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扈家来人-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五章 扈家来人

    会拖到现在,也已经是极特殊的状况了,孟芳的想法实在过于天真。

    “没事。”许昊蓦然间笑了,他早料到这事会爆发,当然,早爆发比晚爆发要好处理。

    自己的实力在这些天持续提高,由于毒物寻找非常简单,修炼起来很容易,最关键的是,这世界的“真气”质量更为高效。

    许昊发现随着身体真气的成长以及饮食质量的提高,初期修炼的速度较之曾经快上不知凡几。当然,对付王家调查的人员,依靠暴力处理是下策,自己必须智取。

    “不用搬,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许昊昂头自信的应声,小小年纪,可话语及神态之中却有种不一样的成熟。

    这份自信极其违和,试想换做任何一个孩子,杀了人之后还可以如此镇定的恐怕也从未有过。

    “你这混小子又想胡闹逞强——?”许擎脸色越加阴霾,面对自己这不务正业的儿子,心里充斥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

    在其看来,就算他治好孟芳的眼睛,也只是侥幸得到高人指点而已。

    “孩子,这事非同小可!”许岳恒也急声提醒,无论他怎么把孟芳的眼睛治好,可孩子毕竟还是孩子,不了解其中的凶险。

    “我说了,这事我来处理,其中利害,我再清楚不过。再说,你们以为拖家带口的能逃的掉?”许昊再次强调,这话出口,许家人也默然了。

    确实,普通人想要逃过三大商团的搜索,根本就不可能,尤其眼下还拖家带口更是奢望。

    面对许昊的自信,家人也只能押宝般的暂时默许了他。

    是夜。

    许家人喜忧参半,而郡城王家同样波诡云谲。

    后院,五姨太房间内,茶杯被摔了个粉碎,一娇艳少妇狠狠怒骂着:“正房那老泼妇!我弟弟都被人杀了,拖到今天才要彻查!居然还派吴悠那废物去!我扈家的事关他们正房什么干系?让我同意认可,不可能!”

    她正是扈霸的亲姐姐,王家五姨太扈芸芸。

    “少奶奶息怒……”旁边的丫鬟赶紧过来劝慰,却被其狠狠踹开。

    “滚,都给我滚!”

    “呼呼……”扈芸芸怒极,剧烈喘息,全身颤抖,眼眸之中仿佛都跟着冒起火焰,这时候她对正房有种想要抽其筋肉、噬其骨髓的恨意。

    “咚咚。”片刻,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谁!”她心情本就不好,此刻有人来访自然没有好脸。

    “我,吴悠。”

    很快,门外响起一道谄媚的声音。

    “嗯?”扈芸芸紧紧蹙眉,眼珠转了转说道:“进来吧。”

    门被轻轻推开,只见一头戴五角幞头,上身着圆领长袍,下穿直筒袴,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点头哈腰的走了进来,轻笑道:“见过五奶奶,小的吴悠给您请安了”

    “你来干什么?”扈芸芸冷眼看着他,这吴悠乃是正房的人,所谓夜猫子进宅,他肚子里不会有什么好水。

    “我来您这里,没人知道,正房和您的关系嘛……小的跟明镜似的。可说起来呢,五奶奶家可是死了人,而且还是至亲,于情于理,我都得秉公执法,否则实在说不过去……”

    “嗯?”扈芸芸不傻,对方话里有话,但到底所求如何,却要仔细思量。

    “少废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吴悠嘻嘻笑了,眼眸一亮道:“过两天,家里的大管家就要退位了,到时还请五奶奶不要……”

    “不可能!”扈芸芸立即否决,家里大管家的位置极其重要!这吴悠乃是正房的人马,作为家里女人中的老大,本来就比自己强势,若大管家也是对方的人,自己日子还怎么过?

    “呵呵,您就不想报您弟弟的灭门之仇?”

    吴悠抛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他作为本案的调查人员,此次过去,负责一切的调查事务,若徇私枉法,随意定案,将没有回旋余地,此案也将石沉大海。

    “弟弟……”扈芸芸手抬起又放下,内心俨然在激烈的斗争着,许久过后,她蓦然咬牙,低吼道:“成交!”

    吴悠嘴角瞬间露出淡淡微笑。

    翌日,太阳高悬,天清气明。

    实家村距离郡城坐两轮马车走官道需要半日的时间,路途还算平顺,王家的调查队由吴悠带领,中午便带着数十名家丁抵达了这里,浩浩荡荡。

    冯正经点头哈腰的站在村口迎接,满脸谄媚。

    “吴执事……尸体现在都停在义庄,啧啧,这件事太怪了!据说那晚鬼哭狼嚎,风起云涌,而且……”冯正经神情夸张,描绘着当天的景象,那惊恐的眼眸仿佛就是当日的当事者。

    这老头当村长算是屈才,若是说书当是块好材料。

    “闭嘴。”吴悠别看在家里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在这里却如同皇帝一样,双手倒背,趾高气昂,迈步进村来到扈家门口。

    他蹙眉看着松木门庭,调花刻鸟,颇为讲究,可阵阵腥臭味却依然若有似无般的自其中传出,原本的雅致已经荡然无存。

    迈步推门而入,味道更重。凶宅,绝对的凶宅。

    “当晚,扈家在做什么事?死因是什么?”吴悠别看样貌尖酸,但思绪却非常清晰,如此多人,一晚上全部死掉绝非易事。

    除非有高手出动,或是其他取巧的手法。

    “这……”冯正经有点迟疑,作为村长,他当然知道许家的不易,可如今无论如何恐怕也逃不掉了。

    自己提前通知他们,就是希望许家能够提前逃走避难。

    “快说!”吴悠眼中厉色一闪!他常年服侍主子,最会察言观色,村长的迟疑必然有鬼。

    随着他的语气,身后随从表情也跟着凶狠起来。

    这群人来这里不为别人,就是充当执法者,若遇到阻挠与反抗可以先斩后奏!

    “是、是!事情是这样的……”冯正经搓着手,额头淌汗,呐呐的将许昊杀了老爷以及后面扈家将许昊爹娘抓起来的事全部交代清楚。

    尤其是许昊杀人的事,可是当街行凶,那么多人看到绝非能瞒的了的。