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陷入重围-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六十章 陷入重围

    “轰”倏然间,烟尘翻滚,大阵被轰出一座破口,暴力破除简单直接,大阵顿时电流蹿动,符闪现,劲风卷击着四周。

    猛然间,寒气自内而外喷涌而出!

    “嘶”许昊蹙眉,万万没想到这里居然寒冷到了这种程度!当然不是因为地理因素,而是由于阴气。

    “嘻嘻嘻”

    在寒冷的气息喷涌出来后,他的耳畔便传来阵阵痴笑,隐隐约约,缭绕荡漾,那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于深山内,慑人心魄!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级勘究左前方三十一丈处,阎罗蚰蜒,阴毒,剧毒。”

    “好强悍的阴气!”许昊一喜,居然毫不犹豫,立即迈步走进大阵之,刚刚通过万毒典的探查,有毒虫身带有阴毒,要知道,这种毒只在厉鬼身出现,很少在毒物身产生,最多改变毒性的品质而已,若是真有毒虫产生纯粹的阴毒将会很珍贵。

    这时候,他才不在乎此地是不是黑魔教的地盘,只要满是毒物厉鬼,那便是自己的天堂!管你谁的地盘?我自横行无忌!

    迈步前进,置身禁地之内,阴气更浓,他警惕着四周,后方阵法已在能量的补充下快速聚合起来。

    “嘶”真的站在此地,许昊还是颇为惊诧。这里是自己所见过阴气最浓的地方,时而传来的嬉笑哭泣并非来自厉鬼,完全是阴气所致。

    他虽然胆大,但心还是颇细,一旦进入险地便立即集精神,每走一步都加大小心。

    与此同时,大阵的另一侧,数百名黑衣青年以及十几名白须老者正凛然而立,围拢在一座阵台前,这阵台光芒闪动,符滚滚,将前方的一座莹莹大阵掀开一道数丈大的拱门。

    黑衣人则人个个气息澎湃,神态骄傲,其甚至有凡天境后期强者!

    更可怕的是,他们之不少身边都站着灰黑色的蒙面人,有的用特制铁链束缚脖颈,有的用黄红纠缠的绳子捆绑。

    阵阵浓香荡漾,颇为熏鼻。那,都是强效的香料,可以用来冲抵尸臭!

    只见这些人看到大阵拱门后正目光灼灼盯着前方,犹如狩猎的猎人,脸挂着嗜杀的兴奋,变态一样,猩红舌头不时舔舐嘴角。

    在众人蓄势待发之际,骤然间,一名黑衣男子猛的冲了过来!只见他附耳在人群居的一名山羊胡老者耳畔说着什么。

    随着黑衣男子的话,老头眉头立即紧蹙起来。

    “真的?”他声音低沉,眼神透出阵阵阴霾,杀机隐现,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摆了摆手,黑衣人这才离去。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集在老头脸,好不已,可对方似乎有所犹豫并未立即张口。

    “孙长老,你犹豫什么?”而在其犹豫之际,不远处森然的声音响起,树梢之,站着一壮硕男子。

    不是别人,正是秦问川,他脸色傲骄,凝视下方众人犹如王者。

    这几百人都是黑魔教的年轻新秀,今天,进入此地进行试炼,有的还寄望能够斩获品质优异的伴尸。

    “那是个正气门的小蚂蚁而已,叫许昊,胆大包天闯进了我们的大阵!可是他应该是从问月国方向进去的。呵呵呵”秦问川声音低沉,透着淡淡的嘲讽与得意,那模样握着必胜之姿。

    在场无论男女长幼,见到他后纷纷露出忌惮之色,要知道,整个黑魔教的同龄人只有其一个达到了凡天境的修为。

    “桀桀桀!”可即便如此,场面仍旧出现了杂音,只见人群站出一名蒙面人,全身枯瘦,只露出散发绿光的双眸,声音不阴不阳,他手握铁链牵着头两米高周身罩着灰布的驼背僵尸,声音破锣一样喊道:“秦少主,你居然出现在这里,此次试炼好像与你无关吧,而且貌似闯进来的人你认识?莫非他是你引来的?”

    此人说话阴阳怪气,但心思却异常细密,虽然不准却也瞬间猜出了大概。

    “哼!”见到此人,秦问川脸色骤然阴沉下来,冷喝一声,胸口起伏颇为生气。他凝视对方,咬牙道:“天星你不和大祭司一起测算天势,居然跑来参加试炼,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了?”

    “正业”两字被其特别提醒,俨然对于黑魔教大祭司的人来说,平日测算祭祀之类才是其核心要务。

    “桀桀”天星再次笑了,尽管别人畏惧秦问川,但貌似他却丝毫不在乎,只见其摇了摇脖子,伸手抖了抖手心铁链。

    “嗷!”

    天星旁边原本雕像般的灰衣驼背僵尸蓦然动了动,爆发出雄狮还更瘆人的怒吼,四周树木也为之摇曳颤栗。

    “我虽然是祭司,可不耽误修行。”他扫视着秦问川沙哑道:“少主还是多顾自己吧,偷了教主的鬼魍,还将问月国皇室灭族,虽然蝼蚁不值钱却也实实在在的影响了我们黑魔教的利益”

    秦问川听到这话猛的自树飞落而下,站在天星面前咆哮道:“老子我想怎样便怎样,还轮不到你这小小祭司过问!”

    “够了!”居的山羊胡老者终于出声,他看了看二人道:“当着众教徒面前你们俩都收敛点,嘿嘿嘿当然!真要想打,可以进里面去。”

    老头邪恶的看着二人,仿佛他们俩杀个你死我活,是让其颇为兴奋之事。这,便是黑魔教的化,讲究战斗与厮杀,如同养蛊,留下来的都是精英!

    “放心。”秦问川不屑的看着天星,一字一句的说:“他的小命我宰定了!”

    “哼!”二人同时冷哼,相互瞪眼凝视,凛冽的杀气在虚空碰撞,引的在场众人侧目。

    “既然如此,现在都进去!杀个痛快!哈哈哈!”山羊胡老头倏然狂笑起来,挥了挥手,前方大阵骤然张开口子,所有人都跟着跑了进去。

    几名老者则悠然迈步尾随,这大阵之内,有厉鬼、有毒物、还有正气门的小家伙,实在是太妙了。对他们来说,试炼越来越刺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