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方接待-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六章 大方接待

    “居然有这种事!”吴悠眼中戾色一闪,情况已经显而易见,这许家绝对有问题!

    年纪那么小,偷袭武者并成功击杀,能有如此大胆?其中必有隐情。

    “他爹以前在霍天商行当过船运掌柜?”吴悠貌似听说过这件事,毕竟堂堂霍天商行绝非寻常势力,若这个家伙真的还有些资源,能够做到也是没准的事。

    “带我去许家!”吴悠厉声喝道,无论这个姓许的曾经如何,如今他都是个落魄且额带墨刑的罪人。到了自己的地面上,就得按规矩来!

    后面所有家丁腰里都别着长刀,气势汹汹,大踏步跟着吴悠以及冯正经朝许家而去。

    村西,破烂的院墙,五间普通茅屋,彰显着居住者身份的卑微。

    这,正是许昊的家。

    “许擎!”冯正经猛的敲门,原以为许家人已经离开,却不曾想,一名小孩率先走了出来。

    这不是许昊还能是谁?

    冯正经看后眉头紧蹙,眼中射出埋怨之色。

    “想让自家老大偿命……?可你们都跑了,还留下他一个干什么?都走便是!”他狠瞪着许昊,心中暗忖,虽然如此想眼下却又不敢说出来,只能暗骂着许家糊涂。

    冯正经老脸阴沉,蹙眉道:“许昊?你爹娘呢?”

    “他们出去种地了。”许昊朗声道,脸颊露出微笑,稚嫩的脸庞没有丝毫畏惧,大大方方,压根对外面虎视眈眈的众多恶奴毫无畏惧。

    “胡说!”吴悠大吼,冷笑道:“你爹,你爷爷能下地,你娘可是个瞎子!”

    对于许家人的情况,他早已打听的清清楚楚,当然不会肆意意而言。

    “昨晚治好了。”许昊昂头自信满满,他凝视对方,居然反问道:“你是王家的人?”

    “嗯?”在场所有人皆愣住了,首先对于孟芳眼睛突然治好的事就非常奇怪,但事不关己,他们也不甚在意。

    可对面这小孩俨然知道他们是谁,来干什么的,为何还这么淡然自若?难道他不害怕?

    今天的事情,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诸位请进吧,我有问必答。”许昊大大方方,他招了招手,随即转身朝屋内而去。

    居然大方的为上门问罪的一群人引路。

    “唉——?”吴悠张大嘴巴,他本想要直接押人按回去了事的,如今对方这副样子,反而把他气乐了,好大胆的男孩!

    好奇心上来,吴悠反而不急了,他干脆迈步跟着走了进去。

    “你们在院里等着!”屋子不大,绝对容纳不下这么多人,家奴只能站在外面。

    进去的只有许昊、吴悠以及村长冯正经。

    许昊为吴悠和冯正经沏上香茶,虽然是最低级的茶叶,但在农家来说却也是最珍贵的待客之物。

    “吴执事请喝茶。”他恭敬的取出茶叶给对方沏好,端到面前,同时也给冯村长沏了杯茶。

    动作熟练、讲究,茶叶不好却还算是个会待客之人。

    许昊微笑道:“冯村长,这些年多谢您的照料了。”

    “唉!老头无所谓了,关键是你们年轻人,做事莫要冲动!”老头哪儿有心情跟他客气,心中满是埋怨。

    吴悠翘着二郎腿,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这种劣质茶水完全无法入口。他呸了一声,吐出去,将杯子重新放下。

    “哼。”吴悠冷哼了一声,道:“少废话,臭小子,马东是你杀的?”

    他直入主题,没耐心和这小子浪费时间。

    “不错。”许昊点头微笑,居然大方承认,再次出人预料。吴悠眼睛几乎瞪圆,冯正经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去,心中暗道这小子必定疯了,回答的如此干脆!

    “好!好!好——!”吴悠胸口起伏,气的鼻孔冒烟。

    小小年纪跟自己面前装蛋,待会刀架在脖子上,他也就知道怕了!

    谁曾想,紧跟着许昊倏然叹了口气,话音一转道:“开始我也以为自己杀了马老爷,可后来才知道,他是假死而已。”

    “什么——?”吴悠与冯正经蓦然间坐直!这话犹如雷霆砸在耳畔,事情果然不简单,马东假死,这件事他倒是从未听说过。

    二人立即竖起耳朵,眼神凝重的看着他。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马老爷和扈霸早已心生矛盾,扈霸与他的妻子私通。为了能够杀掉扈霸,又可以避开杀身之祸才导演了这场戏。至于马东现在去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嘶……”吴悠倒吸一口凉气,若是如此,倒也能够说的通为何扈霸会被灭门了。武者老爷出手,而且还是偷袭,绝对很容易成功。

    可若是如此,又经过这些天的时间,对方必然已经逃了,再想抓,茫茫人海要抓个武者可并不容易!

    “马东的尸体可……”冯正经低头,轻轻朝许昊说道,声音很低,却依然被吴悠听到。

    许昊立刻打断他,朝冯正经躬身一礼道:“冯村长,能不能请您回避一下,我有些重要的情报想单独说给吴执事。”

    二人皆有些恍惚,一个孩子,行事作风如此稳健,犹如时空错位。

    冯正经抬头看了眼吴悠,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后,缓缓退了出去。

    “有什么事尽管说吧。”吴悠淡然道,虽然得知了马东的问题,可细思后其中很多关键点并不通顺。

    就像冯正经刚刚没完全说出口的尸体的问题,都是话语之中的漏洞。虽然听起来很合逻辑,事实上却满是疑点。

    “我特意打听了一下,听说吴执事已经要升任王家总管了?”许昊骤然改变话题,转到吴悠的身上,话说的非常肯定,虽然事实并不是如此,却让人听着非常舒服。

    尤其吴悠志向这位置,几乎到了日思夜想的地步。

    “这……呵呵……还差一点……”他迟疑了下,还是傲然的昂了昂头,想要装的比较高傲,却忍不住内心的欣喜。

    这家伙,平日里都是他奉承主子,如今听到别人拍自己,心情大爽!绝对算是个爱听别人阿谀奉承的顺毛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