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强悍魔功-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五十一章 强悍魔功

    “我、我——!”秦问川眼眸森然,身躯微微颤抖,杀机凛然而起!真是如此,自己必然要将蒙骗自己的家伙干掉!

    但眼前这小子如此戏谑自己,同样绝不能留!

    “你问道期八层的废物,敢跟我如此说话?”秦问川手心劲气翻涌,整个人眼眸逐渐变成了全黑,犹如深夜恶鬼,森然恐怖。

    许昊看了看他,眉头微蹙沉声道:“这里是皇城,且还是霍天商行的地盘,你敢如此直白的动手?”

    “哼哼哼”秦问川笑了,啧啧摇头道:“你不知道小爷是谁?黑魔教天赋第一的教主继承人,在这问月国谁敢拦我!哼,在二门一教中,同龄者有谁能晋升到凡天境的?”

    听到这话,许昊眼眸骤然一亮!眼珠转了转,恍然道:“原来是秦问川?你的大名我倒还真听说过。对了,秦魅儿和你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姐!”秦问川听到这问题,整张脸都阴沉下来,仿佛肚子里憋了无尽的怒火。

    他再没有任何多余废话,径直挥掌打过来!

    “呼——”

    凛冽黑气自其周身鼓荡而出,冽冽声刺耳,其中仿佛夹杂着无尽鬼哭。天空地面似乎已被恶鬼包围,怨气滔天,寒冷的气息让人汗毛倒竖!

    “好厉害的魔功!”许昊禁不住表扬起来,对于这黑魔教的底蕴越加钦佩,这等功法精纯巧妙,出手便是不凡。

    当然他绝不敢怠慢,立即倒飞而开。敌人修为远强于自己,作为黑魔教掌门独子,自小有多少天材地宝的浸润,远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嘭!”

    整座群芳楼的一角碎屑般訇然坍塌!如此动静立即惊醒了所有人,然而还来不及探查,紧跟着接连不断爆鸣便持续响起。

    短短数息,整座楼已经化为废墟瓦砾。

    几乎所有人都殒命于下,原本的温柔乡,化为血河,偶尔有三两个活着的也是凄厉惨叫亦或奄奄一息

    冷风吹过,掀开迷雾。

    “嗯?”秦问川眉头紧蹙,站在瓦砾上凝视对面,那神情颇为异样,只见其啧啧自由道:“问道期八层?凭这个修为不该躲过我的攻击才对”

    对面站着的自然是许昊!他静静而立,并未回答对方。

    “咔咔咔——”倏然间,秦问川双掌翻起,周身黑雾越加汹涌,哭号声震耳欲聋,四周房舍内的人哪儿敢靠近?

    此刻,全都拖家带口惊呼着远离此地。

    “嘻嘻嘻”片刻,四周阵阵尖笑猛的响起,十数道黑影凭空凝聚,这并非行尸,而是真正的厉鬼!

    “好强的控鬼术。”许昊暗忖,对黑魔教自己有所了解,毕竟正气门关于他们的记载和情报相当多。

    普通的魔道人物能同时控鬼五个,功法便已经是精英执事的层次!能控鬼十个以上的很少有记载。

    很明显,这十有**乃是教主自己的功法!平日里绝对是不传之秘,也只有自己的亲儿子才能有如此待遇。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随着他的动作,天空骤然隆隆轰鸣起来。

    乌云随着其手势滚滚翻涌,隐约间有黑影彷徨翻涌,在苍天之上透着无尽的压迫。片刻,一枚苍白的头颅自云间缓缓探出。

    只见那大如山峦的头颅没有一根头发,五官扁平,似乎被沸水蒸煮过,空洞无神,阵阵黑雾自其中荡漾而出。

    “呃——”

    骤然间!震耳呼喝自它的口中释放而出!这天地都在其面前瑟瑟发抖,怨气滔天。如此山岳般的厉鬼许昊却是第一次见!

    单单其压迫力,就不是常人能够抗衡。

    “这——”许昊瞪大眼睛,他无法感知上方怪物的实力,因为差距太恐怖,太强大,那种强大,根本就是魔与人之间的差别,即便自己达到凡天境也无法对弈。

    如果天上的怪物愿意,恐怕哈上一口气,自己也会魂飞地府。

    “呵呵呵……”秦问川得意的看着他,沉声道:“怎么?吓到了?凭你的见识何曾见过鬼魍?那是鬼中之王的存在!需要千万冤魂才能凝聚,操控更是难上加难!”

    “鬼魍——?”许昊瞪大眼眸,不止他,整座皇城的人都看傻了眼,这完全就是世界末日般的恐怖景象!那毫无生气的脸庞俯视众生,不带丝毫情绪,犹如死人的凝视,又仿佛邪神,在俯瞰蝼蚁。

    “这恐怕是你偷偷带出来的吧?”许昊经过短暂的震惊,重新恢复了冷静。凭眼前这小子,是绝对不可能炼制如此可怕怪物。

    秦问川脸色一变,这鬼魍当然不是他的,乃是自己偷偷从门派里拿出来用的,万一被发现,即便是自己也会被责罚。

    但此刻,他才不会管这么多,眼眸之中杀机也越加浓郁。

    “呜呜——”

    “天啊!救命!”

    “娘,我怕——!”

    “啊——!”

    ……

    与此同时,各种凄厉哀嚎和哭泣接连不断,城民四散奔逃,有些胆小的直接被吓晕甚至吓死在街头。

    堂堂问月国的皇城,几乎快要随着天空的厉鬼出现而开始崩溃。

    “许昊,最后一句,记住了!你高攀不上秦家,只有死路一条……”秦问川淡淡道,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却并没有解释,他看着许昊,缓缓抬手,只要落下,天空的厉鬼便会同时向其发动绝杀一击。

    而这时,任何功法及招数都难以抵御如此可怕厉鬼的袭击。

    “嗯——”可就在其将要落手的那一瞬,秦问川身体蓦然一怔。紧接着,体内源气疯狂的消逝,腹部也随之发出接连咕噜咕噜闷响。

    天空以及身旁的厉鬼都需要功法源气召唤。此刻,面对身体情况的巨变,他彻底傻了眼,因为这些厉鬼都迅速溃散退去了

    “怎么回事?”秦问川惊慌起来,自己多年修炼,年轻人从来没遇到过敌手,哪怕比自己大很多的门派精英都完全不是个。

    可眼下自己还未出手,还带着父亲的本命厉鬼,居然出现异状了!

    “我——我——”他连说了两个我字,最后,腹部骤然剧痛传来,废墟上,他猛的蹲下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