不相信这孩子,可他的话却与郎中的话十分一致。

    很显然,这并非胡诌那么巧合,难道这小子真有些本事?

    “给我准备个酒杯,要核桃大小的,还有针、火棉、清水。”许昊轻声道,回头看了眼曾柔等人。

    小丫头毫不迟疑,转身跑了出去。

    很快,她便找来了一盏杯子、针、火棉以及一盆清水,轻轻放在床头。

    “将针洗干净,再用火烤一下。许诚你回趟家,去把我放在厢房柴垛后面的药箱取来。”许昊命令着,两个小家伙再次忙碌起来。

    鉴此,曾佺眉头稍展,看起来这治毒的架势倒也像模像样,干脆继续观望起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片刻,待许诚回来,许昊立即从药箱里取出一枚药丸,塞入郑大娘口中,紧跟着伸手与其掌心相对,双眸紧闭,神色无比安详。

    安静,屋内一片安静,全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却也不敢轻易打扰。

    渐渐的,许昊头顶白雾腾腾,热气滚滚,脸颊甚至滴落下汗水,这绝非普通人能够做到。

    “嗯?”众人皆是一惊,心中越加期待起来,只见郑大娘手部的血管逐渐凸起并漆黑……

    “怎么回事!”曾佺惊声道,想上前阻止却又心中犹豫,彻底慌了手脚。

    “唰!”

    就在此时,许昊动作飞快,迅速收手!同时将火棉点燃,端起酒杯,嘭的一声!用拔火罐的方法直接将杯子扣在郑大娘的掌心!

    蓦然间,其掌心淤积成了深黑色,并且越来越重,最后仿佛黑煤一样,根根血管犹如老树,看的人惊心动魄。

    稍等了片刻,许昊伸手将针捻起来,并且将水盆拽到身前,拔下火罐,两指捏住针柄轻轻一刺,动作迅速且熟练。

    “噗!”

    瞬间,黑血喷涌而出!全部蹿到水盆里!转瞬清水便被染成了墨汁一样。后面三人尽皆吓了一跳,瞪大双眸,再傻的人也能看的出来,这是毒血!

    “嗯……”随着毒血喷出,郑大娘居然出声了,喉咙里呢喃,苍白流汗的脸庞瞬间舒缓了许多,甚至血色也渐渐在脸颊上重新泛起。

    许昊缓缓起身,沉声道:“她身上还有淤积的毒血,还要放血至少两次,暂时只能先吃点米粥,三天后应该可以进补,到时买点补血的食物。”

    “啊?”曾佺愣了,刚刚的许昊的动作行云流水,他甚至没有反应的时间。

    直至毒血放出来,他才意识过来!

    原本已经近乎植物人等待死亡的妻子,在其口中居然明天就能吃饭了?这、这也太夸张了……!

    “没、没问题吧……?”曾佺本能的说,语气之中透着不安。

    原本大人般高高在上的态度已经不知不觉中褪去,如今那躬身探问的语气,可以说又担心,又怕得罪许昊。

    “放心。”许昊笑了笑,这家伙的心态他自然早就看出来了,很好理解,任谁碰到这事也不会放心。

    “嗯……”

    蓦然间,郑大娘缓缓睁眼,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长时间以来的中毒,让其一天的时间里,只有极短的时间能够拥有意识,而且无法说话,只能以泪洗面。

    “小柔她爹……?”她入眼便看到了自己的男人,声音颤抖的说。

    “唉!”

    “娘!”

    曾佺及曾柔全都激动的颤抖起来!迈步来到近前,泪水自脸颊滑落,这是这段时间以来郑大娘第一次张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