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斗智斗勇-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七章 斗智斗勇

    “我这里有样东西,可以帮您。”许昊低声说道,话到了这里,他不由对方同意便伸手自身后拿出了一只木盒。

    “这是……?”吴悠蹙眉,凝视着这东西非常警惕。他不会随意接受嫌疑人的物品,若是传出去,必会被有心人利用。

    许昊神秘的笑了笑,轻轻将木盒打开。

    “这是……”吴悠愕然,瞪眼看着里面!

    只见那是一颗满是须子,足有五百年以上的野山参赫然出现!这东西价值不菲,关键是可遇不可求,平日药店里很难见到这种年头的。

    “王家老太太可是有名的肺喘,长年顽疾而不愈,最费人参,虽然你们王家经营药行,可这五百年的野山参也是不常见的,若是将其送与老太太……”

    “这……”吴悠动心了,自己争总管的事,竞争非常激烈,每房都有自己的人选,即便五太太不阻挡,也并非十拿九稳,可若老太太张口,便如同定心丸,整个王家绝没人再敢反对,几乎相当于一锤定音。

    他迟疑起来,盘算其中利弊,这小子先是提出一个看似非常合理的案件查询方向,同时又贿赂自己,希望朝着其画出的路线而行,算盘打的好厉害!

    “呵呵呵……”片刻,吴悠笑了,凝视许昊眼神玩味,略带讥讽道:“很诱人,啧啧,可惜了,我若这么做,被发现后必将会大大得罪五姨太,原本我与她也没有太明显的矛盾,你设的套里面漏洞太多,而且罪魁祸首没有抓到,我的办事能力也会受到质疑。”

    “如果主犯是我,就合理了?”许昊凝视着他,虽然被拒绝却依旧脸色不变。

    用一个孩子顶罪,依旧让人起疑,杀了马东还好,可灭了扈霸的门,却万万无法叫人相信。

    “嗯?”吴悠看着这个孩子,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哪里会有这种孩子的?居然敢与自己谈判!而且掌握着如此多的信息,进退有序,完全清楚自己的情况与位置,进而分化引导。

    今天算是见了鬼了!从未遇过如此稀奇的事情。

    “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得到什么。”许昊打断对方,他凝视吴悠,谈判,气势非常重要。作为年轻人,更不能有任何退缩,他的双眸无比清明,仿佛可以看穿对手的内心。

    退让半点之前的努力便可能前功尽弃。

    吴悠为难起来,脸上挂着纠结之色:“可我不能得罪五太太,她一定也会在暗中调查,对于你许家以及整个过程清楚无比。”

    “是么?”许昊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沉声道:“你刚刚喝了我的茶,记住我的话,我许昊出手,决不允许失败,要么成功,要么死!”

    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他说话的同时,眼眸居然射出炯炯杀气!那是真正的杀气,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绝不会有此气势!

    “嗯?”吴悠一震,心里居然产生了畏惧,说起来,他算是见多识广,什么大人物自己没见过?

    甚至跟着大房主子,干了不少坏事。

    而今天吴悠却赫然发现,这孩子的眼眸凶悍起来,居然远远超过自己曾经所见过的任何杀手!

    “你、你什么意思!”他脸色阴沉,谨慎的缓缓起身,冷声道:“外面可是有几十人!”

    吴悠不相信,带来这么多人,这孩子敢威胁自己?

    “人再多也只是废物而已,中了我的‘鳅蛊’便由不得你了。”许昊坐在这里淡淡说,动都未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他语气虽然平和,但每字每句都仿佛山峦压在对手的心头。

    吴悠啪的一声猛拍桌子!怒火中烧,自己居然被一个胡言胡语的孩子威胁!就算对方再诡异,这也是极伤自尊的事!

    就在他准备喊人之际,蓦然间,许昊的嘴里竟吐出阵阵奇异的音符。

    吴悠只感觉眼前一阵模糊,脑子也跟着迟钝起来,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

    “说说这些年你都干过什么坏事?”许昊淡淡的问,放下茶杯,丝毫不在意对方刚刚如何凶相毕露。

    “三奶奶儿子夭折的事,便是大奶奶指派我所为……还有老爷在城西的情妇小凤蝶儿,指派我找人杀的……四奶奶贪腐宅银的事,是我嫁祸给的二奶奶……”

    吴悠居然将自己为大奶奶所做的恶事,倒豆子般的全数说了出来!即便简略也足足讲了数分钟。

    “呵呵呵……”许昊笑了,无奈的摇头道:“这大奶奶若在当初应该加入我五毒教才对,不过这倒能看的出,你绝对是她的心腹……居然知道这么多事……啧啧,可惜了这鳅蛊只能一次性使用,以后还要想办法培育些。”

    “啪!”说完,他打了个响指,脆亮悦耳。

    吴悠倏然一震,整个人都傻了,他刚刚并非完全没有意识,自己貌似给许昊讲了许多一辈子都不能说的事。

    随便一条都够自己受的。

    “你、你、你!”吴悠连说了三个你字,犹如看怪物般的凝视许昊。

    刚刚的事,说出去绝无人敢信,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如同闹鬼!这可如何是好?

    许昊站起身,来到吴悠近前,附耳低声说道:“若是想让我守住秘密,必须按我说的做!”

    这家伙脸色倏然苍白起来,犹如吃了老鼠屎,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否则,别说什么大管家,你和你的主子都得一起完蛋!”许昊最后这几句话,语气之中杀气十足,透着无比的阴狠。

    任何人看到都不会怀疑,他一定做的出来。

    “这……”吴悠似全身过电般,凉意自脚底直冲脑仁。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点头道:“好、好的……!”

    许昊看到对方终于识相,露出满意的笑容。

    片刻,二人迈步走出房间,外面冯正经以及数十名虎视眈眈的家奴,尽皆盯着他们。

    刚刚听到拍桌子的声音,但吴悠没有招呼,他们虽未冲进去却也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