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独宿在外-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五十章 独宿在外

    只要眼前的男人能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利益,其它都是无关紧要之事!

    “这可就多了……”柳茹讷讷道,眼神斜上瞟的同时脑子不停转动,想着什么样的故事能让这个嫩雏感兴趣。

    “柳姐,听说你们在这皇城内颇为厉害,就算皇家也不敢轻易忤逆。”许昊骤然抬头,好奇的询问道:“这群芳楼背后的东家可是什么大人物?”

    这等八卦的事老成之人不会随意询问,也只有这种嫩雏如此口无遮拦。

    柳茹狡黠的瞥了许昊一眼,啧啧笑道:“公子,你的好奇心还真不小,居然这等八卦之事也问。”

    她喝了口酒,故作深沉的应声道:“这事其实也不算什么,很多人都知道,我们这群芳楼背后的东家乃是霍天商行,是这西络大陆最顶尖的商行,他们的背景极其雄厚,即便是皇家也不敢招惹。”

    这时候,柳茹的话虽然看似吹捧但她的语气并未如此,反而颇为实在。事实上原因也简单,霍天商行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吹捧!

    这就如同有人说自己是皇帝的儿子,那便不需要其他任何废话了,皇帝二字谁人不知?

    “原来如此。”许昊眼眸睁大,感慨道:“我自然听说过!天天听家父念叨,那可是跨国商行,生意涉及各行各业,若我家能达到他们的程度,即便不走仕途也无妨了。”

    “呵呵……”柳茹点头,尽管修养颇高却仍旧难掩心中的骄傲,有霍天商行这大东家在,自己就仿佛背靠大山一般。

    “公子才华横溢、样貌不凡,将来必然会有大成就,妾身这等残花败柳自然不敢高攀,只要将来您还记得我,常来捧场就行了。”

    此刻,她又自贬了一番,话里话外透着淡淡忧郁,居然有了些许少女哀愁。

    刚刚那点骄傲荡然不见,娇媚重新挂在脸上,柳茹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诱人不已。

    许昊手握酒杯,脸色通红,双眼略显痴迷道:“柳姐,你我虽是萍水相逢,但咱们相谈甚欢,却也算是知己了。以后我必然会常来看你,届时,可莫要推脱即可……”

    他酒已喝高,掏心掏肺,面红耳赤间双眼也开始迷离。

    此刻,许昊整个人头晕脑胀,缓缓趴在桌上,讷讷自语着,昏昏沉沉居然睡了过去。

    “公子——?”柳茹伸了伸手,迟疑的看着这位嫩雏,尝试着推了推,见其确实睡着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她回过头,朝后面喊道:“来人,帮我把这位公子抬到床上!”

    说着,跑进来数名杂役,赶紧小心翼翼的将许昊给抬了出去。

    是夜,夜黑风高。

    许昊静静坐在屋内窗畔,淡淡脂粉香气回荡,高级香料,这里必是女人的房间但却只坐了他一个大男人。

    外面偶尔还能传来阵阵欢闹声,却不太大,微微传递,荡漾在小巷内,给这座世俗的城市带来股别样的风情。

    许昊将窗推开,任凭夜晚的冷风吹进来,蓦然间,阵阵酸胀自腹部猛的传来!

    “又来——?”他眉头紧蹙,低头看像自己肚脐,那纹路已经清晰的快要渗出来!紧接着,脑海之中阵阵咒骂声蓦然传来。

    “许昊!你个混蛋——!”

    “姑奶奶我饶不了你!”

    “不把你扔进地底寒池,我决不罢休!”

    “他娘的!还真喝多了?”许昊狠狠揉了揉脑袋,脸上露出淡淡愁云,他讨厌不受掌控的感觉,自己从来都是把命运放在自己手心,可此次肚子上的异状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解决。

    待杂念稍淡,他伸自怀里握出枚陶笛,轻轻摆弄了两下,张口吹动,任凭外面冷风拂身。

    “呜呜——”

    悠扬环绕,乐声虽然并不专业却颇有模有样,曲子也好听,在这夜间,似可安定人心。

    “呵呵好雅致。”可仅仅片刻,一道戏谑的声音却倏然出现!感觉就在耳畔又远在天边,深夜之时,绝对能吓人一跳!

    “谁”许昊紧紧蹙眉,抬头斜视,只见旁边一房顶上缓步走出道人影,俊朗的面容中透着阵阵煞气和骄傲。那模样,仿佛不把任何生灵放在眼里,自内而外的猖狂。

    全身黑袍将其身形遮蔽,但却挡不住他健硕的身材,反而更加有威慑力,仿佛蕴藏着一座冰山,阵阵寒气荡漾。

    此人正是黑魔教的大公子秦问川!只见其自屋顶大踏步而来,居然凌空而行!这,正是凡天境才有的能力!

    “堂堂锦医商团的幕后人,居然躺在如此不堪的地方,着实让我失望!”秦问川满脸的鄙视,眉头紧锁。

    “呵呵。”许昊眉头先是一皱,紧接着,又重新舒展而开。他声音带着懒散的调侃道:“说的好,你身上的香味很有趣,刚从什么地方来,我也很好奇呢。”

    “我——!”秦问川语滞,万万没想到这家伙鼻子如此的灵敏,简直就是属狗的!自己可是刚从九王府的二小姐房里回来。

    凭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无论谁都不得反抗,想怎样就怎样。

    “凭你也想跟我比?老子动的个个都是良家!”这个理由说的理直气壮,比起许昊在如此不堪的所在休息要强上不知凡几,但逼的其径直承认也是让秦问川脸上有些挂不住。

    “良家?”许昊玩味的凝视对方,并不因为其凡天境的修为而有任何畏惧。

    “是么?”他眼冒精光,扫视着对方道:“可这味道我却在这群芳楼里也闻到过,啧啧你敢保证每次压在下面人都是真的黄花公主和小姐?我虽然在此休息却并未真干什么,你却是实实在在的嫖客。当然,你不用给钱!有人给你付了!啧啧,想来也挺美的。”

    “我——!”秦问川彻底语滞,气的鼻孔差点冒烟,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家伙比自己还嘴欠!而他也确实提出了自己未曾细想的问题。

    底下这帮王宫臣子会不会得知自己来此,已经提前做好准备?一旦出现,找个替身演戏应付自己,反正自己也从没见过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