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他要分尸-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三章 他要分尸

    “哎呀!孩子,你惹大祸了!”

    蓦然间,人群中走出一佝偻老人,他长须过胸,双眸浑浊,身着浅灰色厚麻衣还算整洁。许昊天认识,此人正是这实家村的村长,也是教书先生冯正经。

    在许昊心里,这老东西最胆小,也是最穷酸的代表。

    “孩子,你敢袭杀老爷,全家、甚至全村都得受牵连!”冯正经咆哮着,对于小孩子惹下如此大祸愤怒不已,村里人互相熟识,许家可都是老实人。

    许昊爹许擎当年遭受大难,心灰意冷,回家务农养活两个孩子不易,娘孟芳更是双目失明,一家子生活本就困难,如今大祸临头,恐怕要家破人亡了。

    “你爹、你娘还有你脸颊都有墨刑,乃是带罪之身,多年来遭了多少苦?你怎么仍旧这般不管不顾!”

    “哼。”谁知许昊压根没听进耳朵,什么爹娘?什么是墨刑?他完全没听进去,甚至如此还不算完,只见其猛从许岳恒手里夺过刚刚自己握着的柴刀,朝躺在地上中年人的脖子就要砍去!

    “别——”

    “拦住他!”

    “天呐!他要分尸!”

    ……

    四周村民再也瞧不下去了,纷纷拦住他,这孩子简直就是条疯狗,人都死了,居然还要将敌人碎尸!

    在他们看来,许昊肯定疯了,彻底疯了。否则,谁能有这么大胆子?

    被人阻止,许昊脸色难看,他才不在乎牵连谁,反正对这村子也没感情,甚至非常腻味这些人。

    他难以理解许岳恒的懦弱。或者说,这整个村子人的懦弱,完全就是一群绵羊……

    然而念及至此,许昊的头脑仿佛过电般,很多经历,再次从心底泛起。

    这里的一切,好像又都可以理解了,他明白,这是原本身体的主人许昊留下的记忆。

    来不及思虑,他已经被大人们架了起来,无法挣扎抵抗,低头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胳膊,表情逐渐凝重,许昊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是个小孩!

    那纤细如柴般的手臂,大腿瘦的好像凳子腿。

    这甚至不能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简直就是蝼蚁,若非自己认穴的手段还在且对方丝毫没有防备,想用柴刀击倒刚刚那皮糙肉厚练武的家伙根本是妄想!

    许昊一阵头疼,没办法,眼下千丝万缕自己也只能慢慢捋顺了……

    再多的恶心事都已经发生了,还顾忌什么?俗话说,心里的结解开了,天下都他娘的是红烧狮子头!

    如今自己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眼下他被大人直接架到后山上的破庙里关了起来,反正家是不能回,马东乃是地主扈霸的人,虽然村子里没有官府管辖,但地主就是此地的官爷。

    把他的人杀了,对方绝不会善了。

    村西破庙位于后山顶,供奉着土地,这里早年香火还凑合,到了今天已经彻底荒废,站在这里可清晰看到远处的尔贡山的雄姿。

    尔贡山是断天山脉中的群峰之一,距实家村不过几十里,高耸入云,随着气候与阴晴、雨水和阳光的不同,山峰每时每刻都在改变着面貌。

    黎明时分,尔贡山灰色的岭脊笼罩在雾气之中,偶尔露出顶端的两个驼峰,太阳升起,山峰披上银光闪闪的绿色,绽放着丛林的色彩。下午临近日落,云层变厚,聚集成雷暴云砧,电光闪烁,但听不见雷声,云层底端是炭黑色,顶端却如羽毛,落日映照下发出暗橙色的辉光。

    尽管相对于横跨整个大陆的断天山脉,它只是千千万万个普通的山峰之一,但实家村却依然认为那是山神的化身。

    许昊被村民直接锁在破庙里,他撑地起身,强压心中憋闷,迈步走到旁边破木盆里看自己的倒影,稚嫩的脸庞还算白皙,凌乱的头发加上消瘦的身躯看上去很是文弱,可当目光转到额头处后,他赫然发现了一个明显的淡红色圆圈!

    “这……”许昊倏然蹙眉,凝视片刻,屈辱以及愤怒蓦然而起!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因为什么。

    “墨刑……”思忖片刻,他这才想起之前冯正经的话,难道指的便是这个?

    可惜,记忆并不完全。

    许昊暂时不去想这些,他收回目光,活动了一下四肢,挥了挥拳头,脸色越来越青。

    “短拳才二十斤的力量……这他娘的是蚊子腿……?”

    面对自己如今的身体,他瞪起眼,不敢再有任何骄傲,什么招法没有力量支持都是白搭。

    “这、这简直就是垃圾……不行,体质太弱!趁年龄还小,必须赶紧强化身体素质!”许昊暗中思忖。

    尽管体质赢弱,但还好有年龄优势。

    自己必须好好盘算思量一番,重新熬炼,绝不能浪费时间。否则,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生存都成问题。

    天已经暗了下去,坐在破庙的供桌旁,冷风顺着破窗纸的破洞灌进来,将灯火吹动,映的墙壁影影绰绰。

    许昊迈步推门,吱呀一声,门只被推开了一道缝,这里已经被从外面紧紧锁住。

    他冷笑了一声:“呸,用这么破的链子锁……”

    对孩子来说确实毫无办法,但对自己,简直就是小儿科。自己与其这里混时间,不如早点离开。

    许昊从旁边的地上,捡了几根硬树枝,磨成竹签一样。

    纤细的小手,自推开的门缝中探了出去,将竹签插入锁眼,再普通的铁锁,稍稍鼓捣了几下便应声而开。

    许昊大踏步而出,迈步走在这漆黑的山头上。

    “修炼以前的五毒心法需要先寻找五毒,青蛇、蜈蚣、蝎子、壁虎和蟾蜍才能开始修炼,而且这具身子太缺乏营养,需要好好熬炼一番……”他喃喃自语,眼下需要的东西可不少,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幸好庙里有个破筐以及曾经供奉香油时用的油布。有这些,在捕捉毒物之时可以更安全。

    “现在自己还没练成百毒之体,等修炼成功了,就不需要再惧怕大部分毒物……”许昊暗忖,迈步朝着后面林子最湿暗处走去。

    “嘶嘶嘶……”

    然而在树林里没走多远,他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悉悉索索声。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级勘究——右前方五丈处虎斑颈槽蛇。微毒,可解毒止痛,祛风除湿——”

    “嗯——?”许昊愣住了,心中暗惊,止住步伐,伸手摸了摸头顶,跟着向四周环视,自己刚醒过来时也听到过这声音,原以为是幻觉,可眼下居然再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