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练皮境-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九章 练皮境

    --------

    这一步并不容易,没有长时间的积累绝难成功!

    虽然五毒心法能够有效解决这个问题,利用毒与真气结合,大幅提高修炼的速度,可如今的情况也实实在在的让他惊奇。

    尤其这个世界的真气,让他始终无法理解,远远强于当初。

    “嗯?”就在此时,许昊只感觉全身热量骤然提升!炼化的毒气刺激着身体皮肤,加速肉身的成长。

    “好热!”他眉头紧蹙,破缸里的五毒液已经开始沸腾。

    渐渐地,许昊的身体变的通红,犹如烤熟的乳猪。

    “嗖!”他忍无可忍,自缸内飙射而出!推开门,奔了出去。

    外面天寒,冷风刺骨,已经入冬,家家早已安睡。否则见到一个**孩子,必会惊世骇俗。

    许昊迈开步子,身体像是被淤堵般,张大嗓子想要喊出,憋了半天却毫无办法。

    面对燥热,他只能拼命奔跑!犹如脱缰的野马,速度越来越快,越是跑,身体越能凉爽一些。

    村外只有许昊一个人,肆意的裸奔,脚已经控制不住,每次转弯都仿佛漂移一般。

    没费多大力气,就围着整个村庄饶了整整三圈。数里距离,身体没有丝毫疲惫,反而随着热量的散发,皮肤越来越紧实。

    剧烈运动下,汗水顺毛孔透体而出。但是,却非常的舒服!

    每一滴汗水流出,都可以让身体舒适一分,燥热也能够减少一分。

    开始许昊还记得自己跑了几圈,可慢慢的,他已然不再计量,二十圈?三十圈?或是更多。

    完全不需要看路,闭着眼,梦游一样身体便已经记住之前跑过的每一步,身体肌肉在这种状态下疯狂运动,皮肤则随之颤抖。

    汗水,不停的流淌。

    两个时辰,许昊终于停了下来。

    “唰!”他猛的睁眼,瞳孔之中射出一道光芒,犹如流星划过暗夜,整个人的气势越加强大!

    “呼……”

    许昊站在村口,轻轻吐气,眼眸疑惑,呐呐自语道:“居然这样突破到问道期第二层练皮境……和曾经完全不同”

    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原以为自己是走火入魔,却并非如此,真气的变化让修炼也出现改变,俨然和此地奇特的环境有关。

    “啊——!”

    就在他楞神之际,旁边村口倏然传来一道尖叫!

    许昊全身一颤!暗道不好,扭头看去,只见一穿着花袄,身形俏丽的女孩正捂嘴远远站在村口凝视着自己。根本来不及多瞧对方是谁,许昊脚尖一点,立即逃离。

    “这下丢人了……”他边跑边捏了捏额头,慌忙下,也没看清对方到底是谁。

    原以为这个时间村里不会有人,谁曾想还是被撞见,而且还是个女孩,不知道对方看没看到自己的脸。

    回到家,许昊稍微冲洗一番,跟着倒头便睡。

    翌日。

    刚要出门,许昊便看见门外许诚走来,身后带着一梳着马尾辫,穿着花布褂、灰棉裤,虽然憔悴但脸庞却精致秀丽的小女孩走来。

    那弯弯的眉毛,柳月般的眼睛,娇俏的鼻梁,红润的小嘴,让人看后心醉不已,的确确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儿,别说小小的实家村,就算郡城里都能称的上花儿样的女娃子。

    实家村,还算的上人杰地灵。

    可她在见到许昊后,脸却蓦然一怔!随即莫名红了起来,本能的看向他的下半身,而后更红了,干脆转过头去。

    “哥!”许诚并未注意到这一幕,他眼睛一亮!许昊在房间里不出来,他是不敢打扰的,如今撞上再巧不过。

    经历过上次救母以及退去王家执事的事后已经没人再去管许昊,任凭他想干嘛干嘛,可也让其在家人心中的形象不再是个孩子。

    没有允许,许诚那里敢轻易打扰哥哥?

    “嗯?”许昊点头,看到旁边的女孩后脑海里逐渐泛起了一个形象,貌似她是隔壁郑大娘的女儿曾柔,与自己以及许诚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

    前些日子,郑大娘好像得病被送去郡城了,小姑娘自然也跟过去照料。如今回来,不知情况如何。

    只是……对方的这身衣服怎么这么的熟悉?好像……

    “难道昨天晚上是她?”许昊倏然一惊,越看越像,脸色尴尬。饶是他内心成熟,可也觉丢人。

    好在有许诚在,否则二人不知该如何相处。

    “哥,曾柔的娘病了。”许诚愁眉道,试探着看向许昊,希望他能够帮忙。

    “许哥哥,我娘、我娘她……”提到母亲,曾柔泪水蓦然滑落,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搓着衣角,脸色苍白,全身颤抖。

    那副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怎么了?”许昊蹙眉,脑海里没有曾大娘病情的内容,他之前也没有精力管,如今对方突然出现,仍旧没有印象。

    “哥,郑大娘在田里被'金线头'咬了!”许诚附耳悄声解释,在他看来,当初许昊被马东打的一巴掌对其影响确实相当大,很多事都不记得。

    今天这种表现完全不意外。为了防止误会,许诚也已将此事提前向曾柔打了招呼。

    “金线头……?”许昊蹙眉,他当然知道这畜生,毒性非常强,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也仅仅找到过两条。

    看着曾柔那可怜的模样,许昊摇摇头,作为发小,回忆找到后,心中的感情还是比较深的。

    如今遇到,也顾不得之前的尴尬。

    “带我去看看吧。”他沉声说,三人快步来到曾柔家,院子比一般人家要好上不少,很明显,日子过的相对殷实。

    否则也不可能供的起郑大娘去郡城瞧病。当然,这也仅仅是相对而已。自从郑大娘出事后,这个家也是被逐渐掏空,如今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兜里已经没有几个铜子。

    “在里屋。”许诚、曾柔带着许昊来到里屋,只见一消瘦的中年妇女正躺在床上,额头发髻紊乱,汗水搅湿了脸庞,惨白的肤色映照着病人垂危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